评论

一觉醒来,我的大学倒闭了...

来源|TD北美留学进化论

ID|testdaily

近几年,因为全球经济下行的影响,公司破产、个人破产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即使如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认为高等教育应该是这其中极少数不被波及的“净土”。

但现在,“大学”和“财政赤字”却成为了新闻标题的关键词。原来,曾经在高等教育里叱咤风云的美国大学,也会有没钱的那一天吗?

·PSU的“买断计划”

虽然大学破产还只是极小概率事件,更何况,一般宣布破产保护的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大学。但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缺钱的重担有一天会落到咱Penn State University(宾州州立大学)的头上。

据5月9号的福布斯新闻报道,PSU正在通过VSIP项目向其联邦校区的员工提供买断,以努力减少数百万美元的预算短缺。

VSIP项目的全称为Voluntary Separation Incentive Program (自愿离职激励计划)。

和其它说裁人就裁人的科技大厂不一样的是,PSU的离职充满了体面,因为该项目主打的是为符合条件并自愿离开的员工提供提前退休或在PSU外找工作的机会。目前VSIP已经启动了有一段时间,申请通道将在本月31号关闭。

图源:PSU官网

PSU还规定,愿意离开的职员将获得相当于一年工资的一次性付款。而有资格参加该计划的员工包括但不限于在2023年4月1号前入职的终身教授、学术管理人员、全职员工。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PSU这是在变相缩减开支呢。

既然都养不起这么多员工了,那能多送走一个就多送一个。只要钱给到位了,临别的时候还不用撕破脸,对两边都好。这边建议把PSU的“赶人”计划贯彻执行到所有公司。

现在在PSU帕克主校区读书的留子们也别着急,你们的教授一时半会儿应该还不会跑路,因为PSU只给其它的分校开放了VSIP的通道。不过未来是否会波及到主校区,学校表示还无法确定

有意思的是,到现在,PSU还没有详细公开自己的财政赤字。具体数字是多少我们可能不得而知,但是PSU的校长尼利·本达普迪公开表示,“学校将会抓住一切缩减开支的机会,并且会给予离职的员工最高的尊重和支持。”

在今年初,PSU计划从 2025 年 7 月开始削减近 1 亿美元的支出,其中约一半来自联邦校区。至于它的“买断计划”是否有效果,我们未来见分晓。

·7所学校将面临 2.549 亿美元的债务,

威斯康星大学还能撑多久?

无独有偶,UW系统的战略计划显示,如果学校不在2028年前采取措施应付危机,那有7所大学将出现累计2.549亿美元的财政赤字。

图源:The Badgar Hearld

关于债务产生的原因,现任州长托尼·艾佛斯把问题归结于州立法机构在过去十年对威斯康星大学减少拨款和投资——在前州长斯科特·沃克的带领下,他们陆续削减了大学预算并拒绝考虑通货膨胀变化带给大学的影响。

明显的,州政府对威斯康星州四年制大学的资助远远低于其他公立大学系统获得的资助。

如果威斯康星州的大学要达到国家资助的中位数水平,那就会需要每年分配 4.4 亿美元的投资。但是现在它们并没有拿到足够的数目。

而造成危机的另一把火居然是给学生的福利。该说不说,UW还是挺良心的,因为学校从2013年开始就没有再怎么涨过学费(打败全美99.9999%的大学)。

Education Date Initiative显示,截至 2023 年,威斯康星州公立四年制大学的学费比全国平均水平低 16.23%。

但是学费不涨价的代价却是让UW少拿了一大笔钱。学校原本想着靠州政府的拨款撑一下的,没想到被政府背刺了。

结果UWM到今年还是极少数是未涨过学费的公立大学之一...所以,如果这不是爱,那是什么...

