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教育看天下

教育首页 > 产业动态 >MOOCs减少大学教育诟病的可能性

MOOCs能否成为大学教育诟病的克星?

分享到:

       2012年开始MOOCs的井喷现象持续发酵,对于我国乃至全球教育革新而言,将不再是儿时伴随我们睡觉的枕边小故事。有人甚至提出2013年是中国在线教育爆发元年,中国在线教育爆发性发展的最佳契机来临了。但也有人不敢苟同,认为中国在线教育目前不具备进入爆发期和井喷的条件,现在仅是“试错”阶段。暂且不论目前在线教育到底能否进入爆发期,在线教育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更可能成为中国教育体制特别是大学教育诟病的终结者,而针对饱受质疑的大学教育,在线教育对其冲击力有大?对减少改变社会对其是诟病又有多少积极影响?

现状:MOOCs正酝酿一场新教育革命

        中国高校在与Coursera合作中,香港科大成为第一个推出网络公开课的亚洲高校后,香港中文大学也紧随其后。同时,被视为MOOCs“三驾马车”之一的edX宣布新增15所高校的在线课程项目,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6所亚洲名校赫然在列,而此前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相继宣布加盟MOOC。中国大学与“慕课”的频繁互动,不难窥见这一全新教育模式带来的冲击。“这场在美国发起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其运作模式已在根本上开始触动传统高等教育的根基,将引起大学的重新洗牌,最终形成全新的大学格局。”

        当今我国高等教育最苦恼的问题:一是教育质量,毋庸讳言,即便最顶尖的大学也在被人诟病,有人认为即使最好的大学可能也在某种程度上用“水”课挥霍着学生的青春;二是教育公平,不同大学之间课程与教学质量的巨大差异,使得大部分教育资源薄弱学校的学生无法享受到优质的大学教育;三是学生创造力培养的欠缺,大学毕业生在创造力上的表现远远不能满足雇主的需求。上述问题源于我国优质教育资源的短缺、创新体制的僵化、以及大学质量评估和管理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坦率地讲,这几个问题也是国内外高等教育面临的共同课题,但是在我国转型期高等教育跨越式发展的背景下,这些问题造成的社会矛盾、社会问题使得它在中国的特殊性、迫切性更为突出……[详细]

发展:MOOCs对减少大学教育诟病的可能性

A、在线教育让大学生学习更加有效

       根据心理学的研究,人的高效专注时间长度在15~20分钟左右,慕课课程内容通常按照这个时长编排视频,方便学习者利用碎片时间进行高效学习;学生如有疑问,可反复观看视频直到理解为止,这在面授课堂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在线观看视频时,经常会有插入的随堂测试题检验学习者的理解程度,而课后的在线测试可以及时对学习者的答题情况进行反馈,这是符合学习理论中反馈律的要求的。当然,这种近乎充分自由的学习方式,要求学习者有更强的自主性和自我控制能力。这对于在应试教育中长大的、习惯被动式学习的中国大学生来说,慕课的学习或许真的是一场挑战……[详细]

B、在线教育或促高等教育资源的公平共享

       在线教育让优质教育资源的易获得性成为可能。对于学习者而言,慕课让世界上每一个学生都有机会选修最顶尖大学的优秀课程。所谓“大规模、开放式”,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注册,学习者的数量不受限制,除了特定的证书或学分外,学习者也无需缴纳任何费用。在慕课平台上,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不同兴趣、不同的学习准备情况、自己的时间需要注册自己需要的课程…… [详细]

C、在线教育更能激发大学生的创造能力

       在线教育摆脱了传统模式的课堂授课。而中国的课堂授课在某种程度上养成学生的纪律性之外,也丢失了学生参与课堂的积极性。简单、单向的传统课堂形式,更是难以开发学生的创造能力。对于大学教育而言,集体大课让老师更难顾及每个学生的情况和感受,“熬一锅粥”成了大学教育普遍的教育模式。在线教育能激发学生的创造能力,突出的优势在于给学生思考的空间。聆听在线课堂上来自不同国家、文化背景和教育模式的老师的授课,开阔的是视野和思维。而且在线教育给了学生自己足够的个人空间,不会因为别人的打扰或者思路的干扰影响独立思考。或许老师的一句话,一堂课,能引发的大学生们的创造灵感。而这些逐渐培养起来的独立思想的精神和能力,也正是他们走出大学校园工作时所必备的品质。

观点:在线教育很难倒逼大学教育改革

在线教育可以取代部分现有大学功能

       网络创业者何峰:这不失为一种可能性。大学承担了很多功能,其中有些是可以被在线教育取代的。硅谷投资人、创业导师Paul Graham 曾预言:大学现有的功能,会逐一剥离出来,由各式各样的公司、机构来承担。Paul Graham 举例他自己所办的孵化器 Y Combinator 就是这类小公司中的一员。 超越大学也许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很多人都承认大学课程对知识传授,技能培养其实是非常糟糕的。大学似乎更重要的功能是对学生的认证。一个北大毕业的学生,人们普遍认为 TA 具有某些基本的能力,仅仅因为“北大”这个标签……[详细]

在线教育很难倒逼大学教育的改革

       西南科技大学新闻系主任刘海明:在线教育既不会消除大学教育的积弊,甚至也无法倒逼大学进行真正的教育改革。国外大学的公开课,确实给国内大学的教师带来某些讲课方面的压力,只是这方面的压力多半是短期的,不会是根本性。换句话说,大学用人制度的公务员化,大学很难对授课质量差的教师下达驱逐令。这样一来,课堂教学改革就是一件良心活儿。相信在线教育的出现,可以唤醒少量教师的良心,但这样的期望值不应太高。我们的大学教育改革,需要的是政府、宣传部门和教育主管部门、大学既得利益者和教师和学生六方对改革方案的认可和协调。这样的改革不改则已,一改就会遭到方方面面的抵制。固守现状,大学的发展无法满足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中国大学的知识创新力不够,必然扩大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舆论对中国大学的诟病只增不减。改,需要抵挡得了既得利益者(包括学生容易及格和毕业)的反对;不改,中国大学教育将面临生存压力(纽约大学上海分校今年开始招生),如此两难的事情,显然不是在线教育的出现能改变现状的。毕竟,在线教育只是辅助性的教育手段,它无法触及大学教育制度的核心,自然也就无法以当代华佗的身份妙手回春了……[详细]

MOOCS虽好,但教育创新需依靠国家对教育的“简政放权”

       复旦大学教授顾俊:国内大学教师中,有许多在能力和习惯上不适应如此的教课方式。基于个人知识结构独自准备讲义,且不用与学生对话,不必遭遇任何质疑和盘问,是最安全简单和容易的教学方式。大学生也同样不适应这种上课方式:他们通常从小没完没了地做习题,机械回答教师提供的有明确答案的问题,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自己发现和解答问题。师生的双重不适应及彼此强化固定模式的状况,在以前各种教改过程中一再发生,完全可能导致国内名校的“慕课”课程只是部分教师和学生“把玩”的时尚,难于触发国内教育改革和教学创新的潮流。 国内教育的创新突破,还得靠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教师本身,而教师的创新又端赖国家对教育的“简政放权”。否则,哪怕再怎么追随、效仿,或者加入形形色色的“慕课”,高校也无法回应国家对文化复兴、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的期待……[详细]

更多>>往期回顾

更多>>产业睿读

栏目介绍

《教育看天下》是搜狐教育新推出的一档聚焦教育行业动态的栏目,我们力争以独特视角解析行业最新趋势。同时,欢迎您提供线索,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ed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