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海外专栏

新加坡小学生备受会考折磨 考试结束集体烧书

作者简介郑江 原《北京娱乐信报》教育记者,现旅居新加坡

分享到:

        “烧书”是最近新加坡街头巷尾热议的有关教育的话题。事件大致如下,新加坡英文电台知名DJ倪添发在儿子参加完小六会考后,带领儿子在内的20个小六毕业生举办了一场烧书会,以满足孩子发泄对小六会考的愤恨之情。倪DJ还将烧书的现场画面传到了自己所属电台的facebook上。原本一个非常个人的事件,一下子升温了,社会上对于“烧书”事件的讨论不绝于耳。到目前为止,除了倪DJ本人外,还没有听到一个对该事件表示赞成的声音。

        小六会考是新加坡有名的升学会考之一。这个考试的结果决定着孩子读什么样的中学,什么样的中学又决定着孩子将来读什么样的大学。尤其是一些优质中学,孩子将来读高中时就无需再参加新加坡O水准考试。同时优质资源校的学生申请欧美等世界一流高校的机会更多,所以在新加坡人的眼里小六会考就成了学生生涯的第一大考。这个考有多大,说来你或许不信。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正计划年底辞职,因为她儿子明年要小六会考,家里公婆、丈夫一律反对她继续工作,希望她回归家庭以孩子的考试为重。而这个朋友现在也不过干的是份钟点工罢了。

        再说说另外一个朋友,她女儿刚刚参加完小六会考,见到大家她的第一句话是,哎呀终于考完了,这下可以先好好松口气了。然而为了小六会考备考,她女儿每晚一两点睡觉,第二天照样得六点半起床继续上学。“学校的、补习班的各种作业一大堆做都做不完,我们每天把要完成的作业写在一个本子上,做完一个打个对勾,作业全部完成孩子才能踏实去睡觉。我每天都陪着,其实这样的生活大人都受不了,何况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的路上,你可以听到妈妈拉着孩子,一边匆忙赶路,一边考孩子知识。

        新加坡小六的孩子为什么这么累,说白了就为一个分数。按照现行的新加坡小学升学制度,学生需要参加全国会考,成绩进行综合计算后达到一定的录取线才能取得入学资格,好学校自然分数高。例如新加坡有名的英华中学、华侨中学、莱佛士书院、莱佛士女中、南洋女中、立化中学每年只招收最高分中3%左右的考生。而这些学校正是那些中学后教育不必参加O水准考试的学校。学小六的孩子每天练,每天学,学校学,课外辅导班补,都是为了力保某一个目标分数。据了解,小六会考分为笔试、口试多种形势,口试包括英语、华文(或者是马来语、印度语等,依据学生所选第二语言为准)。

        十二三岁的孩子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倪DJ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看到儿子备受会考压力折磨,提出了烧书这个半开玩笑的建议,谁知道儿子考后没有忘记,促使他履行承诺。他说:"对孩子来说,这让他们发泄因备考而压抑已久的内心情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从他们快乐的表情,我们看得出他们真的很认同这个方式,看到孩子们放下一切之后如此快乐,仅这一点就让我感觉我还会再这么做。"尽管倪DJ强调说,孩子烧掉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习题作业、评鉴薄和平日功课。但英文电台facebook上传的烧书组图中一张赫然清晰显示孩子们正在烧华文课本。烧华文课本足以解恨?!尽管新加坡政府不遗余力地打造双语环境,但显示生活中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人把英语作为交际首选语言,华文日常应用正在逐步消失,新加坡学校孩子对华文的冷漠甚至让学校的华语教师都哭出了声音。尽管从一二年级就补习华文,但在小六会考中的华语口语测试照样是不少孩子的绊脚石。

更多>>日本桥本隆则专栏

日本专栏桥本隆则

桥本隆则

日本媒体评论员。


更多>>新加坡郑江专栏

新加坡专栏郑江

郑江

原《北京娱乐信报》教育记者,现旅居新加坡。

更多>>美国心路独舞专栏

新加坡专栏郑江

心路独舞

自由撰稿人,博士,现任职美国大学。

更多>>台湾邹景平专栏

日本专栏桥本隆则

邹景平

台湾淡江大学教育科技系课程委员会委员。


更多>>往期回顾

栏目介绍

《教育看天下》是搜狐教育新推出的一档聚焦教育行业动态的栏目,我们力争以独特视角解析行业最新趋势。同时,本栏目邀请众多旅居海外的知名撰稿人介绍国外的教育模式及发展状况,呈现给大家有深度的精品原创内容。

投稿邮箱:ed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