在未来,UW有很大可能会裁员、扩大班级人数或者砍掉部分专业和项目。

为了保护州就业率,上级不允许随便开除职员目前校方想到的办法是鼓励更多威斯康星居民来上学。

反正就,能撑一会儿是一会吧。

1.1亿美元的财政赤字,UA校长要跑路了

去年11月,UA第一次公开了自己的预算问题。

当时,学校面临着1.77亿美元的预算赤字。眼见“瞒”不住了,校方赶紧解释自己估摸着能在3年内完全消化掉这么大的数字。

图源: Forbes

不仅仅是外界,就连亚利桑那州董事会也不买UA的账。州长凯蒂·霍布斯气愤至极地表达了对UA财政管理的失望,她甚至还拉着UA管理层一块骂,称“他们对自己的财务状况一无所知。”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那校长去哪儿了呢?早在4月2日,现任校长罗伯特·罗宾斯就宣布了自己要跑路的意愿。

他提到,如果UA能在2026年6月,也就是他的工作合同结束前,找到下一任接班人,他会在自己的任期结束前就走人。

图源:UA官网,现任校长罗伯特·罗宾斯

嗯,学校没钱我跑路,学校出事我隐身...校长超绝松弛感。

至于这1.1个亿的缺口怎么补齐,UA计划将通过预算削减和新收入相结合来实现。其中最大的预算削减如下:

管理成本降低 3,010 万美元,

健康科学预算削减 1040 万美元

学院预算减少 2610 万美元

虽然欠了很多钱,但是管理层们的心态非常好,他们有自信能够在未来挽回颜面。

看到这,估计小伙伴们都很疑惑,美国大学这是干了啥能欠这么多钱?

Budget Deficit(财政赤字),一般都是因为总支出大于总收入导致的。换句话说,正是因为挣的钱赶不上花的钱,大学才会拉警报提出各自的“节衣缩食”计划

而美国大学的收入,除了偶尔的校友捐赠,或者政府爸爸拨款,占大头的就是学费了。

收学费这件事就很玄学,毕竟是按人头收费,很可能你今年收的多,明年收的少。

图源:罗格斯大学官网,RU总收入来源

你在抱怨学费怎么又涨价的时候,美国大学也在焦虑怎么今年来上学的人这么少。

充足的数据显示,越来越少的人入读美国大学。根据NCES的统计,从2011年开始,大学入学率每年下降约1.5%。2021 年 COVID-19 大流行期间,入学率达到最低点。

尽管22和23年的美国大学就读人数有所回温,但这也仅仅是暂时的,它没有办法抵消掉长期的负面影响。

也许从我们留学生角度来看,美本留学的赛道随着时间的延续,变得更加拥挤了。但是从整个大环境来看,美本的热度却在一点点消散。

在过去的13年里,美本的入学人数从1810万人减少至1580万。这其中少收了多少学费,只有大学自己知道。

让学生选择放弃高等教育的的因素有很多,像生育率降低、移民政策限制都有影响,但是其中最大的问题还要数新冠病毒和学费上涨。

不少大学都披露,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没有办法再像新冠疫情前那样招收到足够多的学生。

学生少了,学费收入也少了,但是学校的教职工人数却没怎么改变。雪上加霜的是,因为疫情而导致的的经济下行,使得政府也没有办法再给学校提供大量的拨款。

钱一分没多拿,花出去的倒是多了许多。据USA Today报道,从2010年到2018年,美国大学在学生服务和行政支出分别增长了 29% 和 19%。

而NEA调查显示,2020年至2021年间,37个州的高等教育经费平均减少了6%。

以出现1500万美元赤字危机的SCSU(圣克劳德州立大学)为例,在过去的十年里,学校的学生人数从18,000名减少到只有10,000名。而学校所花出去的钱却没怎么减少,其总体教学成本还是明尼苏达州立大学系统七所大学中最高的。

这还没完,又撞上美元通货膨胀的影响,这么多buff一叠加,为了维持大学的运营,大学们只好从学费上下功夫。不仅仅是私立精英大学涨价,公立大学的学费也年年涨。

像热门的加州大学,它每年的学费涨幅在0.5%-2%不等。UCB的留子们估计都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有天能和NYU的学生们“享受”到近乎一样的费用。

