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李敖之子李戡:父亲的光环是正面压力(图)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周逸梅
2010年08月31日17:50
英才档案 生日:1992年8月3日毕业院校:台湾师大附中考试成绩:台湾大学学科能力测验排在全体考生96.67%之前录取院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爱好:文牍、跑步、爬山
英才档案 生日:1992年8月3日毕业院校:台湾师大附中考试成绩:台湾大学学科能力测验排在全体考生96.67%之前录取院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爱好:文牍、跑步、爬山

  今晚,李戡将结束他和父母的沪杭之旅,来到北京准备明天到北大报到。在这次内地之行中,李戡不再只是父亲的小跟班,而是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他在今年弃台大选北大,并且继承父亲一身反骨,出版了第一本书《李戡戡乱记》,批判目前台湾历史教科书以及教育体制,引发社会对台湾教育的讨论。在出发来大陆前夕,李戡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大陆孩子更有读书企图心

  记者:为什么要选择来北大?

  李戡:关注过世界大学的排名,在台湾我们都知道北大是第一流的学府,就好比牛津对于英国,哈佛对于美国一样。

  记者:以前来过北大、了解北大吗?

  李戡:5年前随父亲来内地的时候来过。那时候父亲在北大演讲,北大的学生非常热情,学生甚至追着我父亲的车跑。当时我就在车里,觉得这里的学术氛围很浓厚。台湾的大学生不会对学术讲座很有兴趣,他们更喜欢打零工,然后用赚来的钱吃喝玩乐啊听演唱会啊等等。

  记者:你这次舍台大选北大,被社会赋予了很多意义,包括政治立场、爱国情怀等,你自己怎么看自己的选择?

  李戡:我确实有一种大陆情怀,也许是受父亲影响,我不想再在台湾受教育的欺骗。我这次选择有了一点社会影响,也希望能给台湾教育一个警示作用。

  记者:你总是在批评台湾,可是你来了大陆以后,有没有想过可能会和想像的不一样?

  李戡:台湾的民主是打架打出来的民主,所以没有资格用自己的标准来嘲讽大陆。我觉得大陆的大环境没有问题,也许会有一些小挫折,我会克服。

  记者:你接触过大陆的大学生吗,和台湾大学生有什么区别?

  李戡:认识很多爸爸朋友的孩子,他们是大陆的大学生。通过和他们聊天,我觉得大陆的大学生读书有企图心,入学后就开始为自己做规划,从二年级就会出去实习积累经验。

  记者:那和大陆的大学生一起学习,你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李戡:考到北大的大陆学生肯定读书都很好,和他们一起读书肯定是有压力的,但我觉得与其在台湾不怎么努力地读书,不如来北京竞争。我觉得自己的优势是我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该念什么书,所以牵涉到选课等环节我会比较有主见。

  为考试被迫去念补习班

  记者:你这次联考(台湾的高考——编者注)的成绩不错,平时成绩都那么好吗?

  李戡:其实我平时的成绩很烂,期末可能能考好一两门,联考倒都考得还不错。因为我觉得台湾的课本内容很多都不对,要想考得好我就必须写那些我不认可的答案,我不想那么做。而且那些考试题目又出得非常没意思。平时小考我就不想委屈自己,但是到了重要的考试,我又不得不去妥协。

  记者:每当答题要写你不认同的答案时,是什么感觉?

  李戡:窝囊,其实自己的水平明明已经超过了考卷考查的范围。

  记者:初中考高中时,你曾经以一分之差没考上建中(台北著名高中——编者注),那是你第一次挫折吗?

  李戡:台湾国中联考有两次机会,我第一次差了5分,第二次差了1分,当时真是觉得自己挺倒霉的,当天晚上都没睡着。其实我最后悔的是,我为了准备第二次联考浪费了两个月时间,结果建中没考上,这两个月什么也没学到。其实现在想想,在哪里读书都一样,主要还是靠自己。

  记者:父亲对你的学业成绩要求高吗?

  李戡:他不会要求我一定要成绩好,就是联考成绩会关心问一下,考建中失败他还安慰我不要顾虑太多。

  记者:台湾学生热衷上补习班,你去上过吗?

  李戡:上过,为了联考不得不上,因为补习班会告诉你联考是怎么出题的,作文该怎么样“套公式”,这真的是很好笑的事。

  记者:那你联考作文是这样套公式写的吗?

