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综合新闻
教师节特别关注-他们点化了大师的一生
时间:2006年09月08日07:10 我来说两句  

 
精彩世界杯 精彩进球视频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者按 随着一个个大学问家的仙逝,学术界频频有人感叹“大师凋零”。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孩子的成才,需要润物细无声的师恩哺育,一代大师的诞生,需要前辈言传身教的提携。教师节来临之际,本版特刊出季羡林、李政道、杨福家等几位学术大家追忆自己恩师的文章或报道,希冀与读者一起,去探寻深深感召和影响着后来者的老一代学问家的精神和风范。

  李政道:费米老师帮我亲制计算尺

  本报记者 王磊

  快过80岁生日的李政道,每次站在演讲台上,总要深情地谈到他的老师费米。在这次“2006诺贝尔奖获得者北京论坛”上,他再次郑重地提及这个话题。多年来,李政道不厌其烦地宣讲他的教育理论——要培养基础科学最顶尖的人才,没有捷径,而是需要“一对一”的言传身教。

  这位1957年就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老人,在教书育人方面似乎格外“保守”——他坚持认为,培养人才不能只依靠课堂教育和高科技工具。他曾批评说:现在是信息时代,但不要以为联上因特网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因特网之类的高科技工具确实可以很快地传递“信息”,但“信息”不是简单的“理解”。“许多人都以为只要有了高科技工具,信息就都有了,一点鼠标就出来了,这实际上是误导。”

  李政道强调,要培养能创新的科学人才,必须要有良师的指导和一段密切的“师生共同研究过程”。因为,基础研究中最重要的是研究方法,而这“必须是老师一对一地带着学生一块儿做研究”,才能潜移默化传授的。

  李政道的恩师费米,是世界知名的物理学大师。他在发明核反应堆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影响了20世纪科技史,他最先在基础理论上有所突破,随后又亲自指挥了第一座核反应堆的设计和建造。没有费米,可能就没有原子弹。费米1938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李政道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求学时代,很长一段时间,每周他都会和老师费米共度一个下午,面对面地“闲聊”物理问题。有一天,费米提了一个问题:太阳中间的温度是多少?李回答,大概是绝对温度1000万度。费米问,你怎么知道的?李政道说,文献上都是这个数字。费米摇摇头,意味深长地说:如果没有通过自己的思考和估算,你不能接受别人的东西。

  于是,物理学大师费米亲自动手,用两天时间帮李政道做了一把特制的计算尺。李政道后来回忆:这可能是世界上惟一一把专门用来估算太阳温度的大计算尺!这把尺子让他终生受益:“它让我知道不能盲目接受别人的结论,必须要亲自实践,而且必须想新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

  同样,作为一名教师,李政道沿袭着从自己老师那里继承的传统。多年来,只要是他带的学生,他每周必然花半天时间和他们“一对一”地讨论问题。

  事实上,李政道还在多个侧面影响和改变了中国科技教育事业。

  他体会到科学人才必须从小培养,所以向毛泽东主席建议在中国科技大学开设“少年班”。他奔走联络美国的53所大学的物理系,设立中美联合招考物理学研究生项目。他最早筹划建成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项目,成为中国发展高能物理的关键性一步。他还倡导并成立了中国博士后流动站和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会。

  1985年7月16日,邓小平会见李政道时,对他说:“谢谢你,考虑了这么多重要的问题,提了这么多好的意见!”

  而事实上,李政道,这位科学奇才,可能仅仅是在他的恩师指明的路径上前行。

  恩利克·费米,一个天才的物理学大师,也是一位杰出的老师。他于1954年去世,而他的学生中有6位先后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

  季羡林

  我现在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他虽已长眠地下,但是他那典型的“我的朋友”式的笑容,仍宛然在目。

