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中国教育100份诊断报告

问诊“中国教育” 100剂药方能否治愈

垄断使得中国教育成为坐地收钱的占山王;重点学校实验班强奸了教育的公平精神;职称评定赶场跑会让学生难见校长面。问诊中国教育的100剂药方…[详细]

解剖室:中国教育的最受伤的群体

国内不少地区的教育,今天还在生存线上徘徊。缺设备、缺师资的举步维艰。让教育在在生存之外充满人文精神,未免有些“超前”…

PK台:中国教育是否真的病入膏肓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能否成为医治良药?教育何时不再是“新的三座大山”之一…

编者按

    本书作者是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搜狐名博熊丙奇先生,通过搜狐教育频道独家披露中国教育的100份诊断报告。

    作者对改革开放三十年之际,即将开启新一轮教育改革的2008年、2009年以及2010年“最新”的中国教育事件,进行了全面的民间解读,并结合教育改革未来10年的发展前景,诊断当今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

  • 病相一:营养不良 投入不足4%
    国内不少地区的教育,今天其实依然在生存线上徘徊。缺基本教学设备、缺少教学经费、缺办学环境。由于教育经费投入不足,举步维艰,要他们在生存之外,考虑教育的尊严问题,让教育充满人文精神,虽然很有道理,但未免有些“超前”…[详细]

  • 病相二:脑血栓 育分不育人
    “改变命运”、“赢在起点”、“争做第一”,以这三大观念为轴心组织和发展起来的中国教育体系,让所有受教育者不是根据自己的个性和兴趣,在教育中得到个性的发展、人格的完善,而是在教育的竞技场上,与同辈为命运、为生存、为成功进行“厮杀”…[详细]

  • 病相三:精神分裂 师生关系变异
    师生关系的变异,并非一校、一师、一生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一校、一师、一生的问题,不过是当前教育的切片,其他学校、其他教师、其他学生几乎都遭遇同样的问题,这也才使得每一起师生关系问题,变得这样引起全社会的关注,甚至共鸣…[详细]

  • 病相四:狂躁症 学术明星寂寞难耐
    国内某些“学术明星”们,获得“学术名声”有两大江湖途径。其一,电视媒体。借助某些强势媒体的话语权,迅速确定“学术地位”;其二,官方评奖。获得政府立项的课题基金,得到政府设立的各类奖项,由此排定在本学术圈的江湖座次…[详细]

  • 病相五:咽喉炎 学堂官场分不开
    不管是校庆还是学术研究,只要有上级行政管理部门的官员出席,必然奉为上宾。主席台上坐的,必然是各级政府部门的官员。拍集体照,必然是要求教授、学者去后排站好位置,等领导干部入座第一排…[详细]

  • 病相六:失忆症 学生不知为啥学
    大学生“创意”产生的“人盯人”班规以及自觉高尚地告老师“反革命”,折射出在他们身上,公民教育、人格教育严重缺失。如果有人格尊严,难道这些大学生,会同意以接受监督的方式,提高学业吗…[详细]

  • 病相七:肥胖症 大学生数量囤积
    我国高校的管理模式决定了高校的价值取向。重数量,不关心质量;重科研,轻视教学;强调就业数据,忽视培养过程。表面上看,高校每年向社会输送500万“高级人才”,但用人单位抱怨,根本无法找到合适需要的人才…[详细]

  • 病相八:假性近视 教改不动真格
    当我们审视当下的教育改革时,奇妙地发现,几乎每一项教育改革,其“教育改革方向”都得到认可,而实际进行教育改革时,却同时存在许多担忧。事实上,回顾过去三十年的教育改革与发展,同样充满着这复杂的情绪…[详细]

被病痛侵害最严重的教育群体   总计 

受伤群体:
打工子弟

武汉大学一学生团队曾对300多名初三农民工子弟进行的调查显示:初中毕业后,选择上高中的只有18%,而上技校和职高的占72%,10%选择直接去打工。教育长期投入不足而造成的营养不良,直接导致打工子弟无法更多的占有优质教育资源。

0000000
票数:

受伤群体:
高分考生

高分考生的光环下,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恼。有人为了考中状元废寝忘食,而状元又为了内地知名高校和香港高校摇摆不定,有本事屡中状元的就干脆可以注册个执照当买卖干了。分数为王的评价标准,已经将高分考生变成了教育领域的高危人群。

0000000
票数:

受伤群体:
范跑跑们

“范跑跑”与“杨不管”,是两个十分特别的事例。是什么让人类心灵的工程师,硬生生的丢下学生不管的?当教师把教书作为生存工具,而学生把受教育作为竞争工具,教师和学生之间,只是金钱和利益关系,“亦师亦父”的师生关系必然荡然无存。

0000000
票数:

