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教育看天下

谁能率先认可慕课学分 谁能走在世界前沿

系列沙龙国际化潮流下的MOOC(下)

分享到:

       MOOC风潮热度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了,近日上海交大也推出了自己的MOOC平台,并与19所高校实现学分互认。MOOC怎样改变教育?未来课程体系将是什么样子?学分认可探索路径如何?不同国家又有哪些特点?本期搜狐教育特别邀请几位嘉宾一起聊聊国际化潮流下的MOOC。

       搜狐教育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嘉宾简介

       汤    敏       国务院参事

       Simon       欧洲最大MOOC平台FutureLearn CEO

       刘文博       清华学堂在线慕华CEO

       张有明       商业运营MOOC平台TopU 创始人

谁能率先认可学分 谁能走在世界前沿

       搜狐教育:前面咱们聊得是MOOC发展背景和商业畅想,那么各位认为MOOC发展的问题是什么?说的直接点,完成率很低呀!

        汤敏:不但是中国,全世界互联网教育包括MOOC都存在一个极大的问题——大家在看着玩!这使得大量人上网但真能看到最后真能学到东西的不超过5%。

       从国家角度,我们的问题是让中国互联网教育和MOOC走到世界最前沿,其实我们现在离美国、欧洲并不是很远,当然大家都刚刚开始。现在不远不代表没有危机感,譬如半导体技术,我们在60年代也是离得很近,但甩着甩着我们就到后面了。不过,互联网教育是一个关乎民族生死存亡的问题,这上面我们必须跟上,并且要走到前面,甚至最前面。

       目标在这里,迁移到政府政策层面就是"谁能够率先在它的国家认可MOOC学分"。我们为什么不能让三本学校的学生选清华甚至麻省理工的课程,他能考试过关我为什么不能认可?这里就涉及到一个严格认证、严肃考试的问题。

学分认可三步走 建标准 严考核 配硬件

       首先,MOOC上面课程很多,有的良莠不齐,到底哪些学校哪些课程可以被认可呢?我们就要成立一个认证委员会,认可哪些符合我国教学大纲和教学水平的内容;其次,必须严格考试,因为不集中就难保出现枪手,可以尝试在全国每个城市建立一个考试中心,所有MOOC的最后考试都来中心做,跟托福、雅思一样,考完把卷子或成绩反馈给学校;最后,建立一系列公开实验室,因为有些学科是要动手的,除了政府建立还可以鼓励把清华、北大、北工大等大学实验室开放出来。

       毕竟现在学生一边花时间看网上的,一边还要去上他不喜欢的,他没有这么多时间。如果标准建立得当,学生就有了选择的权利和对课程的重视度,学校和老师也就自然形成竞争机制,这样我们很可能走到世界前列。

监管来的晚一些 对生态建设或更有利

       张有明:我站在民企角度说两句,我们一方面想让政府来管一些东西,但一方面又希望政府不要管。因为有时候你别管我,我们反而有机会做好,当政府还没有想清楚怎么管的时候,有时候执行过程反而把这个事情做坏了。

       制订政策是相对严肃的事情,在线教育、互联网都需要很长的摸索过程,无论商业规则、学习体系建设、甚至包括未来监管都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这时候管坏的可能会更大。目前而言不妨是划几条红线,哪些东西不能做,其他则放开尝试,等他形成一定规模一定效益的时候再去支持反而更好。

       我们有时候开玩笑说为什么中国互联网早先发展的很快,那就是因为当时很多政府部门没人懂这块。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自由市场给它发展空间比限制条条框框会有利于发展,监管来的晚一点,有可能对生态体系建设更加有利。

       汤敏:核心不在于监不监管,监管什么,而是要看什么理念去监管。政府如果出那么一条,比如所有中国大学生一年里面可以选一门MOOC作为你的学分课程,整个市场需求马上就发生巨大变化,这就是政府支持,政府千万不要去管那些它不该管的事。

中国与欧洲明显差异:他们学分认可权在学校

       搜狐教育:谢谢两位,在此我想请问下Simon,英国政府态度和学分认可上的情况如何?

