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Sohu >>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 教育新闻

三万元兜售“院士”头衔事件调查(组图)

LEARNING.SOHU.COM    2005年8月31日09:08   [ 李艳、吴学军 ]  来源:[ 新京报 ]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0)】 【收藏本文 收藏本文】 【热点排行】 【推荐】【字体:  】【打印】【关闭

三万元兜售“院士”头衔事件调查  


  来到北京“学院国际大厦”后,经物业管理人员指点,记者在901室找到了未悬挂任何标牌的“中国管理科学院”。本报记者李艳 实习生高松摄

 

  河北滦平人关制钧以“支付评选费即当选院士”模式在内地“拉人头”引发了中科院和中国工程院关注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8月22日,家住湖北省宜昌市的蒋地厚在电话里讲述了自己3个月前几乎荣膺“院士”的心跳时刻。

  蒋地厚,56岁,职业为医生。今年4月6日,他收到了一份“中国管理科学院学术委员会”邮寄来的申报材料。

  材料称,该院2005年度第一批院士申报工作正在进行,鉴于蒋先生在科学管理及其相关领域所取得的成就,该院学术委员会特邀他申报本院院士的评选。

  蒋地厚接信后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不过是一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平时从未涉及管理领域。但他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认真填写完申报表,并附带了一份1500余字的个人说明发了出去。

  5月18日,中国管理科学院再次来信,称蒋地厚已通过初审,“拟批准为本院卫生与医药管理学院部资深院士”。

  蒋地厚用一句“天上掉馅饼”来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但最终,3万元左右的高额“院士评审费”让蒋起了疑心,并放弃了这个“荣誉”。

  直到现在,社区医生蒋地厚还是没彻底明白,“中国管理科学院”到底是怎样一个组织,所评出的“院士”是否作数。

  “科研机构”?

  8月29日,记者按“中国管理科学院”网站所示,来到其办公地址———位于北京知春路与学院路路口的“学院国际大厦”。

  大堂内承租客户的铭牌上,并未显示该院在此办公。经一名物业管理人员指点,记者在大楼901B室看到了一个未挂任何标牌的办公室,百余平方米的空间被玻璃挡板隔成若干隔间,散坐着十几个办公人员。

  此时,从紧挨窗户的一个大隔间里走出了“常务副院长”关制钧,他向记者介绍,这里正是“中国管理科学院”的所在地,隔间里的十多人即为全院工作人员。

  而在“中国管理科学院”的网站上,该院自称机构相当庞大,包括有各地分院、国际管理学院、工商学院等十多个“研究院”。

  关制钧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中国管理科学院”是在香港注册的“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分支科研机构。该公司还有中国管理学会、中国管理学院两个分支机构。

  但当记者问到,有哪些工作和活动支撑起科研活动时,关制钧承认,这家2002年成立的“科研机构”还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科研工作”。

  老东家的举报信

  “关制钧这个人有点问题。”8月30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关制钧的“中国管理科学院”与其相差两字)副秘书长郑理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们日前已向公安部和国家工商总局寄去了举报信。

  郑理解释,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是1986年9月经陈云同志批示,由国家科委在1987年6月批准成立的民办科学研究机构。

  担任该院名誉院长的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许嘉璐,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钱伟长,陈云夫人于若木。

  郑理认为,关制钧所控制的“中国管理科学院”利用与他们单位名称上的相近,在社会上大搞“院士评选”等非法活动。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孙钱章进一步解释,关制钧曾是该院一名工作人员,曾因在2002年5月1日私自跳入该院财务室下载信息,后被该院除名。

  关制钧对此的解释是,当时电脑里面有自己的个人资料,他担心资料被抹去,于是“跳着窗户”进入财务室,打开电脑保存自己的资料,却被其他工作人员发现。他认为,“事后想起来自己很莽撞,算自己很重要的一个教训”。

  孙钱章表示,关制钧在2002年初,参与了孙钱章以个人名义在香港注册的“中国管理科学院有限公司”筹备工作。在参与过程中关制钧留存了大量资料,并最终在香港注册了一字之差的“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

  孙钱章强调,他在香港注册的“中国管理科学院有限公司”下辖中国管理科学院,但考虑到尚未在大陆办理相关手续,中国管理科学有限公司从未在内地以中国管理科学院的名义进行活动。而评选“院士”的正是关制钧控制的机构。

