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保研无望后,一名北大光华学子的“非典型”突围

原标题:保研无望后,一名北大光华学子的“非典型”突围

像往年一样,这个暑假有不少大学生投入到了实习工作中,为未来踏入社会做准备。今年秋季开学后将进入大四的思庭就是其中一员。

思庭是2019年入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简称“北大光华”)的一名本科生。按照北大光华“典型光华金融人”的发展路径,这个暑假,他理应要完成本科生涯中第二段投行实习,或者去尝试私募风投,并为本科毕业后去九大外资投行求职做准备。

关于“典型光华金融人”,思庭解释,在北大光华读金融的本科生,大学四年最成功的发展路径是:大一拼命学习,取得一个高绩点,并在大一下学期打一场商赛,随后于大二到顶级咨询公司实习;大二大三这两年先完成一到两段投行或私募风投的日常实习,进而争取到大三暑假去九大外资投行之一进行暑期实习,并再争取转正机会。“咨询-投行-私募风投”三步走,是“典型光华金融人”的标准“打怪升级之路”。

但另一个现实是,在激烈的竞争之下,通常只有约10%的北大光华本科生能成为“典型光华金融人”。思庭没有成为那“10%”,并且还面临保研无望的境况。

用思庭的话说,这样的结果让他真的“破防”了;但是他“越是被逼到绝境,反而会有一种在末日前再拼一次的动力”。

在经历过焦虑、自我怀疑、“过劳肥”之后,思庭重新审视自我,并分析发现了自身优势——比学金融的更懂数学和计算机,比学数学和计算机的更懂金融。

遭遇几十次实习简历被拒之后,思庭目前已进入一家独角兽量化私募公司实习,并明确了要通过“非典型”突围,走一条金融与技术交叉的差异化竞争道路。

近日,思庭向澎湃新闻讲述了他作为北大光华“非典型”学子的成长故事。

“破防”

光环加身的北大光华学子也会遇到难题,也会有“破防”时刻。思庭的“破防”源自疫情带来的雪上加霜。

思庭发现,疫情之下,金融市场出现波动,金融行业就业岗位数量有所减少,优质岗位的竞争压力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北大光华人被迫从成为“典型”的赛场中撤退出来。他本人就是其中一员。

思庭的北大光华印象是精英、竞争与压力。他说,在刚入学时,北大光华浓厚的竞争气氛和“慕强”导向便在几乎每个光华新人的心中种下了一颗向往成为“典型光华人”的种子。但事实是,只有成绩在约前10%-15%的同学可以在本科毕业后顺利找到顶级金融公司的工作。

思庭表示,在北大光华,最优秀的学生往往倾向于本科毕业即就业。对于这些学生来说,本科四年的经历足够他们步入国内金融行业的最尖端。研究生毕业后能获得的工作机会和本科毕业后得到的可能别无二致。

而成绩处在约前15%-25%的光华学子则往往会选择保研到本校或清华的金融项目。“读研的两到三年对他们来说更像一个缓冲期。因为比硕士学位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通过这几年去积累更多的实习经历,从而弥补与顶级选手的差距。”思庭说。

成绩排名约前25%-40%的光华学子在保研时的选择面相对小,他们往往会选择去复旦或上海交大读研;成绩排在后40%的人则保研机会寥寥。

然而,疫情影响之下,行业动荡,情况发生了些微妙变化。思庭说,越来越多的光华高绩点学子选择放弃本科就业,希望通过保研的方式为观望市场形势留下时间。这使得光华的保研难度大幅上升。同期,国内不少金融硕士项目对学生大学成绩和实习经历要求也水涨船高。

正因如此,成绩中等、自称“保研边缘人”的思庭意识到,他大概率会与保研机会失之交臂。

谈起自己大学三年里最大的遗憾与失败,思庭毫不犹豫地说:“那一定是在大二结束时意识到保研希望可能会破灭这件事。”

“我很难确切地说,这场失败该归咎于自己的不努力,还是‘内卷’的加剧。”思庭平静说道,“当时觉得自己很无力,但不想去抱怨‘青春有几年,疫情占三年’,不想让自己陷入无穷的内耗和煎熬。”

