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教育
图片说明

在国外读书 | 凌晨四点半的哈佛其实是这样!

留学声 阅读(0) 评论()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编者按:随着留学热潮的不减反增、以及网络信息时代的繁盛,美国这片留学的热土已不再似五六年前那般遥远而神秘。越来越多的准留学生通过网络就可以在脚踏美国国土之前,为自己描绘出一个初步的留学生活概况。然而,浩瀚的太平洋仍在一定程度上割裂了信息交互,导致了准留学生在接收信息上的不对等。而网络这把“双刃剑”也在信息的传递中,偶尔开小差,为国内的学生传递了些许错误信息。

  秉着带准留学生倾听大洋彼岸最真实留学声音的宗旨,搜狐出国“留学声”推出“在国外读书”系列——选取时下最热点的留学话题,带你远渡重洋触摸话题背后的留学真相。

  本期话题:哈佛凌晨四点半的图书馆到底是座无虚席还是空空如也?世界顶尖学霸的身份是否真的靠牺牲睡眠换来的呢?

  凌晨四点半的哈佛图书馆,到底是什么样的?

  若干年前,网络上曾流传一篇言之凿凿的10万+火文和一张热图,号称是“凌晨4点多的哈佛大学图书馆里,灯火通明,座无虚席”。图片中展示了哈佛大学灯火通明且人满为患的图书馆,文章里还罗列了哈佛的“校训”和“箴言”,可惜每句英语都千疮百孔,语法错误连篇,令人不忍直视。

  而那些错句也让我对文章的真实性不以为然。再者,耶鲁和哈佛是两所很相似的大学,而作为耶鲁毕业生的我熟悉的校友可没使那么大的蛮力学习,哈佛同胞又怎可能如此苦哈哈呢?

  但抱着对大伙儿负责任的态度,我还是决定到哈佛后,就来一次不含糊的尽职调查。出发前,我网上检索了“哈佛凌晨四点半”,搜索结果让我吃惊——原来市面上已经有了以这个词组命名的励志书,还不止一种,销量也很不错,而书中的内容却令人难以信服。

  言归正传。8月28日我抵达哈佛。办完入学手续后,便准备全面系统深度客观地把凌晨四点半的哈佛图书馆真相查个水落石出,给大家一个靠谱的解释,消灭一切甚嚣尘上的臆断猜测。

  我的尽调由三部分组成:

  1. 哈佛官网资料查询

  2. 哈佛学生现身说法

  3. 哈佛图书馆实地走访

  哈佛官网资料查询

  我首先访问了哈佛大学图书馆官网,在首页点击进入图书馆/开放时间栏目。下拉页面逐一查看,发现几乎所有图书馆都在零点前闭馆,只有Lamont Library的开放时间是“24小时”,这是位于哈佛庭院(Harvard Yard)的一座本科生喜欢去的图书馆。

  为保证足够严谨,我又继续点击了按周显示的图书馆开放时间这个栏目。12月初到中旬是哈佛大学各院系的期末考试周。我将时间调到12月4日到12月10日,再次查看各图书馆开放时间。

  然而并没什么改变。Lamont Library仍是列表显示的唯一24小时开放的图书馆。其他图书馆最晚只到零点就闭馆了。

  结论:根据官网信息,大多数哈佛图书馆都是“今天开门今天闭馆”,只有Lamont Library一家“灯火通明”;所以,哈佛学子若想在凌晨四点半的图书馆里发奋苦读,就基本只能去Lamont了。

  哈佛学生现身说法

  想到文字信息和实际情况可能有出入,我在哈佛校园不同区域和院系随机采访了30位在校生,覆盖不同种族,既有刚入学的大一新生,也有已在哈佛苦读多年的博士生。以下摘选最具代表性的几个回复:

  问题:你经常在哈佛的任何一家图书馆学习吗?你通常学多久?你是否会在图书馆熬夜到后半夜,比如凌晨四五点钟?