  我现在站在适之先生墓前,鞠躬之后,悲从中来,心内思潮汹涌,如惊涛骇浪,眼泪自然流出。杜甫有诗:“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我现在是“焉知五十载,躬亲扫陵墓”。此时,我的心情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积八十年之经验,我认为,一个人生在世间,如果想有所成就,必须具备三个条件:才能、勤奋、机遇。行行皆然,人人皆然,概莫能外。别的人先不说了,只谈我自己。关于才能一项,再自谦也不能说自己是白痴。但是,自己并不是什么天才,这一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谈到勤奋,我自认还能差强人意,用不着有什么愧怍之感。但是,我把重点放在第三项上:机遇。如果我一生还能算得上有些微成就的话,主要是靠机遇。机遇的内涵是十分复杂的,我只谈其中恩师一项。韩愈说:“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根据老师这三项任务,老师对学生都是有恩的。然而,在我所知道的世界语言中,只有汉文把“恩”与“师”紧密地嵌在一起,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名词。这只能解释为中国人最懂得报师恩,为其他民族所望尘莫及的。

  我在学术研究方面的机遇,就是我一生碰到了6位对我有教导之恩或者知遇之恩的恩师。我不一定都听过他们的课,但是,只读他们的书也是一种教导。我在清华大学读书时,读过陈寅恪先生所有的已经发表的著作,旁听过他的“佛经翻译文学”,从而种下了研究梵文和巴利文的种子。在当了或滥竽了一年国文教员之后,由于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机遇,我到了德国哥廷根大学。正在我入学后的第二个学期,瓦尔德施密特先生调到哥廷根大学任印度学的讲座教授。当我在教务处前看到他开基础梵文的通告时,我喜极欲狂。“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难道这不是天赐的机遇吗?最初两个学期,选修梵文的只有我一个外国学生。然而教授仍然照教不误,而且备课充分,讲解细致,威仪俨然,一丝不苟。几乎是我一个学生垄断课堂,受益之大,自可想见。二战爆发,瓦尔德施密特先生被征从军。已经退休的原印度讲座教授西克,虽已年逾八旬,毅然又走上讲台,教的依然是我一个中国学生。西克先生不久就告诉我,他要把自己平生的绝招全传授给我,包括《梨俱吠陀》、《大疏》、《十王子传》,还有他费了二十年的时间才解读了的吐火罗文。在吐火罗文研究领域中,他是世界最高权威。我并非天才,六七种外语早已塞满了我那渺小的脑袋瓜,我并不想再塞进吐火罗文。然而像我的祖父一般的西克先生,告诉我的是他的决定,一点征求意见的意思都没有。我惟一能走的道路就是:敬谨遵命。现在回忆起来,冬天大雪之后,在研究所上过课,天已近黄昏,积雪白皑皑地拥满十里长街。雪厚路滑,天空阴暗,地闪雪光,路上阒静无人,我搀扶着老爷子,一步高,一步低,送他到家。我没有见过自己的祖父,现在我真觉得,我身边的老人就是我的祖父。他为了学术,不惜衰朽残年,不顾自己的健康,想把衣钵传给我这个异国青年。此时我心中思绪翻腾,感激与温暖并在,担心与爱怜奔涌。我真不知道是置身何地了。

  二战期间,我被困德国,一呆就是十年。二战结束后,听说寅恪先生正在英国就医。我连忙给他写了一封致敬信,并附上发表在哥廷根科学院集刊上用德文写成的论文,向他汇报我十年学习的成绩。很快就收到了他的回信,问我愿不愿意到北大去任教。北大为全国最高学府,名扬全球,但是,门槛一向极高,等闲难得进入。现在竟有一个天赐的机遇落到我头上来,我焉有不愿意之理!我立即回信同意。寅恪先生把我推荐给了当时北大校长胡适之先生,代理校长傅斯年先生,文学院长汤用彤先生。寅恪先生在学术界有极高的声望,一言九鼎。北大三位领导立即接受。于是我这个三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在国内学术界尚无藉藉名,公然堂而皇之地走进了北大的大门。

  在此后的三年内,我在适之先生和锡予(汤用彤)先生领导下学习和工作,度过了一段毕生难忘的岁月。我同适之先生,虽然学术辈分不同,社会地位悬殊,想来接触是不会太多的。但是,实际上却不然,我们见面的机会非常多。他那一间在孑民堂前东屋里的狭窄简陋的校长办公室,我几乎是常客。我作为一个年轻的后辈,在他面前,决没有什么局促之感,经常如坐春风中。