思庭说,大学的绩点计算方式是累积式的,这意味着得低分的课程成绩会在本科成绩单上挥之不去,并会成为日后保研和求职过程中的重大绊脚石;而他正好就有几门课程的成绩不理想。

思庭叹道:“光华有的同学真的太厉害了,他们能将平均绩点维持在90多分。他们的学习能力强于常人,执行力、行动力和专注力更不必说。他们能够权衡好实习和学习,既能获得高绩点,又能在实习中做出好成绩,不服都不行。”

沉没成本

对于“破防”,思庭说:“我或许是‘破防’得比较晚的一批,也自然成为了最受伤的一批。我可能比早换赛道的人有着更高的沉没成本,也比他们少了一年左右的准备时间。”

思庭解释,相比北大其他院系,光华的教师和学生们更重视实习。北大光华人相信,“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在他看来,北大光华的课程设置像是揉合了美国经济学本科、金融硕士和工商管理硕士等项目的综合体。因为光华学子需要在大一修读数学课和经济学原理等基础性课程,还需要在高年级时修读公司估值、金融学等专业性课程。

“此外,光华学子大二需要修读一门名叫‘企业管理’的课,这门课程看起来像为工商管理硕士准备的。“按思庭的话说,这看起来有点“四不像”,但也正是这种“四不像”的课程安排,倒逼光华学子必须通过实习去“预先社会化”。

“像高数和经济学原理等课程是打基础用的,仅仅会这些无法做金融工作;而一些金融方面的专业课程,老师讲得再好,学生若没有上手实操经验也是白搭。”思庭强调,作为将象牙塔和社会场一线牵起的纽带,实习对于光华学子提升自身的实务能力异常关键。

根据前辈经验,思庭知道,大二上学期是光华学子开启第一段实习的合适时机。“但随着‘内卷’的加剧,为了提升自身竞争力,使自己的简历更加光鲜,北大光华也有一些同学大一就进行了第一段实习。”思庭说。

对这种现象,思庭评价:“虽然大一的同学出去实习可能没法触及到太多核心业务,也不一定能够通过这种过早的实习很好地提升自己的经验和技能,但不可否认的是,尽早实习能够让我们更早地去尝试和感受这个行业,这确实会降低我们的试错成本。”

思庭解释,对于北大光华学子来说,虽然都希望能够在大二上学期顺利申请顶级咨询公司的咨询实习生岗位,但哪怕没有成功申请上,也有许多别的路径可以走——顶级金融公司申不上,可以选择名气小一些的公司作为起点;申不上咨询的实习,也可以转换赛道去二级市场做行业研究。总之,对于低年级光华学子来说,无论是失败还是换赛道都没有太多的沉没成本。

北大光华学子也会有感到痛苦的时刻。有的人的痛苦来自申请去更大的投行实习时被拒;也有人的痛苦来自准备“改换门庭”时的怯懦、恐惧与不自信。

对思庭自己来说,痛苦在于“梦碎得实在是太晚了”。

“有时真的会很羡慕那些在大二就‘破防’的同学。有很多同学从大二就开始转向尝试二级市场这条赛道,也有同学转为走会计和市场营销赛道,都做得也非常好。但像我这种准保研选手到大三才清楚感知到保研希望将落空时,想换条赛道的成本就非常高了。”思庭感叹。

“预先社会化”

关于实习,或者说“预先社会化”,思庭仍很多话想说。

思庭认为自己大学三年最大的收获来自实习。

思庭的体会是,和某些行业的实习略有区别,金融行业的实习绝不能仅仅满足于申请到大公司的岗位,金融人更需要在每次实习过程中做出足够出色的业绩来证明自己。一个人若想在金融行业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就必须得有拿得出手的项目经历和数据。

“不像某些行业招聘很看重应聘者往常实习公司的名气以及技能和经验的匹配度,金融公司更看重的是个人能力。”思庭说,“如果得到一个大金融公司的实习机会,但‘划水’三个月没有做出成绩,哪怕你有天大的本事,在简历写作中使用的春秋笔法也会被发现。”