回答1(哈佛本科大二学生Jessica):我每天都去Lamont学习,基本学到十一点多就回宿舍了。我每天需要至少睡六小时,不然大脑会没法工作(笑)。十一点多离开时,图书馆里的人通常就很少了。不清楚到后半夜还会有多少人,但估计是寥寥无几。
回答2(哈佛商学院二年级学生Liz):商学院学生去图书馆学习的相对比较少吧。HBS(哈佛商学院)的Baker Library每天关门都挺早,绝不可能学到后半夜的。
回答3(哈佛法学院法学博士二年级生Hassan):HLS(哈佛法学院)图书馆都是零点关门。我有时会去HLS Library做reading,但更多时候喜欢一个人在寝室学,论文提交前会熬得晚一些,但几乎不会超过凌晨3点。
回答4(哈佛教育学院硕士一年级生Laura):平常都去教育学院旁边的一家咖啡馆学。相较于安静的图书馆,我更喜欢有点人声甚至嘈杂的环境,那样反而更能集中注意力。咖啡馆11点打烊,我是morning person,十二点前就得睡,早上7点起床。我无法理解习惯学习到凌晨四点的人,那有点stupid,不是吗?
回答5(哈佛医学院博士三年级生Robert):医学院的功课挺重的,所以HMS(哈佛医学院)的学生都比较刻苦,但也不至于学到后半夜吧。我觉得还是得看自己怎么安排时间,另外,效率真的很重要。Lamont Library?几乎没去过,我所知的医学院同学也很少有人去那儿刷夜。
回答6(哈佛本科大四学生Yoon-Al):啊,过去这几年确实熬过几次通宵,主要是为了写paper,但绝对不是常态!(做轻松状)平常习惯去怀德纳图书馆的自修室学习,那里的噪声近乎零分贝,每个人都认真学习的气氛非常棒。平均每次去图书馆学习3小时吧,不会到太晚,完全没必要的。
回答7(哈佛本科大一学生Rawe):来哈佛前曾担心这里的课业负担会压得自己喘不过气,但开学这几天感觉还是比较manageable(可以驾驭)的。目前都在宿舍学习,我的很多大一同学也喜欢在家写作业,或者和好友一起去咖啡馆,因为可以随时交流功课。在图书馆熬到后半夜?没想过,也最好不要吧!

  结论:不同的哈佛学生给出了类似或干脆一样的答案——自己不会在图书馆苦读到后半夜,没看到或听说身边很多同学这么做,更不认为这有必要。唯一可能让学生呆到凌晨四点半的Lamont图书馆,在随机受访的三十个学生中并无高人气,去那儿学习的学生也对“熬到后半夜”这一说法给出了否定答案。

  上面两种方法的尽调实际上已让真相浮出水面了:网上疯传的“哈佛凌晨四点半图书馆的盛景”,并不存在。

  哈佛图书馆实地走访

  为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是决定把整个尽调做完,在夜里实地拜访几家哈佛图书馆和每家的管理员。

  我选择了四家最有代表性的:Baker Library(贝克图书馆,位于哈佛商学院校区),Harvard Yen-Ching Library(哈佛-燕京图书馆,位于东亚研究学系区域),Widener Library(怀德纳图书馆,位于哈佛本科生院校区)和The Lamont Library(勒蒙图书馆,位于哈佛庭院)。如上面所说,唯一通宵开放的其实只有Lamont.

  贝克图书馆

  下午4点半进馆(因为5点就关门了)。

  图书管理员回复:据我了解,商学院学生喜欢在宿舍或咖啡馆学习,而且啃书到深夜的少吧,因为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做。贝克晚上是不开门的,其实即使白天,人也不多——商学院学生白天除了忙上课,还得穿梭于各种社交和招聘活动啊!

(贝克图书馆外观)

(安静的自习室)

  哈佛-燕京图书馆

  晚上9点半进馆(因为10点就关门了)。

  图书管理员回复:来我们这儿查书借书的教授和学生多,但来这里自习的非常少。燕京图书馆关门早,到了9点以后就很少有人了。

(燕京图书馆内的书桌,我去的时候几乎没看到在馆内学习的学生)

  怀德纳图书馆

  晚上11点半进馆(因为12点就关门了)。

  图书管理员回复:我在这里工作的几年里,从没碰到过这家图书馆破例通宵开放。来这里学习的学生确实很多,但11点以后就走得所剩无几了,因为每个人都知道12点闭馆嘛(笑)。

(夜里的怀德纳图书馆外观)

(自习室此时人很少)

