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分享到:
  • "盟主"郑强 ››
  • 像建新疆建设兵团一样建高校 ››
  • 贵州支持教育不是断腕是断臂 ››
  • 没有好大学的地方没文化自信››
  • 没申请到部属高校寝食难安››
  • 成不了正房,给我偏房总行吧?››
  • 大学拒绝培养庸才、废材、戾才››
  • 欠发达地区大学需要改革红利››
  • 国家对穷孩子有一定倾斜是对的››
  • 校长不任科研负责人是行政干预››
  • 自主招生不能以个例否认全盘››
  • 大学学风不良须追溯到中小学››
  • “盟主”语录››
  • 我来说两句 ››

嘉宾档案

郑强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

郑强 贵州大学校长

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极具感染力的演讲家。

内容简介

     郑强,贵州大学校长,著名高分子学者,在浙江大学任教担任党委副书记期间就以敢言著称,喜欢他的人会亲切地称他“强哥”、“最牛愤青教授”。谈教育,这是郑强擅长的路数,从浙大教授、党委副书记到贵大校长,他对中国高等教育有太多话要说。

     时值2014年两会,多番沟通之后,郑强在贵州代表团的驻地接受了搜狐教育的采访。

     是什么束缚了中西部高校发展?一所好大学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校长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是否合理?大学学风应该如何整顿?我们抛出了一系列问题,且听强哥细细分解!

     搜狐教育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盟主"郑强

"郑强表达能力太强了。"在2014年两会期间接受搜狐教育的采访时,南开大学的校长龚克如是评述。


早在这之前的一天,两位校长还一齐出现在团中央主办的青年代表与委员的访谈活动上。面对国内著名高校的校长龚克,郑强仍然不失自信,他大手一挥,直言道:"南开大学现在是'三高',而我们贵州大学却还是'三低';你们南开要的是民主和自由,而我们贵大却还想要生存和发展。"郑强的一席话,逗得全场大笑的同时,也引发了在座的青年师生和媒体对教育公平问题深刻的思考。


"穷朋友要抱团,他们选我当盟主"


批判教育部直属重点高校营养过剩、感叹西部高校经费稀缺。这已经不是贵州大学校长郑强第一次发表类似的言论。早在2013年全国两会时,郑强就曾在贵州团审议报告时向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直抒胸臆:"我们的那些好大学'营养过剩',一些穷的地方严重'营养不足'。请总理帮西部的学生们实现梦想。"


李克强表示:"我们要改革高等教育制度,更多的惠及中西部。"给了郑强一个满意的答复。


带着总理的诺言,2013年7月18号,由贵州大学、山西大学、南昌大学等中西部十三个省的十四所高校,在郑强的号召下,结成"中西部能力提升十四所高校联盟","穷朋友要抱团,他们推选我当盟主!"他笑言。


了解郑强履历的人,不难理解他作为曾经一流高校——浙江大学的党委副书记,到了贵州这个西部落后省份之后,所感受到的落差。他在公开场合多次谈到,贵州大学三十年得到的中央财政拨款抵不上浙江大学的半年,硬件设备上,和东部高校更不可相提并论。


直至2012年上半年,郑强还是全国一流的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一场演讲120多次鼓掌声的"最强愤青教授"。当年6月,郑强就任贵州大学校长一职。或许有人会问:在浙江过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来贵州?中央军难道不比地方军好百十倍吗?


"贵州是浙大的衣食父母"


要理解这个问题,要追溯到七十多年前浙大西迁的故事。


抗战期间,和当时的西南联大一样,为了坚持学业,为国家保留知识精英,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率领全体师生踏上西迁流亡办学的艰苦历程,一路辗转到1940年1月9日,浙大终于在贵州湄潭安定下来,书写下长达7年的湄潭办学史。


这七年被认为是浙大历史上最光辉的七年,浙大先后涌现了李政道、苏步青、谈家桢、贝时璋、谷超豪、程开甲等等精英,而浙江大学也从彼时起有了"东方剑桥"的美誉。


"贵州是浙大的衣食父母。"郑强说。就因为此,浙江大学与贵州大学结成定点扶持的学校,从师资、教学方法、硬件等各方面予以扶持。


鲜为人知的是,贵州大学的上一任校长陈叔平也是来自于浙江大学,郑强把赴贵州履职理解为"报恩"。


"作弊这件事情是丢脸的"


