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分享到:
  • 本期沙龙内容简介 ››
  • 家是一道维系善的防线››
  • 现代家庭的宗族观在回归››
  • 国人对孩子心灵教化伤害很大››
  • 很多家长把子女教育权让渡出来了››
  • 构建以家教为中心的小传统››
  • 嘉宾答现场观众提问答››
  • 我来说两句››

内容简介

     家世,是真实的历史,不管显赫还是普通,那是一个家族的历史印记。但这个印记消失得也快,越来越多人的家世记忆最多不过爷爷一代,越来越多的家庭不再记录自己的家世。而家风、门风也在消逝,"笃学修行,不坠门风"似乎不再那么重要。家世的影响有多大?家的精神该如何传承?

     本期搜狐教育《掷地有声》名家沙龙栏目特邀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先生和对话网络红人、历史作家十年砍柴先生,对话家的精神传承。余世存先生在著作《家世》中从"家风家教之于当下"的视角撰写了中国家族的传奇经历,十年砍柴先生也曾在其书作《进城走了十八年:一个70后的乡村记忆》中谈到中国乡村的百年变化。而对于农村、家世、家族,最熟悉的莫过于现场特意邀请的、同样来自农村的几位利群阳光助学行动的学子们。利群阳光助学行动是由利群阳光助学行动工作小组和搜狐教育等18家主流媒体共同开展的一项大型社会公益活动,帮助每一个有追求的青年。今天他们中的部分受过帮助的阳光青年,专程从学校赶过来听沙龙并将会与两位嘉宾进行交流互动。

     搜狐教育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严禁改编、改写!


>>>主题演讲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很高兴跟诸位同学和观众进行一次心得分享。去年夏天我在北京招了立人大学的八个学员,我给他们上了一个课叫"个人整理",是让他们做一个自己成长的个人成长史,还有他家庭的家史,他眼里的中国国家史。所以要报我这个班必须先交这三篇作业。很坦率地跟大家讲,虽然报考我这个班的人非常多,但是他们大部分交的这三篇作业是不及格的,尽管他们中有很多是公务员、研究生。


视频为余世存先生在沙龙现场做主题分享。



无论他们写国史、写家庭史还是写个人史,我觉得他们缺乏一种深入的梳理,一个反思、回顾以及客观整理的态度,这是很遗憾的一件事。我一直希望他们做自我整理的时候,结合心理学、人格成长学,结合自己的家庭环境。比如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恐惧感是怎么来的?第一次性别意识是什么时候产生的?还有一个,我说你们在写自己的家史的时候,对自己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要抱着一个最基本的尊重,很多人连他们的名字和出生日期都不写,我说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态度。


再看美国的中学生,他们写自己的家史的时候,不仅要追到自己的父母亲,追到自己的爷爷奶奶,还要追到高祖父母,对他们每个人的人生成长都要做一份了解,他会做出客观描述,比如自己的父母这一辈子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最有意思的经历是什么。但我这些学生对自己的家人基本上都是印象式、一种感觉式的,缺乏一种纯粹的理性的关照。我们中国人虽然接受了这么多年的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但家庭教育这门课却缺失了,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家庭环境中的重要性。这几年有一个德国的"海林格家庭系统排列"在中国很流行,它也是一个自我整理、自我治疗的一个技术,通过这个你会发现自己的自卑感、恐惧、抑郁症甚至狂妄都来自哪儿。而且最重要的是能看出跟和自己的家庭成员有多密切的关系。最后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问题,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都可以从我们身边的关系中找到蛛丝马迹。


