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破解入园难入园贵 学前教育等政府给力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2011年02月24日15:39
  从广州市两会政协分组谈论的第一天,委员们就扯开了“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的话题;23日市政协大会发言时,代表市民进发言的政协委员傅荣,上台就又把“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摆上了台面痛陈。

  为什么20年前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到如今,却成了要拿到两会上被代表、委员“油煎火烹”的热点?为什么20年前公办幼儿园要改为民办,20年后又要呼吁加大公办比例?广州市幼儿园未来的发展方向到底将向哪条路走?

  入园难

  20年前,广州像全国一样,是一个公办幼儿园“一统天下”的城市。但是随着企事业单位不再办“社会”的体制转变,学前教育在全国范围内逐渐“国退民进”。公办幼儿园一直退到了今日仅占全市幼儿园总数的7.77%。如此突出的供求矛盾,想入公办幼儿园不难才怪。

  现状

  想入公办幼儿园

  要赞助还要有关系

  今年市两会上,民进广州市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强化政府职能,加快学前教育发展》的提案。提案内有这样一组数据:据2010年统计,全市在册幼儿园1532所。其中公办幼儿园119所,仅占全市幼儿园的7.77%;集体办幼儿园115所,占全市幼儿园的7.51%;民办幼儿园1298所,占全市幼儿园的84.73%。全市在园幼儿342728人,其中公办幼儿园及集体办幼儿园在园幼儿70556人,仅占全市在园幼儿的20.59%。

  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表示,公办幼儿园不是有钱就能进。你就算想交10万块赞助费,还要有关系、有门路才能进得去。这就是现状。

  质疑

  为何不将公办的“蛋糕”做大?

  “机会不公平、过程不公平、结果不公平,这就是学前教育的不公平现状。”市政协委员李锦贤表示,有优质的教育资源,但不面对社会,不能提供均等的机会,这是公办幼儿园最令人诟病的所在。李锦贤提出,目前上海的学前教育,公办的比例高达70%,“广州不一定要超过这个比例,但是至少要使公办、民办幼儿园有一个合理的比例,政府对此要有规划,逐步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

  市政协委员谢少雄在分组讨论会上提到:“有一个调查,老城区里,有个区是幼儿园59所,公办的8所,民办51所,民办的占了87%。大家都知道基础教育是一个育人的整体,包括幼儿、小学、初中和高中的教育,是提高国民素质的基本教育。本来公办幼儿园是主体,民办的是辅助,但现在有点本末倒置了,我跟很多委员意见一样,幼儿教育是基础教育中的基础。”

  既然人们对公办幼儿园的呼声这么高,为什么不能把这块“蛋糕”做得大一点?

  出路

  财政要给力学前教育

  广州市政协委员、市民进副主委潘史扬谈到学前教育时建议,广州财政应给力学前教育。

  他说,广州2011年财政预算的草案报告里,2011年在教育盘子里总共是30.8亿元,有项目安排的去掉27个亿,也就剩下3.8个亿。而这3.8亿中,用于补助区和县级市,并没有提及学前教育。“在整个财政安排中,涉及学前教育的,大概只有不到2千万,而这2千万,也是仅仅用于幼儿园安全保卫工作。”潘史扬表示,“如果我们只是把2千万元安排在2011年幼儿园安保方面,很显然,它不符合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加快学前教育这个要求。所以,我建议,至少从今年开始,连续五年,财政要给力学前教育。”

  民进广州市委建议,政府应该把学前教育规划纳入广州市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在财政预算中单独列支学前教育经费,并逐步提高学前教育在全市财政预算内教育拨款中的比例,从目前的2%左右,逐步增加到5%以上,设立学前教育专项经费;增加公办园数量、提高公办园比例在园幼儿比例。

  入园贵

  公办幼儿园“少而难进”已是必然的局面。多年来,很多广州的家长也早已放弃了向公办幼儿园“进军”的努力,转而选择自己的经济能力可以承受的、条件较好的、性价比较高的民办幼儿园。但由于缺乏相关的管理政策,特别是对幼儿园收费的管理,就读民办幼儿园也

  并不是一条一劳永逸的“坦途”。

  案例

  保教费说涨就涨

  还一下就涨六成

  “基于目前物价上涨的形势……拟从3月起上调保教费。”新学年开学不久,李先生就读于广州造纸厂幼儿园(民办)的5岁孙女带回了一张问卷调查表,里面的内容让他傻了眼:“调查表上列出的选项只是涨幅选择,涨300元、350元、400元或450元,也就是说非涨不可了!”

