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教育-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会宁高考奇迹是如何创造的(组图)

  恢复高考(高考新闻,高考说吧)30年,产生大中专学生 4.5万人。这里一次次制造“高考神话”,成为“状元县”。地处黄土高原的丘陵沟壑,干旱贫瘠的甘肃会宁县,许多人及他们的家庭因高考改变命运。

  日前,记者两度踏访新庄塬——会宁县的一个普通乡村。在当地,新庄被誉为“状元县”的“状元乡”, 1.6万多口人,30年考出大中专学生 2000人,出了很多的博士、硕士。有人家,一家出3个博士;有人家,目不识丁的父母供出七八个大学生

  与学生同吃同住,新庄中学的老师过着简单忙碌的生活,打羽毛球成了他们空闲时间主要的娱乐方式。

  新庄中学三名同学相约来到村上已经废弃的小学打篮球,这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刻。

  

  1副篮球架,8个篮球,学校体育设施的短缺让有特长的学生淹没其中。

  平时忙学习,回家干农活儿。

  因陋就简,新庄中学顺山坡修建的下沉式操场,成了1000多名同学的乐土。

  

  县城中学周边的民房,不少出租给了读书的学生。这对为省钱自由组合的男生,无家长陪伴,自给自足。

  同学们把书本码在桌前,剩下不到30公分宽的地方写作业。

  

  会宁中学门前,每到周末中午,给孩子送馍的家长一个挨着一个,这位迟到的父亲,只好等到下午下课。

   买水办学

  除了有气无力地飘过一两次雨滴,又是近两个月时间,整个新庄塬上没有一次超过5毫米的有效降水。这让会宁县新庄乡初级中学29岁的代校长陈军多少有些着急。

  学校大小6个水窖相继见了底,1100多名师生的吃水成了头等大事。“五一”长假一过,总务主任开始张罗四处买水,以解燃眉之急。

  陈军从56岁的总务主任张世学处得知,每到“五一”、“十一”,学校都要往水窖里补水,途径之一是租车走十几公里山路下到川区去买水。买多少水,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当年若有有效降水,学校便可集聚部分雨水,少买一些川区一方50元的河水。可连续4年干旱,今年学校没有集住一滴水。

  “买川区的水,一次注满大小6个水窖要1万多元,而学校全年的水费才1万元。”细心的总务主任给新来的校长出主意,到附近庄子上看一看,有人家外出务工的人多,冬天集了雪水,有富余,可以协商买一点,一方30到35元,学校能省点钱。

  陈军原本在川区一所中学任副校长,3月15日接到通知,虽感“诚惶诚恐”,依旧欣然赴任。因“新庄是会宁的一个缩影,教学质量一直名列全县乡级中学(初中部)前三名。当学生时,老师时常用新庄的教育刺激我们读书,当了老师,领导又拿新庄的教育给我们做榜样。”

  踏上新庄塬,陈军感受了两个“名不虚传”,学生之好学和水比油金贵。学校明文规定,老师一天用开水不得超过两暖水瓶,杜绝用铁桶提水;学生饮用开水,每天开放两个时段,一壶0.2元;教室一天一撒,夏季也不能超过两次,撒水时要用带蜂窝状嘴的塑料壶,禁止往教室地上泼水。

  和水一样,学校的教育教学设施也是极其紧缺。一副篮球架,8个篮球,8个排球,没有足球,没有足球场,没有单双杠。15个乒乓球案,全都是用水泥板垒起来的“硬货”,两块砖头上架一根木棍,便是球网。

  这些硬件,虽然简陋,尚能正常运转,陈军倒也放心。令他揪心的是学校大小4个旱厕,土夯的墙体已经裂缝,天不下雨还好,天一下雨,人进不去不说,墙还有倒塌的可能。

  可陈军始终承认:“会宁乡级中学中,新庄的条件还算好的。”学校一幢三层砖混结构的教学楼,是全乡最好的建筑。

  再苦也要供孩子上学

  一提起身体残疾的妈妈,15岁的马富利就止不住地流泪,“我觉得我妈妈太可怜了!”妈妈有残疾,可依旧要下地干活儿,供他和哥哥上学。爸爸时常外出打工,一年挣回的不过3000元左右,拆东墙补西墙,家里有时紧张得连5元的电费都拿不出。