  “我曾对此人发出警告,但此人狂言:”盗用了,你能怎么着!’“孙钱章说,2004年11月,他被人告知,”中国管理科学院“网站称自己为该院副院长后,”大为惊异“,随后发表《郑重声明》,称关制钧之前也曾盗用他的名义。

  但在接受记者采访过程中,关制钧对此事予以否认。他认为,孙并不能提供曾在网站上被称为该院副院长的证据。

  孙钱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提到,关从未被评为教授职称,却冒充教授头衔,“向社会广为发函,招摇撞骗”。

  关制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他的教授职称是他自任常务副院长的“中国管理科学院”评出的,“确实做得有些不妥”。

  关制钧其人和其公司

  在进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工作时,关制钧曾填写了一份工作登记表。

  该表显示,关制钧原籍河北省滦平县,1962年出生,曾先后在滦平县红旗镇任中文教师、县党校教员,1991年至1995年,在县委组织部工作4年后,关被调任县委办副主任。

  而香港公司注册处出具的资料则显示,就在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除名的两个月前,关制钧已于2002年3月27日于香港注册生效“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

  该公司的法人团体秘书为香港的金柱国际有限公司。而“金柱公司”是一家专司为他人在港注册公司并担任秘书服务的公司。

  相关注册资料显示,“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为关制钧与程建馥共同出资成立,其中关出资8万港元,程出资2万港元。

  关、程二人登记住址均为“滦平县滦平镇南瓦房路66号”。

  而在关制钧的工作登记表上,程建馥的名字出现在“配偶”一栏中,其工作单位为“滦平县第一幼儿园”。

  也就是说,“中国管理学院有限公司”为关制钧与妻子全资占有的公司。

  一个事实是,与副院长关制钧的高调不同,“中国管理科学院”院长蒋正平近似于一神秘人物,从未出现在公众视野。

  关制钧称,蒋是香港人,之前曾从事过化工生意,是一名商人。目前因患结肠癌在澳大利亚养病。

  关制钧说,蒋曾是他父亲的朋友,“公司是香港注册的机构,找一个香港人做院长好一点。实际上蒋本人对公司和‘中国管理科学院’从不过问,只是挂个名。”

  3种“院士”明码标价

  在“中国管理科学院”的网站上,该院被包装成一个“管理科学及其相关领域的高层综合性研发、教育、培训、咨询、评价与策划机构”。共设“六十八个学部”,所“评出”的“院士”被该院称为“我国管理科学和科学管理领域的最高学术职衔”。

  记者翻阅了《辞海》,其中对于我国评出的两院院士定义为:国家设立的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具有崇高的荣誉和学术上的权威性,为终身荣誉。

  而“中国管理科学院”则根据“被评选人”交纳“初评费”、“终审费”、“赞助费”金额的多寡,在评选上设“院士”、“资深院士”、“终身院士”三个级别。

  蒋地厚医生收到的一份《关于院士评审费用的说明》文件称,“凡通过本院正式序列院士资格审批者,本院须向通过院士资格审批者收取一定数额支付给院士评选委员会委员的初评费、终审费。相应标准为:院士档次为二万五千元,资深院士档次为三万五千元。”文件还提到,“汇款可直接汇至本院学术委员会所属‘中管研(北京)顾问服务中心’”。

  大连新技术产业园区高级顾问鹿道发去年11月也收到了类似的信件。但“价格”上已有了变化,“院士档次为二万元,资深院士档次为三万元。”而且这个价格并非严格固定,存在浮动空间,文件注明,“属于本院专家的可各相应减免五千元”。

  与蒋地厚收到的信件一样,该文件还注明,费用事宜出自“院发[2001]18号”文件规定。

  在另一份附件中,几行小字标明:“依据《中国管理科学院院士评选办法》第八条第三点规定精神,如您的企业捐助本院学术委员会经费8万-10万元,本院学术委员会可建议‘院士评选委员会’直接授予您终身院士学衔;同时建议本院所属的‘中国管理学会’聘任您为中国管理学院常务理事”。费用须汇往“北京陶钧管理研究院”。

  几份离奇的文件

  8月29日下午,关制钧否认曾向评审对象收费。他坚持认为,信中表述只意味着相关费用由对方自愿捐助。

  关制钧同时否认了“院士评选委员会”的存在,他说,院士的评定都是他“雇用的工作人员,拿着标准一项项对比申报者的条件,符合的就可以成为院士。”他直称,院士评选委员会“是一个虚设的机构”。

  在《关于院士评审费用的说明》中,“院士”档次的评委由7名顾问级终身院士组成,“资深院士”档次的评委由11名顾问级终身院士组成。

  对此,关制钧无法向记者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曾经组织相关终身院士进行评选,或者向其支付过评审费。

  记者问及该“学院”的母公司是于2002年3月27日注册生效的,该“学院”怎么可能有“[2001]18号”字样的文件?

