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每年参加教资考试的人并不少,为何还会出现“教师荒”?

原标题:每年参加教资考试的人并不少,为何还会出现“教师荒”?

每逢教资考试,其必会在微博热搜榜前十名占据一席之地,可见有从事教师职业的人不在少数。

然而,除了偏远地区缺少支教老师,其他地区也存在教师荒,这是什么原因呢?

两袖清风难以安定优质教师

都说教师应当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应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确实,教师的一言一行都是学生学习的榜样,只有具有良好道德素养的人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

可是教师也是社会之中的一份子,他们有权利像社会中任何一个人一样,获得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为自己的家庭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

那么,同样是教书育人,若教育机构能够支付给他们更多的薪酬,为什么还要进入学校实现自己的理想呢?

况且,如今的职业选择甚多,并非只有成为教师可以实现自己的抱负,那为什么还要固执地选择进入薪资待遇一般的教师行业呢?

或许有人说不是给教师涨工资了吗?可总有想投机取巧的人,使障眼法蒙混过关。

曾经有一位人民教师对涨工资一事感到委屈。“涨工资前是有讲课费的,课程多的老师薪资就高一些,付出多收入就多。

但工资涨了后,就把讲课费取消了,过节不允许发任何东西,开始吃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最后算下来其实也没涨多少。

而且领导觉得老师讲课不够积极,把好多代课老师都辞退了,结果学校越来越缺老师。”

除了涨工资的“障眼法”,由于薪酬低,学校也很难请到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外聘教师,不少学校招聘的外教多是教育机构的兼职教师,其中不乏到中国学习的留学生,他们的教学质量很难保证。

在这种情况下,学校优质教师的流失在所难免,而代课老师的薪资比编内教师的薪资更低,且没有绩效、课时费和保险,也不能参与教师评定。

这使得不少优秀的代课教师更愿意去教育机构任职,通过自己的课程时长和教学质量赚取工资,这样不仅可以激励自己加强教学水平,而且时间更灵活,薪酬也更高。

还有老生常谈的偏远贫困地区教师荒,虽然有不少愿意支教的青年老师,但很少有人能够长期坚持留在当地教书。

教师短缺并频繁更替会影响到课程进度和教学的连贯性,所以这些地区的教育问题更为严重。

教师的付出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他们身后同样有家庭,同样承担着物价上涨的压力,虽然拥有刻苦努力换来的高学历,夜以继日地辛勤付出,却拿着和普通人相仿的工资。

这令谁都无法接受,如果无法切实为教师涨工资,反而一味批判教师不遵守职业道德有偿补课,着实不近人情。

职业诱惑消失

今年,教育部新增专业167个,人社局新增职业18个,上海还开设了首届家政本科专业,完成学业后可获得法学学士学位。

这意味着当下人们的职业选择增多,各领域都朝着专业化发展。人们的传统职业观念也在发生改变,年轻一代对“铁饭碗”的兴趣减少。

他们往往拥有上一代的财富基础,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更感兴趣的工作之中。而教师作为传统职业,缺少新鲜感和吸引力,在众多新型职业中竞争力较弱。

尽管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正在增多,但教师行业并未增加自身的吸引力,反而卡编制的现象频发。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北京,虽然一线教师一直短缺,却因教师编制和留京指标限制不能引进新人才。

还有些高校行政人员冗杂,严重超编,而专业课教师却严重不足。负责行政的老师工作重点往往是帮助领导做课题和自己的科研项目,所以常常上不够课时。

除了卡编制,教师编制本身的诱惑也因养老保险制度实行“双轨制”而大打折扣。过去,入编就等于拿到了“铁饭碗”,退休后可以“免费”领取沉甸甸的退休金。

而现在这种“吃皇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教师需要缴纳一部分养老保险费用,虽然扣款后工资待遇并没有实际下调,但长远来看,如今教师编制的吸引力已经远远不如从前。

压力大

本世纪初,对幼儿园和中小学教师的学历要求并不算高,有些地区高中毕业也可以应聘小学教师。

可随着就业压力的增大,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顶尖中学更愿意聘请一流大学的硕士或博士,不少中小学只招聘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甚至连某些幼儿园也有这样的要求。