思庭谈到,他曾经在申请一个投行的日常实习岗位时经历了一轮笔试和三轮面试,其中不乏压力面试——这种场面放在互联网行业,可能会在招暑期实习和正式员工时才会出现。为了验证简历所写过往成就是否属实,面试官还会用旁敲侧击和类比代换的提问方式去逐一验证简历中每个经历背后的真实性。

因此,据他所知,金融实习生通常不会去找“实习摸鱼攻略”,也不会有“如何在简历上将平平无奇的实习经历写得出彩”一类的问题。

“拿到一份不错的金融实习机会只是光华人开始一段新战斗的起点。他们会在之后的实习中披荆斩棘式地工作,只为拿到更好的工作成绩。”思庭说。

他认为,相比于学习能力、执行力、专注力等,金融人之间竞争所需要的最重要能力是“判断力”。在金融人的成长过程中,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可能意味着一个良好业绩的诞生,更有可能意味着在发展过程中更少犯错,从而少走弯路。

在思庭看来,判断力的背后反映着一个人多方面的资源和能力情况: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需要有良好的背景与环境;需要有足够的信息量和信息检索能力来消除“信息差”;需要有一定的社交能力,从过来人那里得到实用的经验;更需要个人有着超群的思维能力……

谈到这里,思庭叹了一口气,说:“光华有着全国最优秀的人,最大的同辈压力。”

尽管如此,思庭相信,无论是小孩“过家家”,还是大学生的实习,都是“预先社会化”的重要一环。在转换社会角色前,这种预演和磨合能够有效预防和缓解未来可能会出现的角色冲突与紧张。

因此,每次实习思庭都会全力以赴,不给自己留遗憾。

换“赛道”突围

“很可惜的是,因为保研希望渺茫,经历也不够出彩,我可能以后没法去做传统的金融工作了。”对思庭来说,“换赛道”已成为摆在眼前的问题。

在思庭的认知里,北大光华人离开金融赛道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有人可能在大一时无法适应光华的氛围,也有人为光华过于高强度的竞争感到疲惫。他们会选择利用低年级转专业的权利,转到一个更适合自己的院系去继续自己的本科生活。还有人会在大二走上金融这条赛道后感到力不从心,并最终选择转换赛道。

北大光华学子换赛道的方法也有很多种。有人可能在进行了一段金融实习后就会选择离开,去从事其他行业的实习工作;也有人会在发现自己不适合金融后选择修双修辅,与其他院系的老师做好沟通后参加他们的本研项目,争取保研时跨保到别的院系去。“当然,光华并不是只有金融这一个专业可选,会计和市场营销也是不少学生的选择。”思庭说,总之,他们在换赛道时都还有一定的准备时间,最终也往往能找到自己的心之所向。

具体到思庭,做出换赛道的选择的过程充满无奈:论出国,由于绩点并不拔尖,他无法申请到美国的顶级商学院,而若是出国读一年制授课型硕士,并不会对他回国求职有实质性帮助;论本专业考研,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五六个月了,与其他高校学生从大三开始就备战考研相比,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且金融硕士的统考线每年都在抬升;论跨专业考研,他并未在本科期间修双修辅,跨考一年上岸的希望甚是渺茫。此外,他在心理上不太能接受保研到清华北大之外的高校。所以,思庭想到的是本科毕业就业。

但在思庭心里,自己的“本科毕业就业”和光华顶级选手的“本科毕业就业”有着质的区别:如果选择在金融行业就业,他可以去一些名头较小的金融公司——这不论是在平台、发展前景还是薪资上都与“典型光华人”的可选机会有巨大差距。

“这种挫败感和焦虑感真的能吃人。”思庭说,那段时间,他不断自我怀疑,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体重却涨了两三成。他戏称自己是“过劳肥”、“过焦肥”。

但思庭没有放弃,他说,“越是被逼到绝境,我反而会有一种在末日前再拼一次的动力。”

思庭知道,当原有自我认知在残酷的竞争中崩塌后,如何在碎片中重构自身、换赛道突围,成为他这个“非典型”光华人需要解决的第一道难题。

经历一段低谷期后,思庭振作了起来。他对自己大学三年的经历进行了复盘,并发现自己的几门数学课分数都不错,且有一些编程和计算机语言基础。另外,虽然往常的不少实习经历对他换赛道帮助不太大,但他每次实习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的判断力,而这也大有益处。