一年零九个月,这是郑强迄今为止在贵州大学度过的时间,他在贵州大学开展了一系列大胆的尝试,"三学期制"就是其中之一。这是国际上盛行的学制,把传统的两学期学时缩短,抽出一个小学期给学生加强实践。


除此之外,郑强还干了一件被同行批评的事,他为贵州大学引进两院院士、长江学者分别开出了180万元和120万元的年薪,这被看作是"搅乱市场价格"。在郑强看来,这不过就是按照美国30万美金和20万美金年薪对比开出的价格。


郑强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

在郑强看来,贵州大学的一切问题只有通过发展来解决,"我觉得我们改革的意识应该更加强烈,求发展的欲望也要更加的强烈,加快发展的动力也要更加强烈。


"除了课程创新,郑强还花大力气整治作弊,这源于他对当下学风低下的痛恨。为此,他亲自"驾临"考场,整肃考风。


到贵州大学半年后的一天,郑强亲自到贵州大学北校区巡考,当看到一间教室墙上和桌子都写着考试答案、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他震怒道:"你们只知道骂这个腐败那个腐败,看看你们自己!"郑强下了一道命令,绝不找工人去粉刷,开学以后,让所有的同学自己粉刷墙壁,因为"这件事情是丢脸的"。


作为西部高等教育的代言人,每一次,郑强都走到师生们的前面,为他们释疑的同时,还千方百计为他们创造更加优越的学习环境和实践机会。面对教育体制的弊病,面对东西部教育资源的差距以及当前学风低下、师德不堪等问题,他一如既往,言别人所不能言。


每当为中西部高等教育争取到利益的时候,"盟主"郑强就会像孩童一样乐于与人分享,眨巴着大眼睛,活脱脱一个"萌主"。


 

像建设新疆建设兵团一样建设高校

 搜狐教育:您今年两会关注的重点是什么,您今年是否继续为西部教育代言呢?


郑强:今年我提了四个建议,三个是关于西部教育的,一个是关于继续请求中央和有关部门化解中西部欠发达地区高校债务的问题。第二个是关于中西部落后地区,高校自主设置以及文科博士点的问题。第三个是关于建议国家在目前无教育部直属高校的中西部13个省市自治区遴选一所为教育部直属高校的建议,这是跟国家的计划是联动的。


众所周知,财政部和教育部启动了中西部十四所高校的能力提升计划。这十四所大学的产生,是因为在中国到现在为止有13个省市自治区,没有一所中央直属大学。我认为这不仅关系到西部人才的培养,甚至关系到西部长治久安,民族团结,政治稳定。


郑强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

我还提了一个建议,对于这几个边远、落后的少数民族聚集地,要像建设新疆建设兵团一样,来建高等学校。我到贵州大学去任教以后,我深为西部地区的教育发展落后于东部发达地区而感到揪心。我用了几个字:西部教育需要"给养输血",但是更重要的是提升"造血功能"。目前西部的地区出不了人才,培养的人才层次不高。同时又引不来人才,因为没有平台。就是引来了,留人才也困难。这个关系到人才的问题,我认为很重要。


我时常想,我们西部的人民要什么,我们高校要什么?我们想要的是以断腕的气魄来实现体制机制的改革。西部的高校校长想什么呢?想的就是,能不能国家有关部门以断腕的这种勇气来支持我们西部教育的发展。


 

贵州对教育的支持不是断腕是断臂

 

 搜狐教育:在您看来,贵州的政府部门对于当地高校的扶持力度怎样?


郑强:我现在出去给人家讲,贵州省多么重视支持教育。贵州省委书记省长对教育的支持,不仅是断腕,而是断臂。他们下的力气那可是"掏心窝窝",放血似地支持教育。贵州大学是不是中国的大学?西部大学是不是中国的大学?竟然这13个省、市、自治区没有中央直属,几乎没有中央财政支持。之前说了要跟国际接轨,那世界上特别是东亚地区,都没有重点大学这一说,只有国立大学、省属大学和私立大学这一说。日本、韩国哪个省没有国立大学?都有!说白了,这就是一个中央政府财政拨款的问题。你不能说中国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复旦大学才是国立的吧?中国人民的钱,纳税人的钱怎么只投给他们呢?应该均衡,均等吧。解放到现在都六七十年了,这个状况居然能够维持?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没有好大学的地方没有文化自信

 搜狐教育:对于东西部教育资源的不公平,您是如何看待的?