我们每个个体在中国社会生活,不仅仅要受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影响,还要更深层地追踪到我们所深受的家庭教育的影响。这个事又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从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始。当时我们中国像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我们跟自己的父母、跟自己的传统划清了界线,这无论对家庭和传统,都是很负面的东西。由此产生的一个状态是,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偶然的、自由自在的个体。直到今天我们的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还在灌输这种观念,即我们是国家的人。而在各种派别思想的影响下,我们又被裹挟其中,迷失在其中。一百年来的历史时代精神对家庭教育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在我的"四向理论"里面,家的时间属性属于时间、家的空间属性属于南方,它代表了我们生活在北半球上的归宿感,我们要向南方去寻找东西。中国人为什么要寻找家园?是因为我们希望人生社会中有温暖、有光明。但很可惜,无论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打倒的传统家庭封建礼教也好,还是当代人的家世、家风和家庭教育也好,能跟温暖和光明几乎很少。我们骂人最狠的一句话,是说你这个人没教,从来不说你这个人没念过大学。这就说明在中国人心目当中,特别是在农村人心目当中家庭教育要远远高于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其实用我刚才讲的"四向理论",个人代表春天、东方,家庭代表夏天、代表南方,只有个人往南方走,最后才能走向人生的秋天或者冬天,才走向国家层面。


中国的王朝时代,它的中心思想是家、国、天下,而且几乎每一代开国者建立朝代的时候,都会说上"忠孝",或以忠孝来立国。特别是汉代以"孝"治天下,这样把家和国放在一起,传统家庭关系得到很高度的尊重,这是传统跟现在一个很大的区别。传统中国个人跟家的烙印是密不可分的,但这种家国一体的东西确实也极大地束缚了个性、束缚了个人,这是一百多年来,中国历史要与之告别的一种东西。我们今天要站在更客观的、更公正的角度。五四新文化运动走得有点远了,现在我们这个社会在复苏、在回归,中国人的亲情观念、友情观念、家庭观念,包括宗族的观念基本上又再回来了。从国人重新对春节、清明节中秋节等传统的重视,都可以看得出来。而且按照我最近几年读书的四向理论,家有独特的时间和空间的属性。想想看,虽然我们自己都是特立都行,或者追求个性解放、追求独立,但我们朝思暮想拥有一个安稳的家,这说明家在一个人的生命中的地位。


余世存

图为余世存先生在沙龙现场做主题分享。



一百多年来我们的传统没有中断,而且有特别多的很好的传统其实是通过家庭在保留下来的。这其实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一个社会被革命、被阶级斗争冲垮,当社会道德滑坡甚至到了一种崩溃的边缘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这个社会的善究竟靠什么维系的时候,家庭往往成了最后一道锁链,一道防线。而我们很多人不喜欢读书,无论是当下还是在革命年代,认为读书是无用的。这个是几十年前的一个流行的说法,叫"读书无用论"。现在有一个说法,叫"知识改变不了命运"。当大家都在拼爹的时候,都在觉得自己是可以啃老的时候,知识改变不了命运,勤劳也不能致富了,这样对很多人的人生观、或者世界观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但是我在写《家世》的时候,其中写很多家族是把读书当作他们的家风,像无锡的钱家,他们这个家族一千年来为中国文化贡献了很多的读书种子,我们知道的钱穆、钱钟书、钱三强等都是钱氏家族的人。钱家在中国号称"第一读书家庭",几百年来他们家族的读书人才是井喷式的爆发,这其实跟他们的家风、家教中的立足于读书有关。