  关制钧的解释是,“可能是我们新来的工作人员疏忽了,工作人员来了之后我们会把相关问题向他们交待,比如格式、写法,可能是有工作人员把年号弄错了。”无独有偶,另一份标明为“中国管理学院文件”的通知更为离奇,该文件所附的《中国管理学院学术职称评聘专家委员会名单》显示,关制钧为该委员会主任。通知显下发日期为1998年3月28日,而按关制钧本人履历,其时关尚在滦平县委组织部工作,并未来京。

  北京工商部门资料显示,鹿道发先生被要求的汇款户名“北京陶钧管理研究院”与蒋地厚医生被要求的汇款户名———“中管研(北京)顾问服务中心”为同一公司,后者为前者更名而来,该公司在2002年5月24日注册成立,其法人代表正是关制钧。

  尽管根据“院士条例”,“院士的评选工作每年进行一次”,但关在接受采访时称“按照条例,优秀的申报者也可以特事特办,一年评一次也不是那么严格。”

  谁当选了“院士”?

  公开报道显示,仅8月以来,已先后有不少人被该院评为“院士”。

  《海南日报》8月2日报道,“青年法学家、海南大学校长谭世贵日前被中国管理科学院授予政法管理学部终身院士资格,成为我省获得该荣誉称号的首位社科专家。”报道在描述了这个“学术机构”的“权威性”后称,“谭世贵教授凭借其突出的业绩和雄厚的实力经层层考核,荣获终身院士资格。”《河北日报》8月8日的报道称,“经中国管理科学院学术委员会2005年院士评选工作会议研究决定,邢台学院院长边守正被授予‘中国管理科学院教育与体育管理学部院士’学衔。”8月26日,记者致电该学院院长办公室,工作人员张九波称,院长正在出差,目前无法取得联系。

  张九波说,“院士”办理工作由他经手,他“比院长本人还清楚”。记者询问,评审过程中对方是否提出数万元不等的评审费用?张回答说,他记得当时汇出过一万多元。

  但次日,张九波主动致电记者,对之前所说的一万多元为评选中产生的费用进行澄清。“我记错了,一万多元是学院进行其他活动的花费。”张九波强调说,参加这次院士评选并没有花任何钱。

  “中国管理科学院”网站还显示,该院“评选”的“资深院士”和“终身院士”中,还不乏诸多大名鼎鼎的企业家。

  除了有浙江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宗庆后、陕西省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步长以外,农博网8月26日报道:新希望集团刘永好也被授予该院“终身院士”学衔。

  报道称,同时授予终身院士学衔的还有我国第一代导弹驱逐舰总体设计主持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潘镜芙等5名教授。

  真院士和学者们的“疏忽”

  而令人惊讶的是,在“中国管理科学院”网站的名单中,至少有60余名两院院士(其中包括16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44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和知名学者位列“中国管理科学院”高级顾问或“终身院士”。

  中国科学院田昭武院士在去年收到了“中国管理科学院”的信。“收到这封信时,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机构。”其助手吴清玉说。

  吴清玉介绍,按照田院士的做事原则,从不加入商业性机构。他曾打电话向中科院院士工作局了解情况,得知那是一家总部设在香港的机构。加之看到不少院士也在其中,便失去了戒心。“现在看来,我们被欺骗了。”吴清玉说,田院士准备退出这个地方。

  “我们成了他手中的枪。”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方延明教授说。在“中国管理科学院”网站上,方延明位列“文化与文物管理学部”资深院士名单。

  方延明回忆,2004年,他接到一封来自“中国管理科学院”的申报院士的发布函,这封信件让他感到“非常意外”。信中称,他已经被评为该院资深院士,并附有一张表格。

  来信表明,只要填写表格,寄回“中国管理科学院”就可以。

  一段时间后,方延明真的收到了该院寄来的院士证书。同样,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及经济学家张曙光也收到过类似的信件。