郑强:西部教育正处在起步的时候,如此薄弱的时候,本来就需要中央政府给他能量、热量,而我发现中国那些最牛的几所大学,说得风趣一点叫"三高"。


也就是"高热量"、"高血压"、"高脂肪"了。而我们则是"三低":"低血糖"、"低热量"、"低营养"。你去数一数这13个省,基本上都是经济落后的。那边富得流油,这边穷得寒酸,连饭都基本上还没吃上、吃饱、哪能谈吃好?那边不知道吃的撑成什么样子了!


我曾经在中国一流的大学待过,那边先进仪器买了多少啊?奢华的、高档的设备又买了多少?闲置了多少?不要熟视无睹!我为什么提这个建议,为何要为西部呐喊?因为这是我们的切肤之痛。不仅仅是这些学校长期得不到中央财政的支持,尽管地方很投入,但是地方的财政是有限的。就拿贵州来讲,贵州的GDP全年的收入顶不过一个杭州,顶不过一个青岛,顶不过一个苏州,顶不过一个深圳。本来就穷,还有很多小孩要读中小学,支撑条件都不够。你还要让他们掏心窝、放大血来搞大学。所以说句老实话,我有一点不忍心,所以我们眼睛要往中央看,要恳请中央支持。


欠发达地区有一个现象,就是恰恰没有一所好大学。那儿的人民可是掏了心把孩子们从中小学培养好了。由于没有好大学可读,好不容易培养的孩子,都到外地读大学了。就像自家养肥的母鸡全跑别人家下蛋了,这就是最近流传的"郑强的下蛋理论"——好孩子都跑别人家下蛋了,而且别人家的母鸡从来不到我们家来下蛋。人才的培养,人才的流动,不是像商品一样的,可从发达地区流向落后地区,商品的流动是利益的自发驱动;而人才流动从来不会自发的从发达地区向落后地区流动。高水平的一流大学不存在将自己培养的人才派送到落后地区的动力。显然西部落后地区只能主要靠自己培养人才。而没有一流大学是做不到的。


 搜狐教育:在您看来,一所好的大学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


郑强:我现在发现一个地方没有一所好的大学,这个地方的人民是建立不起文化自信的。不要说别人瞧不起他,他们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有些人不明白,以为经济发展了,环境好了,就一定有人。我首先讲有钱不一定有人,浙江的温州,内蒙古的鄂尔多斯,那么富有,为啥一直都没自信呢?还有,陕西有了兵马俑再加西安交大,陕西人自信了;甘肃有了敦煌,有了兰州大学,甘肃人有了几分自信了;浙江再有钱,浙江人很得意,就是觉得有了浙大,西湖都变美了。


一个地区有一所好大学,不仅仅是人才的问题,不仅仅是人的文化自信的问题,它还是一个地区经济文化的支撑的重大问题。美国的"硅谷"怎么来的?不就是因为有斯坦福大学吗?北京中关村又怎么来的?不就是有北大清华吗? 我跟贵州有时候谈点心里话,不要以为空气好了,有茅台,有黄果树瀑布就一定会有人才。归根到底,得要有文化和科技的创业的平台和支撑。


 

没为十三省申请到部属高校,寝食难安

 搜狐教育:今年两会,您谈到了贵州180万津贴引不来一个人才,西部对高端人才的需求程度有多么紧缺?


郑强:我刚才讲,为什么要争取直属呢?直属就要所有的老师的工资,所有的发展费用由中央直接拨款。贵州人民本来就不容易,现在全由贵州省财政拨款。他已经断臂了,不是断腕,它对教育的支持已经断腕了。我给你说一个数,贵州大学三十年得到的中央财政的钱,顶不过浙江大学半年。都是中国人民的孩子,都要做中国的梦,凭什么让发达地区的孩子有梦,让咱们贵州的孩子就没梦,公平吗?


郑强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

再有一件事,为啥我拿这么多钱都引不到人呢?最近我反映了这么一件问题,120万、180万都引不到人,是我们没有平台啊。现代知识分子是看中"票子"和"房子",但是更看中的是"面子"。知识分子更需要的是让他获得文化自信的平台,人家一去说那个大学很差,没劲,他没面子的话怎么来啊?