  我现在站在适之先生墓前,心中浮想联翩,上下五十年,纵横数千里,往事如云如烟,又历历如在目前。中国古代有俞伯牙在钟子期墓前摔琴的故事,又有许多在至友墓前焚稿的故事。按照这个旧理,我应当把我那新出齐了的《文集》搬到适之先生墓前焚掉,算是向他汇报我毕生科学研究的成果。但是,我此时虽思绪混乱,但神智还是清楚的,我没有这样做。我环顾陵园,只见石阶整洁,盘旋而上,陵墓极雄伟,上覆巨石,墓志铭为毛子水亲笔书写,墓后石墙上嵌有“德艺双隆”四个大字,连同墓志铭,都金光闪闪,炫人双目。我站在那里,蓦抬头,适之先生那有魅力的典型的“我的朋友”式的笑容,突然显现在眼前,五十年依稀缩为一刹那,历史仿佛没有移动。但是,一定神儿,忽然想到自己的年龄,历史毕竟是动了。可我一点也没有颓唐之感。我现在大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之感。我相信,有朝一日,我还会有机会,重来宝岛,再一次站在适之先生的墓前。

  摘自《季羡林散文全编》(有删节)

  我遇到的老师都是一流的

  杨福家

  50年,弹指一挥间。50年前进复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当时,我一走进校门,比我高一班的师兄包宗明立即迎上前来,帮我拿行李,陪我去注册,我当时心中顿时感到一股暖意。那时全校全部建筑面积一共6万平方米,只是复旦明年要完工的各新大楼面积的三分之一。不过,同学们并没因为见不到高楼大厦而扫兴:我们陆续遇到的老师都是一流的!

  系主任为我们介绍本系概况,后来又为我们上普通物理学,他就是在德国哥廷根大学获博士学位的(国家)二级教授王福山。期终考试由王福山教授主持口试,我第一个进考场,面对这么多教师第一次体会口试的味道,心情十分紧张,结果拿了个4分,是我大学4年惟一的一个4分。没想到的是,考后,系主任、大教授王福山亲自找我谈话,鼓励我:“我知道,你学得很好,就是太紧张了点。别灰心,你会考好的!”这就是当时的师生关系!

  第二年讲普通物理学(原子物理学)的是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获博士学位的一级教授周同庆,讲数学物理方法的是二级教授王恒守。他们都给学生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王恒守教授不仅上课,而且指导我们课外活动。例如,他曾指导我如何去测量粮仓的温度,以保证粮食的安全,使我们对物理学的兴趣大为增加。

  当时我们不仅可以听规定的课程,而且可以自由旁听其他课程。我去旁听过数学大师陈建功的课,也听过他的大弟子夏道行、另一位数学大师苏步青的大弟子谷超豪的一些课程。夏道行的讲课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他每次进教室,手拿一支粉笔,没有任何讲稿,一堂课结束,他正好讲完一个命题,铃声就响了。

  在我学习的最后一年,年纪才43岁的卢鹤绂教授刚从北京大学回到复旦,就立即给我们上了富有色彩、七章七节的原子核理论。而且,我有幸在最后一学期成了他亲自指导毕业论文的学生,从而使我进入了原子核物理领域,并成为我一生的事业。在卢先生指导我论文前,原子核的壳层模型新理论才发表,卢先生希望我试试另外一条途径,看看是否可以得到同样结果。经过半年努力,我体会到这篇论文是做不出正面结果的,但是我收益非同一般,因为我比较深刻地理解了原子核的壳层模型新理论的奥妙。

  由于卢先生指导我的论文,我有机会常到他家去。他的公寓在二楼,他常要送我到楼下,我说不要,他却说,他要顺便到楼下散步。几年后,在北京去拜访钱三强教授,当我告别离去,准备去坐公交车时,三强大师也是一句同样的话:“我要顺便去散散步。”大学问家都是没有架子的!

