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教育看天下

果壳网:社区模式打造“小而美”的MOOC

嘉宾简介果壳网创始人、CEO,神经生物学博士。

分享到:

       MOOC全称“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即大规模开放式网络课程,最早缘起美国一批顶尖大学在网上提供免费课程,后期随着Coursera、Udacity、edX等网络兴起,该模式为更多学生系统地参与名校学习提供可能。

       Coursera等三大平台课程全部针对高等教育,像真正的大学一样有一套自己的学习和管理系统。学生学习这些免费课程后,符合要求者还可以拿到课程证书,有的课程甚至可以获得合作高校认可的学分。

       为什么中国的孩子课业累?因为升学考试压力大。为什么升学考试压力大?因为教育资源不均衡。为什么教育资源不均衡?因为211、985就那么几家……试想有一天,无论你在繁华都市还是西北边陲,只要通过网络就可以学习你喜欢的大学、专业、老师的课程,并且这不是简单的听听公开课,而是系统的接受教育和考试,最后还能获得认证,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国外MOOC模式在短短两三年之间已经取得巨大影响,但是这对于中国还是一个新鲜事物。近期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中国一流高校的行动正在成为全球MOOC浪潮中最有价值的看点,就在这个被誉为“中国MOOC启动年”的黄金时代,果壳网凭借其独有的社区用户资源已经形成了国内最大的MOOC讨论社区,并与Coursera展开合作。果壳与MOOC因何结缘,又将如何依托社区发展,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访了果壳CEO姬十三先生,以下为访谈实录:

用户率先发起MOOC小组 从自发组织到官方协助

        搜狐教育:果壳主要是面向都市科技青年的社交网站,为什么会做MOOC学院?

        姬十三:果壳网的用户特点就是拥有很多科技范儿、理工科、爱学习的人,所以我们就有很多兴趣小组:理化生、考古、演讲、手工…这些兴趣小组也是我们的产品之一,用户可以随便申请。

        2012年底,有一位果壳用户说想要申请一个MOOC小组,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MOOC课程重度用户,已经拿到了二十多个证书,他希望通过小组聚集更多的人一起学习,我们就批准了。这个小组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达到了上万人,过去我们发现有些用户会在果壳网上学习,用零碎的时间发一些问答帖子,但没有想到有那么多人在系统学习国外课程,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

        于是我们开始对这个群体进行比较深入的了解,我们找专人跟大家一起在里面讨论交流学习,并参加他们的线下聚会,挖掘他们学习需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除了小组讨论外,大家希望有一个更大的中文交流平台,找离自己地理位置或文化背景比较相近的人来做一些交流……既然我们有这么多用户有相关需求,我们就想要在这方面做点什么,于是我们在今年五月份推出MOOC学院。对人当时的产品比较基础,但是这样一个产品让之前的小组成员感觉到学习的过程更有意思,同时MOOC学院的成立也让更多人知道了这种学习模式。

        搜狐教育:那又是什么原因让我们跟Coursera结缘的呢?

        姬十三:当时有一门比较受欢迎的课程叫做《社会心理学》,我们在推广网友的学习笔记过程中发现,很多人跟我们说“那个课程都是英文的,我想上但是英文不好怎么办”。于是就有用户说“我们一起翻一下吧!”

        号召发出后我们的员工也很感兴趣,于是大家琢磨了一下流程,从发起到试译,直至发包和最后校对,十几个人就把课程分完了,一周后翻译完成。我们把完成后的中文字幕发到Coursera询问那里的老师能不能把字幕上传,很快得到了回复。老师给所有报了这门课的人发了封邮件“有热心网友把这个课翻译成了中文,以后需要的同学就可以看中文了,欢迎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同学将其翻译成自己国家的文字。”现在,这门课是所有课程里拥有字幕语言最多的一门。

        可以说果壳网成为Coursera全球字幕翻译伙伴是果壳网友推动的。开始是由两名网友自发组织,后来这个翻译组壮大了,从十几个重度网友到几十、几百人,我们也开始不短翻译其他的课程。这个团队还有个名字“果壳教育无边界字幕组”,就是希望借助大家的力量,突破教育的边界。但是问题也就随之出现了——首先,我们需要等到课程视频出来以后才能开始翻译,这样无论如何字幕都会出现延迟;其次,我们译者做了这么多工作,但仅仅能够在字幕最后一秒加上一个ID账号。

        我们就想能不能给他们一个认证,于是果壳开始与Coursera联系,现在我们可以在开课之前拿到英文字幕,这样中文就可以完全与课程同步推出了,我们的译者还可以获得双方认证的“译者证书”。Coursera第一次给我们课程的时候,我们仅仅用了三天就搞定整个课程,对方在回信的时候都称“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除了字幕以外,我们还联系了其它合作,字幕是现在已经上线的,从八月初合作到现在,除了已经结课的两门,目前总共有20多门由果壳用户翻译的课程,未来每个星期都会增加。

        现在除了“教育无边界字幕组”,一个叫“草地音乐会”的组织也加入到了果壳网和Coursera的翻译合作项目中,负责翻译音乐相关的MOOC课程。也欢迎有不同兴趣的网友在果壳网成立自己的MOOC字幕组。

       搜狐教育:我们给译者发放证书但是不需要支付报酬对吗?

       姬十三:是的。因为这主要是属于译者的自发行为,我们更多是起到组织和认证的作用。证书他们可以选择用中文真名或者社区ID,并且根据贡献量我们也会区分“普通译者证书”、“高级译者证书”和“组长证书”。

课程不仅覆盖科技圈 未来将与国内高校展开合作

       搜狐教育:为什么选择与Coursera合作?仅仅是因为在上面的问题得到了热情回应吗?