受伤群体:
华人诺贝尔

当高锟被宣布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那一刻,国人对“华裔”和“诺贝尔奖”这两个热词的YY程度再次被推高。至今8位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类奖项的华人的海外受教育经历,和诺奖本身一样,成为一个高等教育规模已达世界第一的国家的一块心病。

0000000
票数:

教育最受伤的群体   总计 

受伤群体:
大学校长

北大校长在联欢晚会上唱流行歌和华中科大2010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诞生的“根叔”,都给他们赢来了“亲民校长”的光荣称号。当我们的校长被开会座谈和汇报工作绑架后,四年的大学生活中,只能等到毕业典礼上一睹校长的庐山真面了。

0000000
票数:

受伤群体:
特长生

在春节晚会上,把《百家姓》倒背如流,这勇气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从心算到记忆力,从钢琴9级到英语专八。从小升初从考试变成看简历的那一刻起,特长生也从学校里的稀有群体变成了大众。人人都是特长生,成了学校培养和选拔的终极目标。

0000000
票数:

受伤群体:
扩招生

数据显示,我国高等教育,虽历经10年扩招,仍未发达国家大中专人才达到总人口比例的20%标准。但目前,扩招给大学毕业生带来的就业压力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大学学历的必要性。大学生就业是社会需求虚高还是大学生就业虚难?

0000000
票数:

受伤群体:
免费师范生

北京师范大学一学生社团对免费师范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免费师范生对这项政策争议最大之处集中在两点,一是“毕业后回生源地从事教学工作十年”,二是“免费师范生不允许本科毕业直接考研”, 几乎六成的师范生都问过有关毁约的问题。

0000000
票数:
  • 处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解决义务教育均衡,须加大上级政府的转移支付力度。从公平出发,力求做到学校生均经费一致。包括,不管在哪个地区哪所学校教书,同等级别的教师,收入待遇应该一样。如此才可让各校师资趋向均衡,办学水平趋向均衡,有效杜绝择校现象…[详细]

  • 处方:把大学办到县里
    在国外,政府财政不是高校办学的最重要资源,因此是否在经济繁华地区办学并不重要。把大学办在县里,除了可以回归大学本质外,对于我国的教育发展来说,更大的意义在于促进教育公平。一味集中把高等学校办在大城市,必然导致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详细]

  • 处方:松绑教育期望值
    “改变命运”、“赢在起点”、“争做第一”,这些仍是今天教育承载的重负。真正的教育,简单地说,就是“以人为本”和“因材施教”。在这样的教育中,国民的整体素质得到提高,而每个人经由这样的教育,也将成就为完整的人…[详细]

  • 处方:功利教育的退位
    师生关系剑拔弩张、教师有偿家教屡禁不止,病根就在于师生都把教育当成了赚钱或为赚钱而必须的工具。教育是做人的事业,只有把教育对准人本身,才是真正的教育。不以人为本,没有对受教育者的爱,才是当今教育出现如此局面的根源所在…[详细]

  • 处方:行政与学术分离
    层出不穷的学术造假和学生难见校长面,都源于大学里行政力量远大于学术力量。行政人员退出学术委员会,貌似在平衡两者的权力,但大学的行政和学术分权,不在于外在形式。实行大学学术管理,无法绕过大学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这一根本途径…[详细]

  • 处方:评价多样化
    十年扩招,扩出了大量攥着大学学历却就业无门的人,也因就业难扩出了“读书无用”的腔调。不把升学作为成才的唯一选择,在某种程度上,恰恰是社会进步的反映——虽然这种选择,可能是由教育成本过高、教育回报太低所逼迫的…[详细]

  • 处方:确保公平教育
    优质幼儿园、重点小学、中学,但凡和紧缺的教育资源靠边儿的东西,评价标准只有一个——老爹的关系要足够硬。“拼爹”引发的不公平,正蚕食着教育的肌体,推进就业公平、教育资源均衡配置,不能只停留在呼吁,而应该完善就业制度与教育制度…[详细]

  • 处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包括加强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推进政校分开;探索招生与考试相对分离的办法等等。希望这份统领未来10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纲要,足以使中国教育发生人们希望看到的变化…[详细]

中国教育是否真的病入膏肓?

小感冒而已,哪国教育都不完美

中国教育100份诊断报告

  就像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保证自己百毒不侵一样,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制度都不能做到人人满意的完美。最新统计显示,目前我国大中小学各级各类学校在校生将近3亿人。在如此庞大的教育体系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瑕疵。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人们对于教育发展的速度也提出前所未有的高要求。

身患绝症,基本根治无望

中国教育100份诊断报告

  当教育者的行为和某种教育制度,让越来越多的孩子提起上学就皱眉时,足以证明它病入膏肓。据全国养成教育总课题专家在北京市20多所学校的调查,由于不爱学、不会学而烦恼的孩子,初中达到了58.6%,高中达到了72.4%,严重影响了教育质量。厌学可说是中国教育史上的“癌症”。

版权声明:本专题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教育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策划制作: 邓跃  美工: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