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高考马拉松/第七场:解密高考作文"40分现象"

2011年05月26日13:36
 

  >>>查看更多访谈内容 >>>搜狐教育微博直播 >>>搜狐社区现场直播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


  时间:2011年5月26日12:30——13:00

  地点:搜狐网络大厦·大演播室

  嘉宾: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

  高考马拉松/第七场:考前点晴:解密高考作文“40分现象”

  搜狐教育主持人:下面有请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广告文案与策划讲师李欣频老师给黄老师做讲座,下一题目是高考揭秘“40分现象”。

  搜狐教育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今天的高考疯狂马拉松,今天请到语文特级教师黄仕泽先生,有台湾广告界才女李欣频小姐。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大家好。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大家好。

  搜狐教育主持人:请黄老师提出您的问题来。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请问李老师一直在关注高考研究吗?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我关注学生们怎么度过这考试,以及考完后何去何从。

  搜狐教育主持人:刚才在下面的时候也听到李老师讲,好像在台湾高考联考的时候,好像作文不太好。我也是一样,我从小很爱好阅读,然后自己很想写小日记,或者写小的故事这样的东西,我的高考作文也是很差,150多分,考了90多分,而且我的作文从来没有突出过,我的当时已经可以写十来万字中长篇小说,但是一千字作文还是搞不定它。其实我有问题,还是其他人有问题,我非常想你一下。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应该是双边因素,有我们考生本身的因素,也有高考作文评卷老师的因素。

  搜狐教育主持人:您说的是作文的部分。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对。

  搜狐教育主持人:我们大学同一届考生里面会有语文我考90多分,人家考130多分,但是我觉得这种人说话都说不利索,好像就真的没有什么,说得直接一点,没有什么汉语修养。但是可以考很高的分数,这里不只作文的问题,这里有整个语文考试的问题。我们是在玩一个游戏吗?还是真的需要考验一个人的汉语修养素质,写作能力,还是阅读能力,还是怎样呢?比如我现在已经在媒体行业工作了十年左右,我进入这个行业起点也不是特别低,我没有感觉很吃力,不是说现在能写流畅句子,现在能听懂别人讲话,现在根据别人的话直接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这不是十年里头积累的,我从小就积累了很多。如果我要进入传媒业人家用一场语文考试,我怀疑我是进不了这个行业的,应该是我那个工科同学来进入,但是他进入来就很奇怪的。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进入这个行业,语言成绩很好,不一定能做这个专业,有的专业是有专业性。至于那个考分高,跟自己语言表达能力,修养方方面面,因为高考不仅仅就是考语言表达问题,或者明确说不仅仅考作文的问题。还有基础知识,还有阅读,还有古文,还有诗歌鉴赏,有方方面面的问题。

  搜狐教育主持人:说到这些问题,还是说回来,我觉得我的问题没有特别针对的,我跟我那个大学同学去比较的话,我的欣赏能力,我阅读面肯定比他多,因为他根本没有这方面阅读,只是湖北的考生嘛,只是去应对考试用一些教材,就可以搞定130多分,而我们真正进行阅读,真正的有一定文学或者说古诗词审美经历的人,反而在面前不堪一击。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这个涉及到当前课改问题,也就是高考命题,高考考察的方向,考察目标,考察的内容存在着弊端。现在已经在改了,已经按照课改方向走了。

  搜狐教育主持人:课改方向是什么?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就是以考能力为主。

  搜狐教育主持人:是写作能力吗?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综合能力。

  搜狐教育主持人:下面一个问题问李老师,当年您在参加考试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考试存在问题。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当时有啊,准备做作文鉴赏都会准备一些模组,作文其实是非常私人的事情,即便你谈一个记忆,或者描述一棵大树等等。可是我遇到考试我还是会照一个大致方向以防出错,有个人的色彩,可是会照一个大致方向以防出错,既然是高考就先按规矩来。

  记得高考前两年前我看了很多方面书,包括哲学,包括一些经典的东西,我反而得到一些更容易读懂教科书的方法,我读比较多东西,可以找到一些自己的方法。我说考得不好,也没有很差,但也有到高标以上。我发现语文能力是在超越了一个比较鼎盛之后,再回来考试是很容易的事情。