我在书里面也写了蒋介石先生一家。我们当代人的心态过于狭窄,虽然我们大家都以为之间活在一个开放的年代。我们还是有一种很狭隘的排外思想、仇外情绪。这种情绪一方面是说明我们的自卑感,一方面说明我们内心还是有一种恐惧感,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光棍式的自大"。所以我在写了蒋介石家族,看看他的的家庭、他的家族是怎么对待中西关系的。蒋介石自己跟宋美龄的关系,一个是完全是中国几乎是传统意义上的武夫,一个是在西方长大的,受过教育的一个女孩子,但就是这两个人,从最初的政治婚姻最后走向爱情,收获了一个家庭的完美,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这充分说明两个人都有巨大的包容能力,都有一个巨大的为对方开放的精神。再者,蒋先生这个人深受中国儒家精神的影响,最后竟也因为跟宋美龄成为了一个基督教徒。蒋先生的家风既是传统的忠孝廉耻,同时他又是一个队中西方文化毫无隔阂的人,他的儿子蒋经国、蒋纬国也是中西通婚的家庭,后面的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几乎算一个世界意义上的中国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这种家风家教跟我们现代人的生活一比,真是让我们都汗颜,所以我说看一下我们一百多年名门大家,名门世家的家风家教就知道我们缺失在哪儿,需要在哪补课。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中国人对"家"高度地重视,但当代人对孩子心灵的教化方面却伤害很大。我还记得有个年轻人跟我讲,他高考前夕一离开学校回到家心情就很沉重。因为自己父母关系不好,父母经常当着他的面吵架。那个时候社会上流行一首歌曲叫"你到底爱不爱我"。那时他掏钱买了一个磁带回家,当他父母吵架的时候他在自己房间里大声放这首歌曲。但他母亲却像疯了一样冲进他房间里把录音机给关了。大家想想,他当时跟他父母相处的过程是多么煎熬。虽然他母亲可能听了那首"你到底爱不爱我",他们三口人相互之间有情感表达的需要,但是没有处理好这个关系,反而是导致孩子也好、母亲也好,心里都受到了一种伤害。我当时听他讲的时候,我说其实你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你应该勇敢地面对它,以后再跟你的父亲、母亲做交流的时候,可能会跟你的母亲找到一种更好的相处方式,那样就比较好。而不是说像我们一百多年来,或者普通人都是这么做的,因为觉得父母的办法比较粗暴,就看不上父母,或者是自己过着一种更时尚的生活方式,觉得父母的生活已经过时了、落后了。


说这个事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事实,我们的出发点、我们的初衷肯定都是特别好、特别善意的,但是我们跟自己的亲人之间的边界不够清晰,我们的交流不够有效果,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美剧和韩剧在中国一度非常流行的原因。比如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两个产生感情的人不是来自同一个星球,但两个人必须学会互相尊重对方,一方不能以自己星球的原则、生活方式去改变对方,或者要求其顺应自己。相爱的两个人如此,亲人其实也是如此。再比如美剧里的父母对这个孩子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像对陌生人一样表面的尊重,不像我们中国人,认为自己对这个孩子拥有所有权,拥有使用权,美剧里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尊重让国人很汗颜。


我们中国人经常是讲,我是有一种情感表达需要的人,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把对人的尊重都是放在对陌生人那儿了。像评论《红楼梦》里贾府的一样,人们表面上一团和气,骨子里却斗得像乌鸡一样。这也是家庭之间一种关系。如果大家对自己的父母、家人、孩子,像对陌生人一样尊重,可能家庭关系就有一个变化。我见过很多白领,他们嘴说自己追求个性独立,追求一切自由自主,但是他一回到家就变成家里的一个小太子,或者一个小公主,一切都让父母围着他转。这种关系肯定会产生某种扭曲的。



>>>沙龙分享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前段时间,台湾领导人马英九的母亲去世了。马英九在回忆妈妈对自己的教育时还是感慨颇多。马家虽然从湖南迁居到到台湾,但马家的家风一直没有断。马英九这个家族一直有一个传统,就是重视孩子的教育。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也一直教育他的孩子,说有一幅对联是马家的传家宝,上联是"黄金非宝书为宝",下联是"万事皆空善不空"。这幅对联可以说是中国家庭教育的概念,一个是对生存、成才的教育,一个是道德的教育。我也想到了我出生的70年代,那时正是中国近几十年变化很大的时期。我刚刚出生的时候,中国处在"知识无用论"时期。在文革期间,社会风气是觉得知识越多越反动,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疑问,你是谁的孩子?无疑你是父母的孩子,但是从政治上所有人都是毛主席的孩子。这个从逻辑上来说,就造成了一个混乱。文革时期对小孩的教育,把所有的孩子都作为一个公民来看,而家庭教育成了没必要的存在。把孩子叫做螺丝钉也好,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也好,几乎都是一个标准、一个模式,就像生产线上的零件一样。所以那个时候当问你是谁的孩子时,我们都回答是毛主席的孩子。但是我们发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越没有资格做毛主席孩子的那些人,他最后越能接受好的教育。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所以20世纪的革命,就是让家庭解体,那个时候的家庭叫革命家庭,革命家庭丈夫可以告妻子,儿子也可以告妈妈。在我们这个被革命扭曲的家庭里面,我们的家庭是遭受非常严重的打击。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现在的孩子不能理解最近上映的《归来》的场景。这个在文革时太常见了,孩子为了跳那个芭蕾舞里的红色娘子军,是可以揭发自己的父母的。