一眼望不到头的账单和糟糕的经济环境(求职)甚至开始让一部分学生重新衡量起高等教育的价值,而这直接的后果是学生入学的人数更少了

最终,大学“拼命”涨学费—学生人数越来越少—学费收入减少—运营成本不降反升的恶性循环开始导致大学入不敷出,慢慢地陷入了财务困境。

小编综合了一下目前有报告财政赤字的大学和其公开的解决措施,发现它们大都准备从以下几个方面“节衣缩食”。

首当其冲的是大学在运营环节的各种支出。尤其是管理成本,这其中也包括了令人“瑟瑟发抖”的裁员。

秉承着“粥多僧少”的原则,部分大学不得不调整自己的用人计划,如提前终止和教职人员签下的工作合同,或是解雇有终身教职的员工。

虽然开掉一些教授对于学校来说可能是a piece of cake的事情,但这也让学生丧失了优秀师资。看着教了自己这么久的profs们突然离开,学生心底应该也不是很有滋味吧...

另一方面则是在学术项目上的各种投资。在大学日益逼近财政窘境的今天,砍专业、砍项目成为了它们省钱常用的手段

不过它们在挑选要下手的项目也是十分有讲究的,像参与学生众多的、对大学有积极影响的热门专业,它们不会随便取消。

不过对一些特别冷门、比较“鸡肋”的专业和项目,它们就没这么好心了。

毕竟大学也要吃饭的,总不能让资金石沉大海吧,所以该取消还得取消。情况允许的话,管理层会同意让一些专业或者项目进行合并或者重组。

(已经在就读这些专业的学生不必担心,一般情况下学校会让正常你毕业。)

此外,一些科研的资金审批可能也会被卡得很严,短时间内想要快速拿到钱会变得比较难。小部分大学甚至决定终止或削减对一些非学术活动的补贴,主打一个“非必要不花钱”

还有一些被大学放入“省钱”名单里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医疗资源、职工招聘等等。

好消息是,对学生最基础的健康保障这点大学还是绰绰有余。

现今阶段,它们只想先处理掉一部分冗余的花费,尽最大能力度过难关。

如果说高等教育是一座用金钱堆砌而成的宝库,那全球经济下行就是埋伏在石头底下的炸弹。

而这些被爆出“财政赤字”的美国大学,只是我们看到的冰山一角。

从23年开始,“破产倒闭”就如同传染病一样,席卷了好些美国大学。

有140年历史的Alliance University、纽约的私立大学Medaille University和佛州的Johnson University(将于24年6月30号关闭),都因为资金不足只能遗憾退出历史舞台。

图源:小红书

不单是美国大学,就连英国大学也出现了财政赤字的情况

据BBC报道称,英国哈德斯菲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宣布将采取措施来减少“财政危机”造成的影响。

但幸运的是,在今年初,罗格斯大学成功解决了部分财政危机。2月16号,校长乔纳森·霍洛威发表了一段将近18分钟的演讲。

图源:RU官网

碍于种种因素,罗格斯大学在去年共累计了1.25亿美元的赤字。

由于罗格斯大学增加了收入并采取措施控制成本,在 2023 财年结束时,学校把赤字数目下降至 8850 万美元。虽然过程很艰难,但是大学还是尽自己最大所能为学生争取到了大量的科研资金

“和你们一样,我期待着有一天我们不再谈论赤字,而是谈论广泛的新投资、令人兴奋的举措和最先进的进步。不幸的是,现在还不是那个时候。我所知道并相信的是我们罗格斯大学社区的韧性和决心。通过共同努力、良好沟通和相互支持,我们将实现这一目标——现在是开始这项设想工作的时候了。”

RU为其它美国大学开了一个好头。只要能及时认清自己的问题并努力提供解决方法,那一切都还不算晚。

From Testdaily

北美留学考试自媒体

有干货,有陪伴,有进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