  勒蒙图书馆

  凌晨2点半进馆。此时,图书馆的自习室只剩一两个学生。

  图书管理员回复:(给他看了《哈佛凌晨四点半图书馆》里的“灯火通明座无虚席”照片)这肯定不是Lamont图书馆的照片!我们这儿可没有这样的自修室。平日到了晚上十一二点时人就很少了,更别提后半夜。只有在期末考试前的一两天,人会稍微多一些,但也绝对不是“人满为患”,那样有点夸张了。

(书架旁边的写字台,供学生学习和查书)

(一楼的自习区只有这两个学生)

  对哈佛大学图书馆的尽职调查至此告一段落。凌晨三点从勒蒙图书馆出来时,整个哈佛校园都沉浸在睡梦中,只有早起鸟的鸣叫和我的脚步声在夜里回响。

  网上热传的“哈佛凌晨四点半图书馆的景象”,只是一个不存在的想象。

  调查后的一点想法

  “熬夜”与“勤奋程度”真的成直接正相关吗?哈佛学生,或者说以哈佛和耶鲁学生为代表的美国一流大学学生真的不那么刻苦吗?

  我认为,以学习时长衡量一个人刻苦与否是一个不太明智、甚至有点愚蠢的方法。在哈佛和耶鲁,我没有看到谁以“刷夜”为荣,更没有学生暗自较量谁能熬得更晚。这些学校学生崇尚的,是一个叫做“productiveness”(效率,多产)的词。

  我没有在国内读大学的经历,不能对咱们国家的大学生妄加评论。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哈佛耶鲁的绝大多数学生都相当productive,具体表现在这些方面:

  1. 相较于国内同学,他们不轻易翘课(在很多美国大学,翘课是要扣很多分的);

  2. 上课时全神贯注听讲、记笔记,遇到不懂的就实时向教授发问,甚至展开一场辩论,力求在下课前就把新知识点都搞明白,而不是抱着“听不懂也没关系,反正课后还能再学”的补救心态;

  3. 几乎所有人都会把每天的学习任务用1、2、3列出来。一些同学还会进一步划分优先级,给自己设置完成一项功课的时限(比如,“7点钟晚饭前必须把50页的阅读做完”);

  4. Work hard, play hard ——该学时就集中精力学,该玩时就使劲玩。我的很多同学前一晚还在派对上喝酒狂欢,第二天就可以做到完全与世隔绝。他们会把自己“关起来”,心无旁骛地读完一本书、做完一份习题集、写好一篇论文。你有时会找不到已切换成学习模式的他们:手机关机,Facebook message和email都不回。高强度的闭关,往往能帮他们在短时间内快准狠地把学习任务搞定;

  5. 目标感明确:我的很多同学在学习时都会带着一个很明确的goal. 比如,“我读这本书,就是要找到ABC三个证据,来支持我的论文观点”“我下午去上这堂复习课,就是为了搞懂xx概念、yy函数、zz曲线,不弄明白不回家”。有了目标,或者说目的,效率往往会高很多,而不是迷迷糊糊地学了一通,到头来还是不知道自己收获了什么。

  有了上面这些让人非常productive的习惯,难道还需要每天都为了学习,熬夜到凌晨四点半吗?

  以熬夜伤身为前提的刻苦,不是好刻苦。

  不要再盲目崇拜“哈佛凌晨四点半的图书馆”了,那不真实,也挺愚蠢的。

  本文由牛油果旅行CEO李拓远发布于人民日报,经搜狐出国“留学声”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learning.sohu.com true 留学声 http://learning.sohu.com/20160916/n468509373.shtml report 7684 编者按:随着留学热潮的不减反增、以及网络信息时代的繁盛,美国这片留学的热土已不再似五六年前那般遥远而神秘。越来越多的准留学生通过网络就可以在脚踏美国国土之前,为
最后修改于2016-09-26 09:35:32 阅读(0) 举报
欢迎举报抄袭、转载、暴力色情及含有欺诈和虚假信息的不良文章。
熊丙奇

熊丙奇

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

晓震

晓震

北京教育音像报刊总社评论部评论员.....

熊丙奇

孙云晓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

李镇西

曾敏敏

美国独立教育顾问协会认证顾问 ......

张鸣

张鸣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