余世存&十年砍柴

余世存和十年砍柴在沙龙现场对话。



>>>余世存:现在70后、80后甚至90后内心的焦虑感非常沉重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我们被这个时代裹挟了,这也是我以前一再跟大家讲的,不论什么年代,家庭应该是一个维系善、维系家人关系,维系人格成长的一个净土,这个净土不应该被这个社会、被时代污染。但是很可惜,无论是革命年代,还是我们当下,其实我觉得我们的很多家庭还是被这个时代污染掉了。但另一方面,我们确实也不能怪这个时代,有很多父母做家长的是没有自信心的,他会对孩子说你要钱我给你钱,但你上学你就好好听老师的话。这就是典型的没有足够的信心跟孩子交流,没有精神、心灵和情感的分享。结果是我们失去了抵御外部世界异化的最强有力的手段。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以前网上有一个观点叫"父母皆祸害"曾引发热议。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现在网上也有80后的孩子吐槽,他们觉得自己50后、60后的父母没有资格教育他,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状态。但是50后的父母又认为自己是上山下乡的知青,是为毛主席教育过的,锻炼过的,对人生的大风大浪都有了解的人,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格教育孩子、引导孩子怎么成长,这样两代人就发生了冲突,这个冲突目前也是有很多悲剧。比如现在80后的孩子不愿意回家过春节,父母刊登报纸求孩子回来。还有父母逼着孩子找女朋友结婚,逼得孩子根本没有过完春节就跑了。我们当代的家庭教育确实是有很大的问题。现在70后、80后甚至90后内心的焦虑感非常地沉重。这个时代的游戏是"买房买车",而因此可能会引起家庭成员之间的焦虑关系。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我的父母是非常传统的,他们觉得对孩子最重要的是品格,至于能不能出人头地放在其次。小时候父母教育我们,你考试考得差无所谓,但不能让别人说你没家教。现在想起来,这倒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一个教育观。我觉得五四以来中国在现代化的路上太焦虑了,觉得我们落后太久,我们要在很短的时间赶上发达国家。于是我们对传统是蔑视的,我们认为传统的教育是落后的。现在很多人认为教育是政府的责任,责任应该让政府来承担。而家长把教育子女的权利也让渡出来,自然就不太重视对孩子的教育了,家庭的很多的东西也就消失了。但当公教出现问题的时候,影响的不止一家的孩子。现在在西方尤其法国、美国,有一种反思,教育权利究竟谁最具有?是政府还是家长?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怎么成为一个健全人格的人?无论是读书还是行善,这两个东西几乎概括了中国传统文化对人的一种要求。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读书和行善这两点会成为一个家族长期突出的秘诀。当教育孩子不是集中精力去挣大钱,当大官,而是做一个正直的人,他的成长心态会比较阳光,他为人处事会平和,不会患得患失。除了父母给的教育之外,家有时候需要一种仪式。我这些年来必须回老家,第一是看父母,第二是看祖坟。我们家祖上五代的祖坟都能找到,他们的墓碑都还在。而且我都能很准确地叫出他们的名字。从光绪年间盖的老屋也还在。家世是需要仪式感,兄弟定期回到那个地方,你会感觉到有那种延续。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家跟传统有某种意义上的相似性。我们不要认为家是固定的,跟我的努力没有关系,父母就代表家。家是两代人、三代人共同的一个作品。砍柴刚说的这个仪式在中国文化里边其实算小学的范围。中国一直分小学和大学两种学问,小学的学问就是人生活的仪式感。中国的小学教什么?就是打扫,每天要有体力劳动把自己的房间打扫一下,然后应对,应对跟家人之间的寒喧、沟通。中国人有一些大儒要写一下自己治家的格言,每天晚上睡觉前必须看一下院子门关了没有,窗户关了没有,厨房收了没有,家里的小孩有没有大声喧哗,女人是不是在无故地说笑等,这是家形成的关系特征,构成我们说的不一样的风格,这其实是一种家风。