  李戡:我们的作文是结合台湾的“八八水灾”写《漂流木的自白》。我在开头引用了《黄河颂》里大气的文字,后面也不得不勉为其难写了些煽情、矫揉造作的文字。我对我的开头很喜欢,但是估计评卷老师不喜欢。

  台湾历史教科书有问题

  记者:你对目前台湾教育的现状有很多的意见?

  李戡:是的,国文课不好好学习文言文,不介绍大陆和外国那些大气的好作品,老是学台湾的三流文学。数学教得越来越简单,我还特地买过大陆的教材对比,台湾简单得不像话。历史更加是这样,受台独思想的影响,史观混乱,脱离中国史,只讲台湾史。

  记者:说说《李戡戡乱记》出书的事吧。

  李戡:其实我从很久前就有这个念头,在看教科书时,只要发现有问题的,就会折一下做记号,查资料核实。所以到联考时,我已经一边复习一边同步搜集了很多素材。

  记者:你是怎么在看教科书时发现了问题?

  李戡:其实不只是我,我觉得台湾的学生老师只要有心都能发现。台湾的高中历史书和初中历史书都存在着矛盾。比如对于开罗宣言和台湾光复的说法都是不一样的。台湾历史其实就是中国史的一个地方史,跳出中国史谈台湾史,我觉得就是个大笑话。打个比方,a写得再大也是小写,不能成为A。

  记者:如今这本书的反响如何?

  李戡:挺好的,下周就要再版了,也会在大陆发行。到现在也没半个教授跳出来反驳我。其实这样的事不应该我来写,这是老师应该做的事。

  不想继承父业潘石屹是榜样

  记者:现在你也写书了,也是充满批判风格,是不是也要走你父亲的道路?

  李戡:我在文牍方面有兴趣,喜欢谈论历史,觉得应该匡正被教科书写乱的历史,所以写这本书。但是我认为这只是我高中阶段的一个作品,大学是新的阶段,我并不想再卖弄这些,不会靠写书过一辈子。我父亲曾经说过“要靠灵感写作”,所以要等有兴趣再写,今后也许会想到什么写一些短篇吧,但是不会朝作家的方向走。

  记者:所以你大学选择了经济学,以后想当商人吗?

  李戡:北大开始几年是通识教育,之后几年才分具体专业,我目前是对金融、国贸有兴趣。我学经济但是不喜欢花钱,我想成为有影响力,可以回馈社会帮助别人的人。

  记者:这方面有你欣赏的榜样吗?

  李戡:我觉得潘石屹很了不起,我听过他的演讲,他致力于在西部做建设,改造卫生设施。我认为他不忘本。

  记者:虽然你不想继承父业,但是你不可否认自己是因为“李敖之子”而被关注,你怎么看自己这个身份?

  李戡:我现在在他的光环下,这是必须承认的,所以我的所作所为必须对得起他。我没有闯祸、没有用他的名气走后门,一直成长得很规矩,这点我可以保证。

  记者:父亲的光环给你困扰吗?

  李戡:不会困扰,是一种正面的压力。

  记者:李敖给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李戡:做学问的态度,认真求证的态度对我影响最深。

  记者:和父亲起过冲突吗?李戡:我很少和家里冲突,别人好像有叛逆期,我好像没有叛逆过,也没和家里耍过花样。

  期待有新朋友

  记者:你对台湾的同龄人好像并不认可,你在学校是个孤僻的存在吗?

  李戡:我是没有参加什么社团,我喜欢在家看书,算是个宅男吧。我其实和同学的关系还可以,只是爱好不一样。在台湾,我的同龄人,喜欢的是韩国歌手这样的,我却喜欢《黄河大合唱》、黄河协奏曲这些。

  记者:那马上要进入大学,对于新的同学有什么期待?

  李戡:我希望交到朋友。而且我也知道北大的社团活动很丰富,我应该会参加一下社团活动。

  记者:曾经在节目中,你爸爸也为你说了“北大的女生,我来了”。

  李戡:那是他们在节目上开玩笑呢,不是我自己说的。(说到这点,李戡非常害羞)

  记者:对于之前被指看不起韩寒的事,是不是还需要借媒体正名?

  李戡:这件事我不想再说了,算是倒霉,被某些媒体害了。

  

(责任编辑:邓跃)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中国教育培训库 找学校 找课程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