       Simon:英国政府对于Futurelearn是非常支持的,英国教育部长也跟我们关系非常紧密,英国首相亲自宣布了公司的诞生。学分方面,如果政府可以出面承认那对于所有MOOC平台都无疑是个强心针。不过目前我们平台本身不会授于学生学分,在英国,是否给MOOC学生学分这个决策是由大学来做。

        我们提供的证书名叫参与证书,对于一些课程我们也提供考试的可能性,譬如我们与全球考试中心合作,学生可以在那里完成测试。

       汤敏:这一点跟中国相反,中国大学是没有权利说认可学分的,基本上要教育部认为你可以认可才行。中国好多是好事变坏事,所以我觉得一定的认证还是需要,毕竟同样一个课程,哈佛、耶鲁、MIT、清华、北大和哪些三流、四流的大学,你说他们都认证成一个学分公平么?

       刘文博:几个月前教育部委托清华大学成立MOOC研究中心,这个中心的主要任务就是做顶层设计,哪门课可以认证,认证标准是什么,哪些大学之间互相认证,甚至能不能设计整个一套学位。这种设计确实像汤先生所讲,是一个国家政策,我们和欧美国家不太一样,欧美国家很多大学是私立大学都可以独立做。

学分认可绝对可能 学位授予路途较远

       汤敏:这里我想讲一个例子,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大学生创业课的试验,就是在70个大学同时开课,这其中大部分学校是给学分的。

       这里面有北大、复旦、中科大这样的学校,也有南宁技术学院这样连三本都不是的学校。我们跟北大合作,把很多企业家请到北大来上课,课程传到其它69个学校,其他学校学生同时间、同大纲、同作业、同考试,那么北大给学分你给不给?后面大部分都给予学分认可了。当然,大学生创业是选修课,如果是微积分或许学校会更加严格。但是这个例子说明学分认可是完全有可能的,即使在目前中国的情况下,同时也说明,这个东西真要推广是需要一些国家政策支持的。

        不过我个人看,短期做学位有点难,如果全是线上课程谁给学位?南宁技术学院的学生上清华大学的课,这个学位谁给?

       搜狐教育:学分绝对有可能的,其他方面还需要时间。

       张有明:事实上大家对教育别那么着急,毕竟这是一百多年都没有太大变化的东西,而MOOC刚刚出现一年不到,相对来讲已经是突飞猛进了。教育是特别严肃的事情,学校的技术平台,老师的教学方式,我觉得给一些时间他们会做得更好,今年我所看到的进步就已经超过过去几十年。

       搜狐教育:最后请问各位怎么看MOOC对中国的意义,中国学生有什么特殊性吗?

       Simon:我这两天也意识到我们需要有新的方式把产品和内容推向中国市场。中国市场有很多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我深信这个世界对中国的文化和内容都会很有兴趣,以后需要有更多的机会来中国。

       汤敏:我们的下一代年轻人将面对的是世界级的竞争,这就需要有世界级的知识,在知识爆炸的时代,如果总用传统方式学陈旧或者淘汰的内容,我们的年轻人绝对竞争不过人家。对中国学生目前几个障碍,第一是语言障碍,专业内容翻译的准确性需要考虑。第二是改变学着玩,这点刚刚说了我们需要时间,努力用学分办法解决,但需要时间并不意味着政府或者有关部门什么都不做,我们需要不断试验和总结。

       刘文博:我在国外呆了好多年,深深感到东西方文化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在未来的十年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各个大学的课程汇聚到一起,中国的孩子可以非常容易听到美国或者是欧洲大学的课程,可以跟国外的学生讨论,这是多让人振奋的一件事情。我们非常积极跟其它国家的MOOC平台寻找合作机会,下一代的教育是让每个公民有世界性的眼光,今后的公民就是一个国际公民。

       张有明:今天我遇到一位朋友,他跑过很多国家、在很多学校任教,他觉得自己根在中国所以希望把全世界最好的教育带回来。我跟他开玩笑:今天我们就是在把你想做的东西用另外一种形式最大程度实现。

更多>>往期回顾

更多>>海外专栏

栏目介绍

《教育看天下》是搜狐教育新推出的一档聚焦教育行业动态的栏目,我们力争以独特视角解析行业最新趋势。同时,欢迎您提供线索,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ed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