  如果程度超过那个临界线很远,那应付考试就没大问题。要么往前得更远,要不然考试规规矩矩考,然后考试考过之后再发展自己的优势。框架也是一个问题,老师要看这么多考卷,你要在这么多很类似的东西里面,要凸现一些特别的东西,怎么样展现。比如大家都在跳芭蕾,大家都做一样的动作,怎么样做标准的动作,是有固定技巧的,但如果想临场迸发一点火花,是需要积累功夫出来的。

  搜狐教育主持人:台湾后面的高考有没有发现一些趋势性的改变?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台湾有可以不用通过考试,通过你的表现来进某些学校的,但也是一种弹性的方式,因为有的学生没有办法适应考试。学校说如果能够有一些给他们这些人,给他们一些新的路。

  搜狐教育主持人:也有特招的情况,现在国内学校大学里面好像开始有这种推荐。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保送。

  搜狐教育主持人:好象也在有。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有了。

  搜狐教育主持人:我们非常希望这种保送方式,不要像其他领域被权利,被黑金污染到。说十几年有一个数学很差,但是他能成为像钱钟书那样的大师。回到现代的高考,李欣频小姐说得蛮好,她说如果说现在没有办法改变这个情况之下,只能在这个框架里面去走这个形式的话,这个形式从另外一个层面去维护社会的公正。假使中国全部实现保荐的话,很多人本应该属于他的机会一定会剥夺的。就是用一种不公平实现了另外一种层面的公平,可能有一些天才会被耽误掉。但是可能整个社会的公正相对来说还是要好一点,高考里面有很多的黑幕,但是总的来说,对这种阶层之间的流动还应该做出很大的贡献。还回到这个话题本身,回到语文考试本身,你看大部分的作文成绩集中在40分上下,38分这个上下,黄老师肯定想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这还是靠自己的心情来的?语文这种方法没有像数学那样非常明确的,这一段错了,那一段对了,然后综合下来一个分数。黄老师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评卷老师为了保险起见,只要内容上,形式上差不多,都给一个及格40分,按照及格标准60至42分之间上下走动。

  搜狐教育主持人:会不会把一些非常好的,耽误了人家,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搜狐教育主持人:有没有什么办法去改变?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这个话题太大。作文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搜狐教育主持人:现在作文占的比重还是很大的。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60分。

  搜狐教育主持人:这一半最不可测量的,打30分或者50分,都指不出有什么区别。这么大一半分数里面,如果作为20分,比他多少一点,可能跟一个人能力影响是有限的,50%比重里面影响是很大的。我记得当年考试的时候没有这么大的比例,一直是这样大的比例吗?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这个比例一直是这样的,以前我们高考的时候是120分的试卷,现在高考试卷是150分,所以它的总分数来设。现在实行网上评卷,一般同一篇作文要经过三个老师改,他扫描进去,老师就在电脑上评分,判完以后,这个分数对了,这个人就过完。

  搜狐教育主持人:算平均分吗?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一般的作文经过三个老师评判以后平均分就出来了。

  搜狐教育主持人:如果有人给了50分,60分,有人给了10分,这样的情况肯定存在差异。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如果差距再大,跟它的系统设置不吻合的话,它就会发回来,要重判。

  搜狐教育主持人:好象用这种方式更公正一些。一个人的情绪化,或者一个人的喜好对这个分数的影响。当李欣频讲她们那时候会背一些模式,什么样的作文,其实在国内也是一样的,我看当时那样的考试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先保证基本的稳妥,很少有高考网上看到什么文言文写的得的满分,没有人敢冒这个险,这个老师看了评的是满分,可能另一个老师看了评0分,这个太危险了。高考大家首先以安全,不敢想一定要拿满分。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也有敢冒险的。

  搜狐教育主持人:但是我相信有敢冒险被判了很低分数的,只是没有看到而已。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这就是选择文体方式,大部分考生选比较稳妥的文体,记叙文,散文这样的。

  搜狐教育主持人:也许跟别人不一样可能更优一点,好象大部分人觉得首先是先跟别人一样,羊群嘛,首先先待在羊群里,等变大,再变成一只大的羊。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高考时还是要有标准答案,标准就是有框架的,但考完试之后上了大学出了社会,你就不可能在一个安全框架下成功,最重要你要有特色,否则被替换的可能性很大。就像一个机器,如果你是标准化模组,那你被替换的机率就会很高。所以考完高考后要赶紧摆脱"标准化",火速恢复你的独特原貌。

