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教育
图片说明

【总193】“二元思维”可能是个泥淖和陷阱

思辨读写mp 阅读(0) 评论()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2014年,上海高考卷作文题是这样的:

  你可以选择穿越沙漠的道路和方式,所以你是自由的;你必须穿越这片沙漠,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

  命题的口吻是不容置疑的,你没有其他选择,你必须穿越,这个假设是如此强势,没有商量的空间,更没有挑战的余地。在猝不及防的境况下,考生被“设置”(我非常喜欢王小波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用到的这个词)在沙漠的边缘,烈日酷暑,口干舌燥,你过,还是不过?是要命,还是要自由?设置一个如此极端的境遇,还装作关怀备至的样子,还要讨论一个关于自由的问题,恕我不恭,这也太霸道了!我曾经问过我的学生,跟一个饥寒交迫的穷汉讨论“金钱不是万能的”有没有意义?跟一个快要饿死的人讨论该不该吃“嗟来之食”,有没有意思?没想到,类似的问题竟然堂而皇之的端上了正席。

  不是说这个道理错了,而是说,这个话题在多大程度上有讨论的价值?世界原本丰富多彩,但“二元思维”非要将这个多元的世界挤压成一个单向度的空间。在这个“人造”的单向度的空间里,你必须做出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选择。否则,你就 game over了。

  这样的题目,必然造就懒于思考的考生,这倒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我们看到,大量的作文都用这样的绕口令来对付“霸道”:人是自由的,也是不自由的;人是不自由的,但人也是自由的;自由中有不自由,不自由中有自由……

  经过十多年的训练,聪明的考生们早练就了一套百折不挠、无坚不摧的话语逻辑,可以百毒不侵,也能“放之四海而皆准”,据说这就叫做“辩证”。不妨再看看2015年上海卷高考命题:

  人的心中总有一些坚硬的东西,也有一些柔软的东西,如何对待它们,将关系到能否造就和谐的自我。

  与2014年命题相比,这个命题显然要“自由”得多。应该说,题目本身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是我欣赏的题目。但问题是,习惯了“二元思维”的许多考生,还是刺激反应式地“无视”了某些关键信息,熟练地、迅速地抽象出软与硬这一对概念。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绕口令:

  人要硬,也要软;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不能不硬,也不能太硬;不能太软,也不能太软;太硬了不行,太软了也不行;要软中有硬,也要硬中有软……

  上海作文向以“思辨”引人注目。但命题多纠结于抽象的概念辨析,而忽略了对具体生活的观照,所谓的“思辨”,常常是脱离具体和实际的高谈阔论,不加分析和选择的一分为二,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的折衷和调和,淡化和弱化了命题的思想内涵,新八股”也应运而生。我赞成阅卷负责人周宏先生希望上海命题来个“拐点”的说法,原因正在与此。

  “二元论”的世界,是个一厢情愿的虚假世界;而真实的世界,是个多元并存的世界。不妨与同年的重庆卷比较,立刻就能看出上海卷的局限。重庆卷是这样的:

  公交车站上,一个刚上车的小男孩请公交司机等一等他妈妈,过了一分钟,孩子妈妈还没到,车上乘客开始埋怨,说母子俩耽误了大家时间。这时,那位腿有残疾的母亲一瘸一拐地上了车,所有人都沉默了......

  材料展现的,是社会生活中常见的一个场面,琐碎,真实,当然也复杂。习惯了“二元思维”的人,面对这个“多元”的冲突,恐怕连那两个“元”都找不到了。在小小的车厢社会,大家各有各的诉求,各有各的道理,这里没有善与恶的对垒,没有黑与白的鸿沟,非黑即白的逻辑在这里行不大通。母亲因腿脚不便,让儿子请求大家等候一分钟,请注意,仅仅一分钟,这在情理之中,不必苛责。有人非要苛责残疾人耽误了大家的时间,那么,谁敢能说自己没有这样的时刻?公交车毕竟不是飞机,等候一分钟,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乘客们也并不缺乏人情味,一开始小男孩请求司机等待一分钟,大家并无怨言;过了一分钟,其母还未上车,大家才开始抱怨;而当乘客们发现这位母亲腿有残疾后,又“都沉默了”。可见,乘客们也有爱心,有同情心,有自责与自省之心。有人非要苛责乘客们太性急,一分钟也耐不住。但是,谁又能说这一分钟对他们就不是宝贵的呢?你何以见得这车上没有心急如焚赶往医院的病患家属?在文明社会,残疾人理应得到更多的关照,但是,其他人的权利也不应因此而被忽视。

  在这里,坐车的、赶车的,个个自主;残疾人、健全人,人人平等。如果不先入为主,而是秉持多元理解,这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在这里,简单的否定不合情理,粗暴的道德审判并无意义。可贵的是,命题人显然并不指望考生做出简单的结论,居高临下的指责人们自私、无情与冷漠。这里没有什么简单的对错,需要的只是互相理解与宽容,互相帮助和支持,需要的是公共政策与公共事业的改进。命题人看重的,就是这样一个多元的、多角度的思考与反省的过程。

  很多人习惯了道德审判,一看到这样的生活画面,就认为是现在的人自私了,人情淡漠了。其实,这与人情冷漠有什么关系?只不过现代人的权利意识更加明确了,独立意识更加自觉了。如今的人确实更自我了,但我们的边界意识也更清晰了;如今的人能够光明磊落地“利己”了,但更多的人知道了”利己“不能以“害人“为代价。在这样的环境下,那种粗暴的、自以为是的、非善即恶的二元判断还有什么意义?那种不是圣人君子,就是不肖小人的腔调,还有什么意思?

  重庆卷不仅在立意上摆脱了“二元思维”的束缚,而且在题目的设计上,也尽量为多元表达提供自由的空间。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具有真正的思辨内涵的好命题。复旦大学邬国平教授在《写思辨,也写生活》一文中,提出高考写作既要有益于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也要引导学生关注社会,关注生活。我觉得,重庆卷基本做到了这一点。

  敬请期待“二元思维”之二:生死两界与二元对立

  赞赏

  人赞赏

learning.sohu.com true 思辨读写mp http://learning.sohu.com/20160403/n443238076.shtml report 2670 2014年,上海高考卷作文题是这样的:你可以选择穿越沙漠的道路和方式,所以你是自由的;你必须穿越这片沙漠,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命题的口吻是不容置疑的,你没有其他
阅读(0) 举报
欢迎举报抄袭、转载、暴力色情及含有欺诈和虚假信息的不良文章。
熊丙奇

熊丙奇

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

晓震

晓震

北京教育音像报刊总社评论部评论员.....

熊丙奇

孙云晓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

李镇西

曾敏敏

美国独立教育顾问协会认证顾问 ......

张鸣

张鸣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