  不仅上大课的教授是一流的,而且上小班辅导课的、带学生做实验的,也都是一批很优秀的教师。例如,上普通物理习题课的唐璞山,上数学习题课的郑绍濂、张开明不仅认真负责,而且知识渊博,后来他们都成了复旦名教授;带我们实验课的戴乐山,以严格对待学生而闻名全校,很多同学当时很怕他,但后来都很尊重他。

  殷瑞钰院士:终身受用的“四分”

  20世纪50年代北京钢铁学院。一个期末,“平炉热工”的考试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考生的前面是一排排待抽的考题,旁边是主考的三位老师。当时,考试采取的是口试,每位考生随机抽取样题,准备20分钟后回答试卷和主考老师的问题。有一位学生因为过于紧张而当场晕倒。当轮到学生殷瑞钰时,他顺利地回答了前面所有的考题,条理清晰,准确无误。

  正当他暗暗高兴时,主任老师出其不意地问道:平炉修炉底用不用镁砖?

  ……

  突如其来的问题一下子难倒了他。他随便说了一个答案:“不用。”没想到唾手可得的五分就这样泡汤了。主任老师无情地填上了成绩:四分。

  这位主任老师就是魏寿昆教授。

  魏先生素有“北洋才子”的美誉。1923年,在当年北洋大学的入学考试中,他在千余名考生中名列第一。大学六年,成绩年年优秀。20世纪50年代,他当选为一级教授,学部委员,到了80年代又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的弟子们说:试问天下名冶师,几人不出先生门。

  先生一生所获头衔众多,可他最喜欢的一个头衔就是教师。无论是身处顺境还是逆境,先生都没有离开自己钟爱的教学和学术事业。尽管担任过国家及学校不少行政职务,先生倾注心血最多、最钟爱的还是那方三尺讲台。他从事教育工作七十七载,讲授过28门基础课和专业课程。

  先生向学生提问很“刁钻”,回答学生的问题时很严谨:他从来不随便回答学生的提问,而是要回去翻阅相关的书籍和资料,然后反复推敲。一般在几天后,他会找学生谈话,询问学生对这个问题是否做了进一步的理解,是否自己找到答案。在进一步了解到学生的想法后,他才把自己查找到的资料,以及所写的解决问题的文章拿给学生,而一篇文章,往往有两三千字。

  由于受到魏先生的影响,殷瑞钰自此以后每一个细节都非常认真,仔细观察,处处留心,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问题。

  几十年过去了。曾任冶金部副部长、总工程师的殷瑞钰院士还经常提到:那个四分简直就是终身受用!也许正是“塞翁失马”吧?

  

(责任编辑:汪春)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新闻

裸聊女孩爆变态客人

裸聊女孩爆变态客人
校花MM香肩偶露

美女的身体盛宴

热门教育新闻推荐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死了都要爱
上海滩
寂寞沙洲冷
隐形的翅膀
不怕不怕
约定
谁动了我的琴弦

校园图吧

校园图吧

·婚礼更衣室的摄像头
·大学校花的床上缠绵

·艺术系MM的内衣晚会


频道精彩推荐

·俄客机坠毁170人遇难
·莫斯科市场爆炸事件
·重庆遭遇特大旱灾
·2008奥运会 NBA 科比 F1
·男篮世锦赛 姚明 王治郅
·美网公开赛 刘翔 篮球
·中网公开赛 体育彩票
·派朗 suv 跑车 微型车
·一汽奔腾 福美来2代
·九寨沟 国美收购永乐






大城小爱
千里之外
菊花台
不想让你哭
月亮之上
桃花朵朵开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劲爆论坛

·一湖北大学生的悲惨经历
·40条让你想入非非的短信
·偷看漂亮老婆的聊天记录
·女儿成这样,我真想去死
·留宿女生宿舍,我吃亏了
·领取结婚证的恐怖全过程
·当室友带男友回宿舍亲热
·恶毒的小学一年级班干部
·美女在公车上被摸屁股后
·亲眼目睹的校园淫乱事件

·警察MM实习的生活照(图)
·让人想入非非的校花(图)
·女大学生宿舍性感自拍
·舞蹈学校居然教钢管舞
·超级清纯的幼教美眉
·大学校花的床上缠绵
·收到2万情书的校花MM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