有的人把我们需要中央对地方高校的支持与所谓去行政化、权力下放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故意拿来混淆。我想说别扯在一起。 如果大家说混话我就要问,怎么不把北大清华下放啊?我们再问,国家几大银行哪家不在中西部开分行?三大电信运营商哪家不在中西部开分店?国家工商总局、税务总局、国家安监局,哪个不在中西部设分支机构?两大石化巨头哪家不在中西部开加油站?这难道不可笑吗?前几天我们13个省的大学校长碰在一起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谁把这事儿要办了,我们下跪,我们为人民下跪,知道吗?我这事儿没办成,我寝食难安。


 

"成不了正房,给我偏房地位总行吧?"

 搜狐教育:2013年你们成立了中西部高校联盟,这一年你们做了哪些工作?


郑强:我们特别感谢教育部、财政部,已经想到我们了,并已做了一些工作,例如"中西部14校综合能力提升计划"。但是我们觉得远远不够,他现在是采用项目的方法来做的,没有建立一种永久机制。当成一个搞了三、四年的项目,就给了五个亿,我们就担心了给完了就不给了怎么办呢?我们六十年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点钱,我们就希望用体制机制能够把它固定下来。就是认同我们这个身份,有什么难的?如果这件事做了,我觉得全国人民都应该高兴啊,谁会嫉妒这个事儿。我跟你讲我们两会上有校长,用了风趣的有一点粗口,说我成不了正房,你让我当偏房、二奶地位也行啊。我们为了西部老百姓,为了西部孩子,我们丢得起这个脸,我们不怕丢脸。


我们讲,这个事儿要做了,将起到三大作用。第一,因为每一个省有一所好大学,就有示范作用。第二,对这些地区的人才的引进、培养,将起到固根、播种、培苗的作用。现在都是"水土流失",外面来一个差苗,插在那儿卖,怎么长得好?都是沙漠,两天风一吹,雨一冲就没了。固不了根,所以留不住人,而且育不了苗,因为条件很差。第三,它对当地的先进的科技、技术、落后产业将起到引领作用。每一个省有一个好大学就是引领,浙江就是这样。浙江有了浙大,浙江的产业就有了支撑。福建有了厦门大学、甘肃有兰大、陕西有西交大,都有了引领。


 

大学拒绝培养庸才、废才、戾才

 搜狐教育:据说您今年总结了12个字的教育理念,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郑强:很简单,我这次讲了,我们大学应该追求就是培养有用之才。什么叫有用啊?我用了六个字来描述。第一叫志向高远,堪担大任的"英才"。第二叫富于创新,能力出众的"俊才"。第三叫自强不息,学技兼优的"良材"。 然后,我又用另外六个字来描述了我们的教育绝对不能培养无用之才。第一是不学无术,能力低下的"庸才"。第二叫身体不康健,心理不健康的废才。书倒读得不错,结果高度近视,每天到医院拿药,走起路来猴腰搭背,读到两三年以后就眼神都没有了。有个别的还要寻短轻生。第三是"戾才",利益熏心,自私自利,投机取巧,为人一点不诚实,对社会,对民众,对国家,对他人一点感情都没有,甚至有人就为寝室的同学有一次闹别扭,竟然可以下狠手,把同学给搞得活生生的没了。我就用这12个字,来衡量我们大学的目标,来检验我们大学培养的结果。


 

欠发达地区的大学要的是改革红利

 搜狐教育:今年是您履职人大代表的第二年,也是第二次听取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了,能不能评价一下李克强总理报告中涉及到教育的内容的不同之处?


郑强:总体来讲话语不是特别多,但是句句如鼓敲心,字字如扬鞭催马。


决心比方法重要。天天都去考虑这个改一改,那个改一改。这种小改改不是我们想要得到的,我们所希望的是下决心大改。现在我们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大学校长,不希望再做那些小打小闹的事儿,我们就想得到改革红利,最大的红利就是体制改革。


凡谈论教育的公平,为何总去评论的公平是中小学择校呢?中国的大学教育才是根本。美国正是通过一流大学统治世界,你再看北京、上海,这些发达地区,如果真的是说高考公平,如果搞全国统考,未必考得过欠发达地区的小孩,但是没有。北京、上海有体制优势、文化优势、经济优势。有北大清华,全国的好孩子就会去的。这就是大大的红利。


作为大学校长,我急啊!对于财政部、教育部的支持,我不是不感谢,我很感谢!我最感谢贵州省委省政府,给了贵州大学这么多的钱。但是我在感谢他们的时候,我最想对国家说,既然都是咱们中国的,都是人民的大学,而且西部又这么缺钱,为啥不支持呢?你必须支持!


