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大学排行榜

导语

我为什么支持龚克校长公开证据     诸多大学排行榜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一向饱受非议。2009年3月22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报道:天津大学校长龚克透露,曾有一家排行榜的制作机构找上门来索要“赞助”,遭到学校拒绝,这是第一次有大学校长出面证实大学排行榜里存在“潜规则”。
    厦门大学教育学博士陈厚丰认为,大学排名是高等教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有排名比没有排名好,不必视之为“洪水猛兽”。教育部门要做的,不是取而代之,而应该给予恰当的纠正、引导和鼓励,将其部分职能和优势转嫁到中立的组织上来,以帮助培育其健康生长的土壤。……[我来说两句]
大学排行榜被曝潜规则 制作者收高校赞助(图)
    成都理工大学曾于2004年和2006年先后两次邀请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来校作讲座,随后两次给武书连方面汇款数万元。此后,该校名次上升,从2004年的116名上升至2007年的92名,此后又逐渐下降至2009年的103名。[详细]
武书连回应:大学排行榜没有“潜规则”
    这种由长期科研劳动产生的报酬,与 “赞助费”完全不同。“赞助费”是不需要付出如此艰辛的劳动的。只要坚持不预先设定立场,不偏不倚地对待每一所大学,大学的名次是评价的结果,而不是事先的设定。那么,有偿咨询就没有违反严守中立、三不主义。 [详细]

天津大学:拒绝交“大学排名赞助费”

天津大学校长龚克透露,曾有一家排行榜的制作机构找上门来索要“赞助”,遭到学校拒绝。“比如社会上特别流行的排名,我们不能简单否定它,它有社会需求,你去骂排名没有用,唯一的出路是使这些排名逐渐科学化。” [详细][我来说两句]

南开大学:不参加收费的商业性排行榜

 南开大学接到过不少类似的来电及传真,明示或暗示校方提供“赞助”,可以换取排位的上升,但学校一概回绝。“凡是收费的商业性排行榜,南开不参加,也不支持。”吴志成说。[详细][我来说两句]

北京大学:对大学排名一直很淡漠

  原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在谈到大学排名问题时,许智宏表示,对此一直是非常得淡漠,“只是一笑而已”。没有必要在这些问题上来刻意追求什么,每个排名系统都有它不同的指标体系,而且它也在不断地完善它的系统。[详细][我来说两句]

复旦大学:只作参考,不必看得过重

  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说,我们复旦在排行榜上的名次还不算难看,没有像中国人民大学那样被“发落”得不成样子。对目前的这种排行榜,只作参考,不必看得过重,走自己的路,搞自己的发展。[详细]

武书连:我支持天津大学公开证据
 我也相信,就公众知情权来说,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都想知道究竟是哪家排名机构向天大、南开索要“赞助”。我也相信,勇敢的龚克校长、吴志成部长会很快公开索要排名赞助费的机构名称,因为实在找不到保护这类排名机构的理由。 [详细]
 毫无保留地支持天津大学公布找上门来索要“赞助”的排行机构的名单;支持南开大学公布要求与南开“合作”以换取排位上升的排名机构的名单。 [详细]
 《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在大学评价中,始终坚持“严守中立”的立场和“三不主义”的原则。所谓“严守中立”就是不预先设定立场,不偏不倚地对待每一所大学。 [详细]
 清华大学以280.15分再列榜首,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分别以224.66分、219.14分获得第2、第3名。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已经连续10年保持中国大学前三名。[详细]

文理分科

文理分科

教育部:不赞成对高校进行简单的综合排名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教育部反对对各大学进行综合性排名,现在社会上对大学的排名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详细][我来说两句]

复旦大学:废除不符合科学精神的评价制度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指出,与大学排行榜相对应的评价、评估方法,正在成为一种“制度”。废除不符合科学精神和学术传统的学术评估和评价制度,或许将益于“学术空气”的净化。[详细][我来说两句]

北京大学:世界一流大学没有一个量化标准

  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表示,北京大学在很多方面已经走在了世界大学的前列。作为中国的一流大学,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你对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所做的贡献。”[详细][我来说两句]

文理分科

熊丙奇:很难取消民间排行榜

  取消排行榜的建议,很难实施,从教育评价角度说,培育并发展社会中介参与教育评级,当是教育评价的重要方向。[详细][我来说两句]

武书连:给考生和家长们报志愿一份指引

  广东管理科学研究院的有关人士表示,进行大学排名不是为赚钱,同时考虑到不少中学生和家长都并不十分了解某所大学的优劣,因此也想在高考报考前给考生和家长们一份指引。[详细][我来说两句]

网友:大学排行榜是个消费指南

  我国大学的信息不透明,社会各界很难了解一所大学的真实情况。排行榜的制作者就是试图通过对现有资料的收集,提供一些有关中国大学的信息,使考生在填报志愿时能够多一份参考。[详细][我来说两句]

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中国都不具备大学排名的条件

  市场经济体制远没有成熟,大学与政府的关系、大学之间的关系远没有定型或趋于正常,大学仍有行政级别,公正、公平的竞争环境远没有形成,显然不具备大学排名的基础。 [详细][我来说两句]

北京学者王晓渔:排行榜数据陈旧 容易产生误导

  现在大学排行榜是作为一种“教育产业”而存在。大学排行榜一直备受非议,早在2004年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就曾表示排行榜中许多数据比较陈旧,容易对公众产生误导。每年大学排行榜的发布往往要有一定时差,其间需要大量时间用来收集和分析数据。[详细][我来说两句]