       姬十三:首先,我们从跟踪开始就会每月整理一个MOOC的总课表,我们发现Coursera家的课程量是其他几家的几十倍,一个月能够开上一百多门课,这也就说明在Coursera上面学习的人数是最多的;其次,其他一些平台的视频是放在YouTube上的,这对于很多中国用户使用起来是一个障碍,而Coursera不存在这个问题;再次,果壳用户对Coursera上课程的需求最多,这样我们双方合作也就水到渠成了;最后,我们双方的合作彼此都不是独家和唯一性的,未来随着需求我们会拓展更多的合作方,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中国知名高校。

       搜狐教育:我们的选择的课程是不是也将会比较贴近果壳科技爱好者的用户群体呢?

       姬十三:不是的,大家需要什么我们就翻译什么。我们翻译的内容一方面来自于用户需求,大家凑一些人觉得可以翻译我们就跟Coursera要相关课程;另外一方面Coursera也从他们的数据库中找寻那些受欢迎并且希望翻译成中文的课程给我们以建议。我们目前最受欢迎的一个课程是《秦始皇》,因为历史比较大众化,喜欢的朋友多。

内容生产风险巨大 用有耐心伴其成长

       搜狐教育:我们有考虑过MOOC未来的商业模式吗?

       姬十三:MOOC整体来讲形势还很不明朗,发展模式、商业模式都还没有最终确定,国内虽然有不少力量投入,但还是一个比较早期的状态。

       对于果壳而言,MOOC并不是一个主要战略主要方向,但是我们有耐心把它做成一个小而美的事情,也是一个我本人比较感兴趣的事情。果壳整体并没有投入特别大的资源来做这件事,它是用户在社区里面自发产生的需求,是在这个基础上内部花了比较少的资源通过快速迭代的方式适应用户需求而产生的产品。目前是两个同事负责,其他部门给一些配合。

       搜狐教育:会考虑自己生产内容吗?

       姬十三: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想法,自己产生内容风险太大,而且门槛比较高。我们做这个事情是因为MOOC受众主要是大学生和毕业三年以内的职业人群,这与果壳社区非常贴近。我们仅仅是在其自然生长下进行一定的官方扶持。将其做成独立产品对于果壳是一个很有趣的案例,目的是希望为中文用户在MOOC学习这件事情上提供帮助,做一个支持服务。

       MOOC主打高等教育,这是一个比较窄的范畴,虽然事情很美好,但是我不认为会出现快速井喷。但是国内外教育体制差异较大,即使在国外这也是探索过程,MOOC一定会往好的方向走,不要我们需要花时间把它看得更清楚一些,所以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不可能也不应该拿很大的资源去砸内容生产。

MOOC主要覆盖精英人群 短期难有井喷出现

       搜狐教育:从数据看,目前主要是那些人群在使用MOOC?聚集在那些地区?

       姬十三:现阶段主要是比较精英的学生,我们调查的结果是:50%为大学在校生、40%为职场人群;还有10%左右是中学生。可以想象,国内学国外大学课程的中学生那必然是一些什么样的人?这些精英总体上还比较小众,我也不认为这个事情能够迅速得到普及。

       地区分布上面也是以精英分布较多的北上广为主。

       搜狐教育:国内有多少人在学习MOOC呢?

       姬十三:这个很难讲,不包括公开课在内我们估计有20万人左右,果壳网的MOOC学院差不多能覆盖国内30%——50的学习者,当然这是一个非常粗略的估计。

现有大学教育更多是观念冲击 不看好创业即做平台

       搜狐教育:国外MOOC的商业模式主要有哪些?

       姬十三:MOOC平台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Coursera这样的商业化公司,通过颁发各种证书、招聘、电子教材等获得收入,最近一年收入100万美元,这是一个不错的探索;另外一类是edX为代表的非盈利机构,由国外的大学自己打造的平台。目前这两种模式还很难说哪一个是主流,这需要有学生能够坚持学习并适应这个教学来推动,现在的弃课率还是非常高的。等待的时间会很长,或许五年以上。

       搜狐教育:MOOC模式会对我们现有的大学教育有冲击吗?

       姬十三:目前来讲更多是观念上的冲击。这种模式被资本炒得很热,一些大学校长也在关注这种模式并进行一些探索,这肯定是一件好事。但是我认为目前还不至于对整个教育体制形成很大的冲击,或许它是对现场教学一个很好的辅助功能,可能形成混合制教学的模式。

       譬如是不是可以上课时候播放相关这个课程,老师只是起到一个答疑和助教作用呢?这些其实都是大家的探索方向,但真正要成为一个改变的趋势还需要一段时间。

       搜狐教育:现在大家讨论在线教育比较多,您对平台或者是社区模式怎么看?

       姬十三:我们可以把在线教育比作一个筐装,里面装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每一个都需要细分的分析。方向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不能简单说看好平台模式还是社区模式,教育是个很大的市场,不管哪个方向其实做得好都会有一个不错的空间。

       单纯就高端课程这些看起来传统上非刚需的课程其模式还不是特别清晰,我认为这部分未来的改变点还是要从好的内容入手。我比较看好在垂直方向上精心耕耘的企业,这个方向上的平台公司目前机会比较少,尤其不太看好创业公司去做平台。

更多>>往期回顾

    栏目介绍

    《教育看天下》是搜狐教育新推出的一档聚焦教育行业动态的栏目,我们力争以独特视角解析行业最新趋势。同时,欢迎您提供线索,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ed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