  和李先生一样收到了问卷调查表的家长,还有500多名,家长们纷纷提出抗议。家长们表示,幼儿园原本的保教费为每月450元,以增收300元计算,一下子便是增加了近七成的费用。此外,园方还提出每天增收2元伙食费。“现在物价确实高,适度调高费用我们也能理解。可加这么多,实在吃不消,我们大多数都是工薪阶层。”一个家长无奈道。

  “为了让我们妥协,幼儿园每天分批给家长们开会,希望逐个击破!”儿子读幼儿园小班的张先生说,两天前自己也去开了“吹风”会,在家长们一片质疑声中,园方还是坚持涨价,但愿意把费用调低至250元。

  面对家长们的叫苦连天,园方称加价也是迫不得已。造纸厂幼儿园一姓方的副园长向记者表示,幼儿园原为公办,在4年前外包给现在的投资方后一直处于负债状态。今年年初,投资方做了新的投资预算,出于经营和提高软硬件的考虑,决定提高收费。事前也曾咨询广州市教育局和物价局,并获得同意。至于提高多少,目前还在与家长协商中,初步定在250元左右。

  近日,全市民办幼儿园陆续开始收取今年上半年的保教费,记者调查发现,许多民办幼儿园都上调了收费,幅度大都在50%以上。

  质疑

  民办幼儿园收费想涨就涨?

  民办幼儿园的收费到底有没有标准?到底谁说了算?是不是想涨就能涨?

  参加今年广州市两会的政协委员麦馥燕,是民办幼儿园的“老行尊”,1986年,她就创办了自己的第一间幼儿园,曾经获评“全国杰出民办园长”,她旗下的幼儿园遍布广州荔湾、番禺、花都等多个区。

  “1986年时,开一间幼儿园的政策很宽松,要求也不高,教育部门也没有介入管理。只要有场地、有人手,去妇联登记一下,请妇联的领导来看看,通过就可以开园了。现在开园,要去教育局、民政局登记注册,硬件、软件也都有了标准,老师也要求持证上岗。但在收费方面,并没有严格的标准和分类。”

  据记者了解,从2004年开始,广州市实行新规定,放宽对民办幼儿园收费的管理。公立幼儿园收费由物价部门明码标价,民办幼儿园收费则是跟着市场走,收费的项目和标准由学校通过成本核算自主决定,报物价、教育部门备案即可,不需要审批。

  从一开始,民办幼儿园就被毫无束缚、毫无牵绊地全盘“丢给了”社会,政府职能严重弱化,几乎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方面,造成了很多人对民办幼儿园管理差、水平低的印象;另一方面,也直接造成了“入园贵”的结果。表面上看起来,民办幼儿园灵活的收费标准有益于不同消费群体的自主选择,但由于缺乏相关部门对幼儿园软硬件的监管审核,作为学生家长,很容易入了“货不对板”的幼儿园;加上民办幼儿园没有评级机制,一些家长往往以价格为衡量标准,造成民办幼儿园出现价格逐渐向高浮动的趋势。

  出路

  重要的是政府加强管理

  对于民办幼儿园的发展,麦馥燕提出,幼儿园不同于其他的行业,要承担社会责任。民办幼儿园要充分发挥自己体制灵活的优势,在教育创新上多想办法,多做尝试;要坚持为大众服务的理念,门槛不能高,以满足不同的社会需求。作为主管部门,也需要加强对民办幼儿园的指导和评定。

  对于转民办为公办,麦馥燕认为可行性不高:“现在用地这么缺,财政支出也有限,大批开建公办幼儿园并不现实。按照世界各国的发展潮流,幼儿教育这一块也都是放给社会在做。重要的是管理。”

  记者获悉,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副司长李天顺日前表示,2011年国家有关部门要出台幼儿园收费管理办法,将对收费项目、核定成本的基本原则和收费管理程序等提出明确要求。
(责任编辑:邓跃)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中国教育培训库 找学校 找课程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