 

国家对穷孩子有一定的倾斜是对的

 搜狐教育: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了一点,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的人数增长要在10%以上,使更多的农家子弟有上学机会,您对这一点怎么看?这是否会造成新的不公平?


郑强:我们不能这么说,高考是不能分富贵和贫穷,我们都是以学生本身的考试的成绩来衡量的,不能唯出身。用贫富来划分考生是会出问题的。这么搞下去,哪一天有钱的人都会说他们都是穷人。


但是,现在的确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由于长期形成的对西部教育投入的不足,实际上西部的孩子在教育条件,受教育的营养方面,的确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他的基本层面已经输掉了。如果国家再不倾斜,西部的孩子就没有读书的机会,穷孩子怎么读书?所以他讲的输在起跑线上,是讲的输在读书受教育的条件上。国家对西部,或者对穷孩子在特定时期给予一定的倾斜是对的。


 

"校长不担任科研负责人"也是行政干预

 搜狐教育:一个月前出台了一个新政策,校长不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您对此有何看法?


郑强:这些东西也可以认为是一种行政干预,任其自然,各尽所能才对。你又要强调大学校长要是科学家、教育家,不要成为行政官员。那么我们想问,能到一线打仗的将军不是好将军吗?能到基层去的省长市长难道不是好省长好市长吗?对大学而言,一线和基层就是教学和科研。显而易见,大学校长从事教学和科研不能叫停,起码不能认为是错误的。


郑强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

所以不要硬性规定一个东西,而应该引导和强调一个东西。强调的应该是把主要精力用在学校的管理上,这一点用不着去强调,因为如果这个人是杰出教授当了校长,他之所以愿意接受这个岗位,他也是一种价值的选择和责任的担当。他既然学术能够杰出,就是因为投入、专注,因为搞学术的人必须专注、投入,他才能取得学术的成就。所以我相信他具有这样的品质和素养,他在做这个校长管理的时候,他同样会有这样的基本素养,那就是专注和投入。不然的话,他就做不好,做不好,就有损于他的声誉。我已经讲过了知识分子在票子、房子、面子三子之中是看中这个面子的。所以我认为这种规定也是行政干预。因为师生和社会是会有评判的,做不好就可以淘汰他。你规定了又怎么样?你规定了他不做学问,天天去应酬,天天去拜官,难道这样的校长就一定好吗?也不对吧?


还有一件事情,您说假如,这是一个矛盾,我们又希望杰出教授站到一个制高点来领导大学。如果这个校长为了当官,为了当这个位置,他不到第一线上课,不到第一线看别人做实验,不就跟官员一样了吗?所以凡事都要辩证。我们既反对做了行政领导以后,仍然不把主要精力放在行政岗位上,我们也同样反对硬性规定大学的校长不能从事一点学术。实际上,我们最要反对的是担任校领导和大学行政职位的学者,用自己的行政身份和权力去占有不应该占有的学术资源,去剥夺或者过多的占用不属于他的学术成果。我这个表述是对的。


 

自主招生不能以个例否认全盘

 搜狐教育:自主招生为人才选拔提供了不同于高考的另外一种途径,但是近年来自主招生部分高校自主招生因为监管不利的问题,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您觉得在自主招生方面应该怎样来加强监管呢?


郑强:大家应该注意,在改革的过程当中,不要以个例来否定全盘。中国人很怪,本来走的是一条好路,也是自己选择的路、是逼出来要走的一条新路,但在行进过程当中,突然路边窜出一条蛇,突然跑出一只狼。吓坏了,甩过头往回跑。不对的!遇到什么都应该越过去,闯过去。而不是倒退回去。既然说以前的考试死板,抹杀了学生的个性,看不出他们的特点,分数定终身不好,所以找了一种灵活的办法,能够面对面的能够感受到一下这个学生的才华,心智,这不就是自主招生的初衷吗?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点事儿,但完全否定这种发展趋势,是不对的。我认为,不应否定,而应完善。


再有一个现在出现的腐败,比如说漏题,买卖答案,甚至有个别学校和教师没有守住职业操守、底线,评判不公,把不该录取的录取了,把该录取的搞掉了。这些不是程序、过程本身的问题,换另外一个方式也可能存在。对于触法违纪的事情,不要跟这件事情的过程和本身完全挂钩,要区别对待。所以我认为,自主招生本来就是我们对前面我们所做工作几十年成就的方式的一种否定,是想开辟新路。在改革前进的过程中,我们决不能遇到了一次、两次的意外、波折,就把它否定了。


 

大学学风不良须追溯到中小学

 搜狐教育:您从2012年6月从贵大到现在,已经有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了。在这一段时间里,您对贵大做了哪些改革呢?