  可父母对孩子上学是坚决支持的。日子过得再紧,妈妈每周也要给住校的马富利5元生活费。他往往只花两三元,打5壶开水用去1元,在学生灶上顶多吃两顿饭,花去1.4元,剩下的还要给家里拿回去,或挪作下一周的生活费。

  马富利清楚记得,本学期开学,包括住宿费,他一共交了108.56元,其中的80元是当包工头的舅舅给的,剩下的20多元是爸爸补的。

  在新庄中学,马富利算是贫困学生,可还不是最贫困的。和他一样,每周两三元生活费的大有人在。包括初三同学在内,大家普遍的生活水平是每周5元开支。条件稍好的,10元左右,能保证每天在灶上吃一顿带菜的饭,略有剩余,可以买个零食、方便面解解馋。更多的同学则是开水就着家里带来的锅盔,顶作一顿饭。

  在新庄中学,早晨不到5:30,各个宿舍的男女同学便陆续起了床,简单洗漱后悄声赶往教室。天刚麻麻亮,操场上、教室外,便四处是读书的身影。而学校规定的早自习时间是7:15,没有铃声,没有老师的督促,一切都是自觉自愿,包括初一的孩子。

  12:10下上午最后一节课,但不到12:30,便又有大批同学出现在教室里。绝大多数的同学中午、下午用餐时间不超过半小时。除了生病,是没人午休的。

  下午5:30到7:00,原本是同学们用餐和自由活动的时间,可不出半小时,操场上、教室里、树荫下,便满是人。太阳底下,有人干脆席地而坐,自觉排成一排排,大声朗读,无论男生女生,均十分投入,旁若无人。

  粗略估计,在新庄中学,每名同学每天用于学习的时间均在9小时以上,除去8小时睡眠,绝大多数同学休息娱乐的时间不过4小时。

  问他们苦不苦,回答是惊人的相似:“习惯了!”

  “条件还算好”的新庄中学,要保障方圆300多平方公里、8个行政村的学生上初中,家在5里地以内的同学是不能住宿的。就这样,大多男生宿舍内,10张高低床上挤着30多个同学,20多平方米的宿舍,“人挨着人,味道大极了。”

  老师的力量

  “习惯了”的学生,惦念着自己的老师:“为了我们,老师跟着一块吃苦。”

  一张写字台,一张双人床,公用条桌上摆着茶具、保温瓶和洗漱用具,这便是赵映文和武宏老师全部的家当。同在新庄中学教书,两人从相识、相恋到结婚不到1年时间。两人现在的卧室,既是他们的新房,也是他们的办公室,另一间宿舍腾出来做了厨房,卧室墙上“花好月圆”的字样依旧泛着喜气。

  就在前两天,因为赵老师政治历史教研组长的身份,他们的门口又被钉上了“政史教研组”的牌子。

  赵老师毕业于甘肃的河西学院,武老师毕业于兰州教育学院,因为县上吃财政,教师编制短缺,夫妇二人享受着一样的待遇:先录用上岗,再转岗,3年过渡期内,第一年月工资260元,第二年、第三年360元。

  每月都捉襟见肘,可赵武夫妇似乎毫无怨言。作息时间早已随了学生的两位老师,早上不到6点就已起床,晚上10点就寝,有空闲就听听广播,打打羽毛球。有过省城打工经历的武老师直言,“这样过,踏实许多。”

  赵生怡老师教英语。因为中途务农,有着14年从教经历的赵老师一直没有转正,每月拿着200元的工资。眼看着一个孩子进了县二中高三的奥数班,一个念到了初三,不到3000元的年收入实在难以维系。县上新办的职业学校招英语老师,600元的月工资让他动了心。

  说实话,陈军十分不愿意让得过县园丁奖的赵生怡走,可赵老师为供孩子已经欠了外债,自己又无力提高他的工资,只好尽力促成这件事。走的时候,赵生怡的眼里含着泪,陈军的心里不好受。

  又一个中考临近,新庄中学300多名初三毕业生中又将有六七十名考进县一中、县二中,成为准大学生,余下的,进入三中,还有希望。

  县委宣传部的同志感慨,正是这样的初级中学奠定着会宁“状元县”的基石,他们是会宁教育的缩影,也是“高考神话”的缔造者之一。

  会宁农家常见一幅中堂: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这幅会宁人住窑洞时就曾悬挂的中堂,早已注入了会宁人的灵魂深处,成为会宁“教育神话”的底色之一。 (摄影/写文记者 狄多华 )

(责任编辑:张开翼)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陈军 | 马富利 | 赵生怡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