形形色色的招聘条件使幼儿园、中小学教师分配更加不均衡,如此高的门槛也让不少怀揣教师梦想的青年们望而却步,而拥有高文凭的年轻人则更愿意进入高企谋求高薪职位。

况且,教师的工作并不轻松,许多教师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4小时,一些地区的高中主课教师日平均工作时长甚至达到16小时,远远超过法定工作时间。

教师虽然和学生一样有寒暑假,但一些科研活动、教学讲座、扶贫任务等会占据假期的部分时间。

而他们平时的工作时间相比其他职业要长得多,教师课前需要备课,制作教学资料,每逢新课改,出现新大纲和教材更替,需要花费的时间更长。

课后需要批改作业,要出周测题和月考卷并进行批改;平常管理班级学生和进行各种比赛和活动也会耗费大量精力。

如果恰好是班主任,还需要给学生和家长定期进行思想教育和沟通工作;更不用说要和学生一起上早、晚自习,5点起床,11点下班已经成为某些教师工作的常态。

高负荷的工作只是教师压力的冰山一角,上级领导对于教学质量的严格要求、学生家长对于孩子成绩提高的期待。

媒体对教师职业道德的监督,教师对学生学习情况和心理状况的关注,尤其是对问题学生的心理疏导,都成为教师忧心的对象,阻拦着潜在的教师填补缺口。

德高未必望重

春秋战国时期,儒、墨、道、法、兵、杂、名、纵横、阴阳、小说百家争鸣,各大门派弟子众多,老师受人敬仰,德高望重。

孔子更是被称为圣人,其言论成为历代学习的范本;而如今,教师成为了考试的附庸,人民的“公仆”,社会对待老师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

对于学生家长来说,教师的工作的首要目标是完成应试指标,提高学生学习成绩,帮助他们考取一流学校。

教师似乎只需要教书,不需要育人,只要能够考上名牌大学,学生犯错误也可以理解。可当家长们把成绩放在第一位时,教师就不再是道德的榜样,而是应试教育的工具。

因此,家长们开始给老师送礼,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和指导,而事实上多数教师拥有着良好的道德修养,他们婉言拒绝,对学生既能一视同仁,又能因材施教。

但当社会舆论参与其中,揭露少部分老师违背师德的行为,民众就会对教师这一群体产生质疑,一边倒地认为自己孩子的老师也是如此。

因此开始盲目送礼,导致恶性循环,人民教师的名誉也受到了侵犯。

对于学生来说,由于义务教育是他们成长的必经之路,接受教育的途径变得简单,人人皆可上学,每一门功课不仅有专业教师指导,还能花钱上补习班,请家庭教师指导。

教师已不再是稀缺资源,教育也成为一种“商品”,不想读书的学生也被迫加入考试大军,教师的地位自然会随之下降。

不但如此,原本为保护学生而禁止教师的体罚行为也成为削弱教师地位的原因之一。

由于一些学生会对教师轻微的惩罚行为进行过度理解,专门挑刺,使得很多教师放弃了很多有效的惩罚措施。

这反而不利于班级的管理和学生的进步,也让教师实实在在成为了学生的“朋友”,和他们“平起平坐”,而非促进学生发展的严师益友。

对于部分上级领导来说,他们对教师的考核过于标准化,似乎面面俱到,实则只是形式主义。

等到职称和优秀教师评选时,标准又发生了新的改变,不是讲课质量高、资历深的老师就有优先权,而是那些看起来各项指标优异,却并没有多少实际贡献的老师最终能够拿下荣誉。

中国的学校缺少优质教师,教育机构却能应聘到众多身怀绝技的老师,如此发展势必导致师资力量外流,教师荒加剧,并伴随着补课乱象和课业压力的增加。

对比周边国家,中国对教师的重视程度远达不到平均水平。

日本始终尊称教师为“先生”,老师的社会地位、工资待遇和师资水平都极高,日本公立小学、中学教员平均年薪是中国教师的5倍。

韩国的教师地位也很高,每月工资400万韩币(相当于人民币约2.3万元)。

倘若中国要彻底解决教师荒,就需要向这些国家学习借鉴,重新认识教师这一行业,切实提升教师的薪资待遇和社会地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