  搜狐教育主持人:从小学到中学,到高中,其实这个年龄段里头一直在被要求做一个唯一确定的老师心目中的标准答案。你去大学里面,或者研究生里面拆开,我相信一定知道有多难。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我尽量在学校要求到的结点下做好工作,但是不能没有那一块,不能没有自己的东西。

  搜狐教育主持人:对很多学生,包括以后走向社会,其实影响真的很大的。从长远来看,整个中国下一代年轻人的问题,从黄老师的工作来说,就决定了您的学生中,哪些人真正能从社会阶层中脱颖而出,形成他的特色。我非常想听您的一些看法,包括您过去教学一些经历中遇到的?是不是当时哪些好的学生,碰见可以出落得挺优秀的,还是有另外的情况。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在一定的时间下,持续培养自己的阅读能力等等。有些人高考后就不再写作阅读,这是很可怕的。

  搜狐教育主持人:前面做活动的时候,主持人袁岳讲到,他是学法律的。他们在现在他的同学里感到很多做了大学的校长、院长,也有了一个最高的做到高院的副院长,他讲做到高院的副院长,从官节上来说是他们同学里官节是最高的。当时他学习成绩是最差的,好象有商业意识一些。袁岳这些人是老实的学生,很老实,都在写论文,博得学术和教授期刊的认可。但是那个人在写法制故事,就是很低俗的小说,但是很多人看到那种小说。今天讲过来觉得他取得名以上的成就会大,这是对的。我们只是面对一错人的需求,只是想了解这些教授,还有学术界的想法,而那个人他是知道什么样的稿件被更多人看,发生了趋势性的变化。所以最后当了高院副院长,从更大层面上把握一些东西。可能对法律,对法学理解上可能不如其他的同学,但是他对实际的结合的东西,可能更深入一些,这个可能也就是说我们在培养学生的过程之中,当然我们首要的要帮助他去完成高考。在中国社会里头,完成这个高考就会面临很大的困难,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克服这种困难。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说我们只是把他完成这个任务,然后扔到大学里面去,然后直接扔到社会上去,可能对这个人是蛮难的。

  李欣频(著名作家、北大新闻传播学院客座讲师):高考是一个很重要阶段,但是过了以后所有能力都要被残酷检验。现在高考相对是有标准的,至少有分数。但是在未来社会没有标准的时候,你是不是真才实料,自己是不是有自信。高考之后还是不要忘记去维持你的写作能力,在一定的框架下,培养自己的阅读能力等等。有些人高考都不会写字,很可怕。人生是为了你自己,所以还是要培养一下。

  搜狐教育主持人:现在就请黄老师帮学生提一点小意见,如果现在给学生一个小的建议,想帮助考生在除了现有的写作水平之外,能够帮助他去提高一下他的语文,或者作文的成绩的小的技巧。

  黄仕泽(语文特级教师,天利教育特邀名师):这个可以。现在临近高考了,要提高作文写作能力这个可能性不太大。但是也可以给考生一个提醒,一些嘱咐,建议他做一些思考,比如说:别忘记了高考作文错一个字扣一分,而且上不封顶。要在短短十天左右的时间,消除自己的错别字现象,这是不现实的。但是我们可以从考试技巧上来规避错别字还是有办法的。你比如说写作过程中,有几个关键地方,绝对不能出现错别字。标题不能出现,开头一段,结尾一段。每一段当中起始巨,每一段末尾段都不能出现,因为评卷老师关注的对象在这儿。

  两个嘱咐,一个是将自己一年,甚至两年来的作文装订成册,通读筛选出精华部分。另外考前必须要梳理素材,尤其一些新的素材。另外建议考生做一些事情,比如说我们遇到了作文,必须跨过这一道坎,你必须要有超过别人的资本。比如遇到作文诗意的题目,如果你的作文写成了议论文能拿到应有的分数吗?如果遇到的作文是各类现实的评说,你有没有争执?所以这些考前考生都要充分考虑。

  搜狐教育主持人:希望黄老师刚才提出来的这几点,都对我们考生有一定的帮助。因为时间关系,今天也非常谢谢黄老师来参加我们的马拉松访谈,按照我们的环节下一位将要参加的是专栏作家蒋方舟,在不停社会阶段经常讨论的一个女孩,小的时候经常在报刊上写专栏,在入学的时候,也引起很大的社会的争论。对这样一个人给他什么样的评价?您要留一个问题给她。

(责任编辑:唐悦芝)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中国教育培训库 找学校 找课程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