为什么说家风是家庭成员之间的一种关系呢?比如说读书这件事,我就遇到一个80后的小孩,他叔叔是南开大学的教授,他小时候就受他父亲和他叔叔之间谈话的影响,他叔叔是一个文学家,他们哥俩一起谈话让他幼小的心灵深受熏陶,另外一个场景也打动他,他叔叔每星期到他们家来一次,跟他妈妈、爸爸聊完天以后,就一声不吭地在他们家书房头半躺着在沙发上看,下午太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叔叔的书本上,他觉得这个情景非常地美,非常地动人。所以这样就导致他说他现在跟他叔叔也一样,终于能够去看书,去了解他叔叔谈论的东西,现在又变成了跟他叔叔可以对话的朋友,他们家的家风形成这么一个在一起能够互相交流、互相看书的氛围,也也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家风。


于丹

十年砍柴先生(右三)和搜狐教育主编郑蓉女士(右二)在台下听余世存先生的主题分享。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在传统社会选择媳妇,是双方选择,女方家可能会托人到男方家来看,男方也可以到女方家去,先要见面,主要是看这个家风怎么样,能不能教出一个合格的儿媳妇。现在可能大家是自由恋爱,就会说我很爱他,她也很漂亮,她人也不坏,但是处在一起我很不舒服,这出了什么问题?看他在他父母面前他就应该会明白。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我们以为全部的教育是从书本上得到之后就差不多了,好像我们上了大学,我们就是一个文化人了。其实在一个农民眼里,你还有好多东西没有学会呢。我们所受的教育一定要把它找回来。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应该三足鼎立,任何一个的缺失都会让我们心智不够健全。目前我们做的更多的是补课的工作。


>>>十年砍柴:家风在现在社会的格局下,它的空间越来越小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我现在也是很困惑,在社会节奏比较快,不可能像农村时代有那么多时间。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为什么我们要补课?有句话:"三岁看老"。其实一个人的心智,他的思维模式,他的本能的意识其实基本上在儿童年代、童年基本上已经定型了。我们现在所有的任何缺失,我们的自卑感也好,我们不会跟别人打交道也好,我们情商低也好,其实都是来自于我们童年和青少年的记忆。如果我们要改变它,不是去靠看怎么提高情商的书,怎么提高演讲术的书,你要不断地回到你的家庭,回到跟你家人关系相处的记忆,重新找回你跟亲人的关系,这才是真正的补课,而不是去看书本上写的那些东西。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这个补课整个社会都要进行,但是怎么补?现在这个社会是越来越标准化了。现在的孩子三岁半要上幼儿园了,从上幼儿园那天开始,意味着你要把你的孩子教给别人去打造。虽然有时不相信别人,但也不得不这样做。所谓的家风,已经没有那种环境了。家风在现在社会的格局下,它的空间越来越小。我小时候不仅仅受我父母的影响,我也受整个村子的影响。我的家族,不出五府的那个家,我们村子在当地非常有名,这个村这个家族风气正。一个人的成长不仅仅受父母的影响,也受整个村落的影响。一个高档社区可能好一点,那些孩子可能有钱,他的父母有名律师、名企业家,住别墅,并不意味着他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是成功的。家教家风跟你的学历,跟你的挣钱多少关系并不大,相反有些我们觉得是贫民窟了,就在胡同里面,大院里面,他们对孩子的品德教育并不比你在高档社区的好。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我觉得现代的家庭教育,或者说现代的成年人对自己应该有更多的责任意识。要在当下,在当代世界建立起跟孩子的良好关系,或者说组织一个为自己满意,也为亲人和朋友满意的一种家风。我们可能自己要花很多的时间,很多的精力去跟家里人相处,这跟传统有很大的变化。比如说像我,我是特别愿意给人送书,包括前两天你们要看我的微博,我刚把一本小说看完,这本小说挺适合另外一个,我就给他写了一个纸条,你看一下这个小说,其实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在家庭成员之间多发生,包括假如说我们知道一个好的剧,知道一个好的音乐、好的交响乐,我们觉得孩子需要的话,我们陪他一起去看。同样的,教育孩子首先是你自己一定要亲身去体验。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现在几乎每一个小区都会有妈妈群,非常活跃,有几个活跃人物会告诉你大家今天有什么活动,明天有什么活动,带着孩子一起去郊游,到郊游公园,或者一起去看话剧。父亲之间很少交往,这个是个很不好的现象,我还想呢,什么时候我在我们小区里面建一个爸爸群,因为我觉得对孩子有时候父亲的影响非常重要,现在不能把所有的教育孩子都交给妈妈。也许将来家族风会变成一个社区风。现在孩子的兄弟姐妹少,一个社区的孩子从小一起长大,这个社区的风气实际上就是家风的另外一种延伸,或者是变革。这也是一种探索,我们民间自己来形成小共同体教育我们的孩子。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对,构建以家教为中心的一个小传统,来抵抗时代和社会的污染和它对我们的异化。 这样的话让我们不会那么孤单。当这个社会流行什么时,你才不会那么慌张、那么着急。



