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教育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

“大学生村官”只配跑腿开会?

 我是村官:我们都想做好工作,都愿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新农村建设,但在就业竞争激烈、消费水平不断提高…[详细]

农民欢迎“大学生村官”吗?

 “大学生村官不要像水上的皮球,从上面看下水了,在下面看漂在水上,要能做点实事。”一村民并不讳言…[详细]

熊丙奇:大学生村官计划又成烂尾楼?

 一方面有农村工作经验的大学生不能留下,而另一方面却继续动员新大学生去农村,这种大学生村官的尴尬…[详细]

编者按

  毕业了,当村官去?

  “我们算什么人?”身处江苏北部阜宁县公兴、硕集、新沟、板湖等地的大学生村官们一遍又一遍地问着同样的问题。“如果是农民,我们没有土地;如果是工人,我们不享受工人待遇;如果是政府工作人员,我们又没有编制,工资跟他们相差一两倍!”

  • 大学生村官:我是“新知青”


       特定意义上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所指的事件,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末。较之“老知青”,此番大学生下乡也是让知识服务乡村,同样面临城市的就业压力,且带有行政意味,我们因此把当下的大学生“村官”称为“新知青”。

    支持“新知青” 票数:

  • 大学生村官:我是“临时工”


       下乡9年,吴冠群依旧保留着大学时的习惯:上网、集邮、听摇滚。他给村主任当助理,跑腿打杂。后来,计划生育,财务管理,土地调整,征收农业税,甚至调解纠纷,修路搞卫生,绿化道路,他都干过。作为村干部里的最高学历,他还要负责整材料、写汇报。

    支持“临时工” 票数:

  • 大学生村官:我是“讨薪族”


      辽宁省新民市20多名大学生村官已在农村“服务”九年,政府不仅拖欠每人一万多块钱工资,还提出要解除大学生村官的“身份”,改签临时工合同。“签临时工合同?那就意味着随时可以被解聘,这跟扫地出门没啥两样啊。”……[详细]

    支持“讨薪族” 票数:

  • 大学生村官:我是"潜在失业群"


       从媒体报道来看,大学生村官很好地融进当地社区、或者说干出点“名堂”的人还是少数。倒是陷入生存和工作困境的人更多。这些人,一旦挂职期满或者无法适应农村工作,那么他们就不得不面临着市场的重新选择,客观上也造成了不必要的人力资源浪费。

    支持“失业群体” 票数:

  • 大学生村官:我是"编外村官"


       24岁的骆嫦琳是华南师范大学的本科毕业生,现在,她的身份是廉江市三合村妇女主任。骆嫦琳这个“官”是村民们自发推举的,但她却是没有薪水,没有编制,也没有任何待遇的“编外”村官。和骆嫦琳一起来的,还有广州其他几所高校的毕业生,他们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大学生村官团队。

    支持“编外村官” 票数:

  • 大学生村官:我是"未来公务员"


       杨涛(华南农业大学):对农村,我很熟悉,因为我家就在顺义区的农村。当“大学生村官”只有3年时间,我去的主要目的是想锻炼一下,多增加一些社会经验,毕竟一直在学校。虽然这次招聘开出的薪金条件并不太高,但我还是愿意去。因为,3年后,我可以在考公务员方面占得一些先机。

    支持“公务员” 票数:

  • 大学生村官:我是"考研潜伏族"


        高中时不知道学习的重要。大学时觉得自己挺优秀,觉得能力比学历重要。可进入社会后四处碰壁,一个偶然的机会,考上了大学生村官,后来考公务员和选调生在学历方面的诸多限制让我下定了决心:考研,作为村官,时间还是比较充足的,现在一天能够保证7小时的学习——网友发帖。

    支持“考研族” 票数:

  • 大学生村官:我是“创业者”


       卢克文作为大学生村干部中的一员,从2004年4月起担任平顶山市辖区汝州市骑岭乡小陈村党支部副书记。“虽然我的奶牛场规模小了,但是我要让小陈村的规模大起来。”卢克文希望小陈村能成为另外一个南街村,让农民生活得扬眉吐气,让城里人来参观是卢克文心中的规划蓝图。

    支持“创业者” 票数:

  • 大学生“村官”出路在哪
  • 大学生"村官"的出路在哪里?


      “如果保持现在的工资待遇,再交了‘三金’,我还愿意在农村接着干‘村官’。”这是阿怀萍留在农村的“条件”。她2006年到青海省大通县城关镇龙曲村当“村官”,今年服务期已经快满三年,正面对未来“往哪走”的问题。出路在哪里?“流得动”是流到哪儿去?

  •   八成大学生村官出路难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一些大学生“村官”文字能力强,能操作现代化办公设备,经常整日被“借调”在镇办公室里做着打字员、记录员等,对农村发展的实际效果并不像预期那样大,这样的大学生“村官”并不在少数。而另一些大学生“村官”到了农村,成天忙着考公务员,找进城?“出路”……

  •   大学生村官很尴尬


      金先生(温州大学生村官):大学生村官最大的问题是,想做事却没得做,待遇太低,未来出路没保障。我去年工资1400元,村里市里各支付一半。村与村条件不同,在富村,大学生能拿奖金。但我的村穷,去年一半工资常发不出来。今年市里全额补贴工资,但相对而言待遇还是偏低。

  • 出路一:续聘留任

    支持“留任” 票数:

  • 出路二:竞选公务员

    支持“竞选” 票数:

  • 出路三:自主创业

    支持“创业” 票数:

  • 出路四:另行择业

    支持“择业” 票数:

  • 出路五:继续学习

    支持“深造” 票数:

  • 储朝晖
  • 熊丙奇:大学生村官计划又成烂尾楼

      大学生当村官九年,想继续在农村发展,却成为“临时工”,这一事件再次表明,在大学生村官计划轰轰烈烈推进之时,一些地方的大学生村官计划,缺乏长远规划。三年时间转瞬而过,不少大学生村官们却发现,留给自己的选择,只有自谋出路。当地公务员岗位、事业编制,一直不缺编;考研之路,虽然有适当优惠,但首先得在考场上拿到高分,而高校是否执行还很难说。

       [更多详情请阅读全文]
  • 王旭明
  • 王旭明:"买断"岗位解决大学生村官"出口"问题

       中国的大学生村官,正随着合同的纷纷到期,日益感受到现实与当初承诺之间的巨大落差。教育学者、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认为,在村官“出口”问题上,政府可以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买断。为村官们买断一些岗位。比如村党支部书记的岗位。”他说,这样不仅解决了出口问题,还让真正热爱农村的人扎根农村。

        [更多详情请阅读全文]
搜狐教育观察
版权声明:本专题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教育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策划、制作:苏燕  Style设计:郑妍 美工: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