  李君如副校长的胡秘书说,当时并不清楚该机构的背景,但信件显示,许多知名学者、院士也在其中,便觉得并无大碍,于是回函接受邀请。

  其后,该院曾邀请李君如教授前往讲课。胡说,当时他曾询问对方一些问题,对方含糊其词,便拒绝了他们的邀请。

  胡秘书说,最近才了解到该机构收费的行为,李君如教授将在近日选择退出。

  孙钱章说,关制钧在邀请一大批知名学者及两院院士为该院终身院士后,打着他们旗号,从社会上招收“院士”并据此收费。

  郑理则向记者表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最近收到许多人的查询,询问该院是否在聘请院士,需要他们不断做出澄清。

  关制钧的“担心”

  在“中国管理科学院”网站上的网页显示,先后已有6位“院士”被取消了“资格”。

  网页称,“根据《中国管理科学院院士评聘条例》以及相关规定,经本院高级管理专家委员会院士考核部考评,并报本院学术委员会核准”,这6人因个人原因其院士资格自2004年×月×日起自行终止。

  该院资源管理学部院士刘庆余是2004年6月16日起被取消院士资格的,刘庆余的正式身份是原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庆余说,他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机构,也从没加入过“中国管理科学院”。

  对此,关制钧的解释是,因为联系不上这些人,所以就终止了这些人的院士资格,“担心他们打着管理科学院的牌子做违法事情”。

  两院出手警示“院士”评选

  7月22日,一份《关于严防社会各类干扰活动的通知》悄然挂在了中国工程院的网站上。

三万元兜售“院士”头衔事件调查
三万元兜售“院士”头衔事件调查  
网站截屏图荩“中国管理科学院”在网站首页上对于自己的“香港出身”讳莫如深。

  《通知》称,“不少院士收到以‘中国管理科学院’的名义聘请院士为其‘终身院士’的信……为此,特提请各位院士要严防社会上各类干扰活动,注意防备,以免上当。”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已联合发布过类似《通知》。

  中科院院士工作局局长助理刘勇卫说,据他们了解,“中国管理科学院”是在香港登记注册的一个公司,目前有关部门并未对此定性,所以不好做过多评价。

  其个人看法是,两院院士都是聪明人,该参加怎样的组织,个人需要仔细掂量,院方不过多干涉。

  8月26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向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办公厅及北京市公安局发出举报信,对关制钧的行为进行举报。

  孙钱章说,他们正等待着事情最后的结局。

  

  

  

·中国青年报:高端教育丢失了人格培养
·法制日报:义务教育法修订草案呼之欲出
·新京报:谁给了他们“圈养”孩子的权力
·中国青年报:免费是义务教育应有之义
·江苏电视台:苏州率先免费义务教育何罪之有?
·北京青年报:性别教育和性教育哪个更重要?
·教育观察:谁是高校下一个自杀者
·教育观察:再谈“高等教育”--高校里的人
·教育观察:质疑我国的高等教育
·教育观察:老师你拿什么让我敬佩你?
·教育观察:大学究竟是世界一流学府还是衙门
·教育观察:看诺贝尔奖得主投生中国的另类生活
[搭乘新闻直通车,订阅精彩教育新闻与考试资讯]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 【热点排行】 【推荐】 【字体:  】【打印】 【收藏】 【关闭
相关新闻
  • 江苏:首日近3000人报名 今年成考人数可能下降(08/31 10:21)
  • 由北大清华游想到的(08/31 10:18)
  • 节俭,与孩子渐行渐远?(08/31 10:15)
  • 科技教育是实施素质教育的突破口(08/31 10:14)
  • 武汉大学学生违反学术道德将受惩处(08/31 10:13)
  • 如蔓延的病毒 谈北大“性别歧视”的歧视性基础(08/31 10:12)
  • 义务教育是谁的义务(08/31 09:51)
  • 教育观察:四大原因造就“啃老族”(08/31 09:47)
  • 上海小学生军训频“笑场” 难煞教官(08/31 09:45)
  • 考试作弊 大学生婚恋成高校管理难题(08/31 09:43)
  •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自助游
    网上闯关玩游戏 赢大奖啦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热销品超低特惠
    ·Beyond05告别演唱会
    ·全国注册会计师考试
    ·新东方英语精品荟萃
    ·Photoshop CS经典
    更多...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