利群阳光学子提问:您好余老师,我想问您一个问题,随着城市化进程,农村的儿童也在增加,在他们缺少父爱母爱的情况下,怎样去给他传承家教的问题?怎么样传承家的精神?


利群阳光学子提问

利群阳光学子在沙龙现场向嘉宾提问。


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世存:你提到一个很沉重的话题,我前两天微信圈里传农村的孩子给支教的叔叔阿姨、大哥、大姐写了一封信,不希望那些人去支教,因为那些人把支教当作一个项目,有非政府组织给的钱,支教十天半个月,所谓游览一下乡村的风景,去逛一逛就回来的,把那帮孩子无形中影响了,孩子再看不起以前的老师了。如果你们真要去农村帮这些孩子的话,首先你们自己一定要自修心理学知识,修青少年的心智成长的,要学这方面的东西,这样的话,你跟他们的交流才能够贴近。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 现在农村是留守老人带留守儿童,这两拨是这个社会最脆弱,低于风险最差的两拨人在一起相依为命。我那个时代,在我的故乡,因为有一个很好的读书的风气,大家考大学就走出来了。而现在那些留守的孩子就是觉得很差,为什么?就是他跟爷爷奶奶在一起,因为爷爷奶奶是无法完成父母的那个责任的,所以我一般的我说只能主张你把这帮人带到城市里去,夫妻俩一起打工,虽然到了城里以后也会有很多困难,打工子弟学校,打工子弟入学难的问题,跟城里比北京的郊区,那些人的条件肯定比北京的孩子条件差得很多,但是他从心理上说比留守要好。


利群阳光

利群阳光学子和搜狐教育工作人员在搜狐媒体大厦合影。


利群阳光学子提问:今天听了两位老师的演讲,觉得对家庭的教育和传承精神有了很大的了解,作为一个大三的同学,家里的精神传承都是以家庭尽情为主的教育,逐步要进入社会了,好多事情都会跟家庭发生一些冲突,比如说像选择怎样的事业,也跟家庭也冲突,想请教两位老师怎样处理这个问题?


知名历史作家十年砍柴::这个很实际。作为家长,比如说教育孩子,有的时候以一种势力的方式,包括你要嫁一个有钱的老公,找一个很好的工作。这个有更多的需要交流,我不相信世界上真有,但是也有极个别的完全要孩子按照他的模式去生活的,包括工作、包括怎样,大多数可能会有哪些意见,但是你要交流,我就碰到过这样的问题,我20多岁的时候,跟着我城里长大的媳妇,那时候是未婚妻到她们家去,她爸妈就不同意,我当时是一个"屌丝",家里又很穷。那时候我就面临这个问题,我的妻子当时也很伤心,她父母不同意,据我的观察,我觉得她父母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她对女儿的要求是爱她女儿,怕他女儿将来吃苦,你要了解这个信息。我记得我给我老丈人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来跟我的岳父沟通。最后打动他,同意我们俩结婚了。其实说不通的父母毕竟是很少的,大多数要充分地交流,你不能说他就是瞧不起我这个男朋友,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