“我比学金融的更懂数学和计算机,也比学数学和计算机的更懂金融。在两边都已经‘攫取’走大量资源的时候,交叉地带总还有点‘残羹冷炙’。”思庭说,经过一番自我分析后,他选择了走一条差异化竞争的道路。

因此,思庭决定在大三升大四的这个暑假抓住各大公司招收暑期实习生的机会再拼一把——与日常实习生不同,暑期实习生往往有着较多的转正机会。

找暑期实习的过程中思庭也遭遇过很多次失败。

他从3月开始投简历寻求实习机会,期间收到了几十封拒信。“很多时候招聘方一般会把人晾着不回信息,因为这样如果以后有需要还可以再联系。但直接发拒信就证明,对方根本看不上你。说实话,当时真的感到蛮挫败的。”思庭回忆。

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最终有一家独角兽量化私募公司看中了思庭。他对目前这份实习很满意。

思庭介绍道,这家公司虽然创立的时间短,知名度也不算很高,但他所在组内氛围很好,大家就好似一起创业的革命战友一样平等、亲密。此外,公司还给了实习生们较多的转正名额,并能提供不错的薪酬。

思庭对此分析,他所走差异化竞争的路子是对的——这家公司能看上他,大概就是因为他既懂金融又懂计算机和数学。

当不了典型,当好自己

“当下选择的这条赛道可能确实更适合我,但依旧非常辛苦。”思庭坦言,由于转向学科交叉领域,又身处独角兽公司,他的工作压力很大。

思庭的工作中涉及大量计算机编程,有时写不出程序,或者程序跑不动,会成为导致他深夜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这种烦闷通常无处排解,很多难题只能靠他自己攻克。

他戏称:“我这实习的难度恐怕都快比肩理工科博士生科研的难度了。真的,这感觉太像读博了。”

尽管现在的实习生活也焦虑且劳累,但思庭认为这种焦虑和保研无望时的焦虑不一样了。“那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就像一只淡水鱼被扔到深海里去了一样,与其说是焦虑不如说是恐惧。现在我最起码有一个可以尝试和努力的方向了。”思庭说,他现在也会为遇到问题而焦虑,但只要他努努力、多付出,问题最终都能解决。

说到这里,思庭喝了一口茶,笑道,“换赛道需要不小的勇气和毅力,得掉层皮。但我这层皮掉得很开心,而且我以往实习中锻炼出来的判断力也成功派上了用场。”

回望这段历程,思庭认为,没必要嘲笑“失败者”,因为当不了典型的话,还可以去当好自己。

思庭记得,在北大校园里,曾经有一篇公众号文章引起了校园舆论波动。这篇引发论争的文章的作者正是北大光华今年毕业的学生,将跨专业去读其他领域的博士。

在这篇文章引发的论争之中,有一句评论写道:“好像学金融的人有个共性:那就是觉得只要自己转行不做金融了,就是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好像离开金融就是发现了自己的心之所向,值得大家认可和赞美。”

看到这句评论时,思庭觉得五味杂陈。

当时,同为要换赛道的北大光华人,思庭针对这类评论写了一个很长的回应,并慨叹,人与人之间其实很难共情,很难相互理解。

思庭在回应中说,任何一个“非典型光华人”都会经历一个自我认知被击碎再重建的过程。他没觉得“换赛道”的人就比“典型光华人”轻松,毕竟谁不想当“人上人”?

“我们这些换了赛道的人没有‘典型人’光鲜,我们知道失败和不被认可的痛有多么钻心。我们在换赛道时,不单纯是为了自己的喜好,也要谋求生存,以及重建我们的社会认同。”思庭说。

“我无法成为‘典型光华人’,但我最起码还可以当我自己。不是说不典型不卓越,我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虽然我‘破防’过,但我不会倒下。”思庭相信,“只要不当懒汉和蛀虫,天地之间总有属于我的容身之所。”

在“破防”与重构自我之后,他就决定跳出原先的竞争“怪圈”,去实现属于自己的价值和理想。

(应受访者要求,思庭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上海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