北京市市民朱溪:大学排名是一件很无聊的事

  不同的大学有不同的人才培养策略,忽略了这个因素弄个煞有介事的排名,意义何在?所谓大学排行榜则助长了高等院校与高考考生的攀比心理。大学教育的真正意义被遗忘,林林总总的高等学校沦为一个个职业培训所。许多人上大学不是因为其有接受大学教育的需要,而是想拿一本大学毕业证来充当一块通往就业职场的敲门砖。[详细][我来说两句]

人民大学副教授陈幽泓:为消费者提供了信息指导

  中国民间机构的评估尽管存在种种缺陷,却为大学教育的消费者提供了信息和具体的指导,打破了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独自掌握和发布信息的局面,是制度的创新和突破。 [详细][我来说两句]

香港《明报》原副总编:要公开排行榜的计算方法

  在发达国家,不同的大学排名有不同的适用范围,分别适用于政府管理、企业招聘和学生择校的榜单五花八门。因此,各自采用的指标体系也有所不同。他认为,关键是要公开排行榜的计算方法,排名时用了哪些指标,各占多少权重等都必须透明。[详细][我来说两句]

厦门大学教育学博士:现在有排名比没有排名好

  大学排名是高等教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有排名比没有排名好,不必视之为“洪水猛兽”。政府评价、社会评价和大学的自我评价,都是对大学办学的监督,有利于高等教育发展。其中大学排名属于社会评价,由代表社会公众的中介机构实施,因此要有公认的标准,不能想当然地确定指标和权重。[详细][我来说两句]

中国大学需要排行榜吗?
正方
应该,大学排行榜能学生了解自己想要去的大学以及选择什么样的学科。不少中学生和家长都并不十分了解某所大学的优劣,因此也想在高考报考前给考生和家长们一份指引。
反方
不需要,不同的大学没有可比性,清华、北大这两所名校一个以工科见长,一个以文理科见长,怎么能够硬性将其排个高低呢?数据来源至少是不完整的。
1.中国大学需要排行榜吗



2.大学排行榜是否存在潜规则?


3.你如何看待大学排行榜?




4.你觉得哪个机构排行榜比较科学

查看结果

文理分科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由独立于政府和大学之外的第三方机构对大学进行排名,是一种可取的方式。发布大学排名在国际上才兴起20多年,还远未成熟,目前较有影响的排名大都出自媒体,包括《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英国的《泰晤士报》、德国的《明镜》周刊、加拿大的《麦克林》杂志和日本的《钻石周刊》等。在2006年英国《泰晤士报》刊登最新全球大学排行榜,北京大学居全球第14位,在亚洲大学中排名最高。[详细]

198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全球大学排行榜

  198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率先推出全美大学排行榜,每两年一次,1987年后每年一次。《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通常选用6项指标:学术声誉、招生选择性、师资力量、财政资源、保持率、学生满意度。每项指标都赋予相应的权重,整个评价以问卷调查的方式进行。

1986年:《泰晤士报》全球大学排行榜首次发布

  英国《泰晤士报》和《泰晤士高等教育副刊》于1986年开始推出英国高校排名。通常选用的15项指标是:入学标准、师生比率、获得哲学博士的教师数量、教师中具有教授职称的比率、图书馆经费、政府对研究的资助、合同研究、大学提供的学生贷学金、毕业生长期就业、毕业后暂时就业、研究或继续学习、一等奖获得情况、毕业率、研究生占学生百分比、外国留学生占全部学生百分比。

1989年:《明镜》周刊大学排行榜首次发布

  德国《明镜》周刊于1989年末首次公布对大学的评价排名。《明镜》在1993年组织的涉及18项指标的问卷调查规模空前,最后按德国东部和西部分别进行大学排名。

文理分科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在搜狐网公布了对全国高校2007年~2009年度的除军事学门类外的全部81个一级学科评估结果,这份由“官方”低调推出的大学排行榜,“无疑更具权威性,对报考的考生来说,也更有参考价值”。确实,此次排名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比如它注重分类评估,采取与国际上主流的教育排名评估指标体系接轨的指标体系,还首次较大规模地聘请百所重点高中校长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主任等参与评价。[详细]

第一:数据透明 公开排行榜的计算方法

  不管排行榜采用哪一种指标设计,有一个统一的原则就是透明原则,即必须将排名方法清楚、透明地说明,包括指标的计算和数据的来源,排名时用了哪些指标,各占多少权重等。

第二:对大学对专业分类排名

   现在的大学排行榜之所以难以取信于人,首先是因为没有对大学分类就对大学进行综合排行。这就像不分男女,选手们只按体重分级参加拳击比赛一样。

第三:排名指标体系设计趋于合理

   现在的排名指标体系设计不合理。有的排行榜以规模排座次,有的排行榜按博士、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的数量论英雄,不是判断大学优劣的标志性指标,有舍本求末之嫌。

第四:政府给予恰当的纠正、引导和鼓励

   教育部门要做的,不是取而代之,而给予恰当的纠正、引导和鼓励,将其部分职能和优势转嫁到中立的组织上来,帮助培育其健康生长的土壤。

教育部学位中心2007-2009全国学科排名

 学科排名是指对研究生培养学科进行整体水平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进行排名,又称“学科评估”。此项工作由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简称:学位中心)组织,各高校和科研院所自愿申请参加。

哲学理论经济学政治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体育学
法学应用经济学社会学中国语言文学 艺术学
数学新闻传播学民族学仪器科学与技术历史学
化学地球物理学教育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物理学
林学科学技术史心理学电子科学与技术天文学
力学生物医学程地理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园艺学
水产矿业工程   ■生物学测绘科学与技术建筑学
中医林业工程  畜牧学 环境科学与工程中药学
药学基础医学   ■兽医学 农林经济与管理 地质学

融资

查看全部留言>>

策划制作:刘勇

[点击查看全部教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