郑强:首先,高度重视教育,高度重视学术,高度重视改革。 先说教育,我抓了纯风计划。我提出的口号是"没有好的教风就不可能有好的学风;没有好的考风,就一定没有好的学风。"第二,狠抓学术。大学不是中学,大学教学水平的提升,大学声望的提升,全部源于大学的学术。第三,要把先进的大学、东部发达地区的大学的好的经验和做法,带到贵州大学,显著的特点就是一定要把学术、教学的输入和产出作为评价教师业绩的根本,绝对要打破吃大锅饭的做法。


 搜狐教育:您刚才讲了纯风计划,您是觉得现在大学学风不够好吗?怎样看待现在大学普遍存在作弊的现象?


郑强:这种事儿说起来比较远,大学生为什么不好好学?这件事要追溯到中小学。


中国中小学过度灌输知识、超前挖掘潜力的现状,是对孩子的科学梦想、科学向往的极大摧残。可以这么讲,他们的身心已经疲惫。由于不堪重负,他们对于科技、学术的向往,已经失去了兴趣和好奇。"在中小学没玩的,都想在大学里补玩回来,抢玩回来,这就是平衡。你掠夺了、剥夺了孩子们多少,孩子们到了大学就会要回来。"所以整个学习兴趣、学习志向,都是不旺盛的。晚上玩电脑,上网玩游戏,平时不好好学,上课睡觉的有,旷课的也有,考试如何能过?那就只能铤而走险,作弊。但我始终认为,存在这样的问题,与高校教师的不担当有关。


再有一个,由于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道德滑坡。对青少年而言,今后科技成才,技术报国的志向,我觉得是教育得很不够的。整个社会,给孩子灌输的是什么?是捷径成名、快速致富。孩子们哪有兴趣再去学基础的、需要坐冷板凳的、需要十年磨一剑的科学和技术知识呢?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大学的学习风气堪忧。那么根本的就得抓结尾吧?您主要把学生读书的产品的检查、检验关把好,它的生产过程的质量的检验的关就会守好。关键节点就是考试。所以我狠抓考风,我亲自巡考。


 搜狐教育:可以谈谈您亲自巡考的经历吗?


郑强:当然抓到作弊了,你能接受吗?考场里面手机开着,教科书竟放在抽屉里。你能接受这样的考试吗?我们有个别老师竟熟视无睹,这叫爱岗敬业吗?所以,大学的教风不好,就不可能有好的学风。抓到了之后就教育呗,用纪律来教育,用纪律来约束。所以我想这么抓下去结果是会有改变的。


 

"强哥"语录

 金晶小姐多么让我们感到,那么漂亮而又那么勇敢!27岁了,还没有男朋友。我跟浙大的男同学说过:你们都应写信求爱,中国男人就应该去爱这样优秀的中华女子。——谈大学爱情价值观


 "现在孩子读的这么多,学得这么满,把吃奶的劲全用上。那些题连大学教授都做不出的,让我们孩子去做。中国的孩子不是输在起跑线,是被累在起跑线上,搞死在起跑线上了。"——谈孩子培养的观念


 我对清华北大的学生说,是就业难吗?是艰苦的工作你们不愿意做,享受的工作很难找到,这才是真相。今天晚上你们谁愿意跟我到贵州,我给你们买头等舱,下飞机的时候我给你们在贵州找最漂亮的姑娘献花。——谈大学生择业


 "我最近有一个理论叫"郑强下蛋理论":我们好不容易养肥的母鸡全跑到北京上海下蛋去了,他们养的却不到我们这下蛋。考到北大、复旦走了一大拨,剩下的才考了我贵大。好不容易把他们培养了,考研又走了。"——谈西部人才流失


 贵州大学三十年得到的中央财政的钱,顶不过浙江大学半年。都是中国人民的孩子,都要做中国的梦,凭什么让发达地区的孩子有梦,让咱们贵州的孩子就没梦,公平吗?——谈东西部教育资源不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