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基础教育 > 家长学堂 > 家教视点

“00后”的无奈:出了校门就进培训班(图)

作者:《半月谈》
2010年05月31日10:01

   据半月谈网记者李惊亚报道,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的孩子被称为“第一代独生子女”。进入新世纪,当中国社会还在对这些“独一代”争议纷纷的时候,他们的孩子——“独二代”开始呱呱坠地了。“独二代”比“独一代”的成长环境更为优越,得到的呵护更加细致入微,甚至被戏称“捧得比东方明珠还要高”。但与此同时,“独二代”所面临的社会竞争异常激烈,学校和家庭的教育压力水涨船高。在家人高投入又期待着高回报的目光里,这些衣食无忧的“00后”们成了家里最累的人。在蜜糖罐里泡大的“70后”、“80后”们,又能否教育好他们的下一代?(《半月谈内部版》2010年第6期)

累倒的孩子

  “00后”:出了校门就进培训班

  “早上6点半起床,在幼儿园上英语、写字、算术、阅读等课程,下午参加幼儿园的国际跳棋班;放学吃过晚饭后转场参加绘画或者音乐启蒙班;周六、周日一大早,参加钢琴和舞蹈兴趣班。”这是家住武汉武昌区的4岁半女孩玉玉一周的生活安排。

  “玉玉今年才开始报名上培训班,已经晚了,而且她才报了5个班,比起身边一些孩子,并不算多。”玉玉的母亲、武汉某大学教师李清说,“和她一个学校的孩子,上的兴趣班比她多多了,而且5岁、6岁就参加各种考级。”

  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和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年轻的父母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学前启蒙教育和特长培养,似乎多花些钱,让自己的孩子起跑早一点、多掌握一门特长,便多一份让孩子今后脱颖而出的筹码。英语、奥数、舞蹈、钢琴、书法、绘画……五花八门的培训班像一座座大山,压在“00后”稚嫩的肩膀上。

  “我是家里最累的人!”玉玉经常向父母嘟囔着。每天在学校、培训班、家三点之间游走,“00后”们身心俱疲。据2009年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发布的蓝皮书称,北京小学生的日均课后作业量偏大,睡眠时间不足,有近2/3的学生达不到国家规定的10小时睡眠标准。

  更令人担忧的是家长不尊重科学规律的培养方式。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幼儿学习舞蹈最佳时间是在4岁半以后,违背这个生理规律,会对孩子的身体发育造成很大损害。但现在,一些孩子刚过3岁,便被望子成龙成凤心切的家长送到舞蹈班强行训练。

  没有选择权利的“00后”,只能被动接受父母安排,而由此引发的儿童心理健康问题也日益严峻。据一项2004年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约有20%的儿童出现抑郁症状,其中4%为临床抑郁,即需要接受临床治疗的重症抑郁,其主要原因来自学习压力过大。

  “从大人的角度看,小孩子不用上班,无论去学校还是培训班都是玩,根本没有什么压力,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成都从教10年的幼儿园老师吴婕说,“孩子们的书包变成了拉杆箱,‘小眼镜’越来越多。虽然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他们的幸福感却不断下滑,心理问题正趋向低龄化。”

  “独一代”父母:焦虑又无奈

  “看着孩子学得累,其实我的心比她还累”。很多“70后”、“80后”家长承认,之所以“疯狂地”给孩子报班,根本原因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心理焦虑。李清说,自己最初的想法是让女儿自由、快乐地成长,所以,长期以来她对玉玉是持着一种“放养”态度,没有送去上任何亲子班或者兴趣班。等玉玉长到4岁,她开始发现差距了:别的孩子会弹琴、会跳舞、会写书法,玉玉却什么都不会。

  “几年时间,证明我女儿就是瞎玩,没有玩出任何成果来。”李清说,“家长之间会比较,老师会格外地经常夸奖那些有特长的孩子,这些逼得我不着急都不行。”

  但事实上,真正迫使他们焦虑的,是孩子在择校等现实问题面前的“竞争力”。虽然我国的义务教育法规定,学生应根据户籍所在地就近入读小学、初中,而现实情况是,经过选拔考试,学生可以到户籍所在地之外的重点学校就读。很多父母的想法是:让孩子在学前掌握一些艺术、体育特长,上小学后再参加数学、英语等科目培优,在竞赛中获一些奖,考进重点学校就容易了。

  这些“独一代”父母们谈起孩子的学习问题如数家珍,但每当问到孩子由谁照顾、平时如何和孩子交流等问题时,便会显得底气不足。不少父母把孩子的培训班学费一交,把孩子往爹妈跟前一送,自己做起了甩手掌柜。

  60岁的西安市民陈国胜告诉半月谈记者,他的女儿是独子,从小娇生惯养,孙子出生后,一直由他们老两口照料。“孙子曾经跟他爸妈住过一段时间,结果,他妈妈连续晚上加班,他爸爸爱打游戏,孩子很聪明,没几天就成打游戏的‘野’孩子了。”

  “虽然‘80后’父母工作忙,与孩子相处时间较少,但我们也有自身优势,比如文化程度高、眼界宽,更重视孩子的精神需求,教育方法比老一辈人更细致、更科学。”广东启德教育服务有限公司员工何莉说,“我们也有无奈。我们并不希望孩子光被家人宠着,也想安排他和其他孩子一起玩,学习相处和分享,但现在出了门就是水泥钢筋的高楼,很难找到同龄的玩伴。”

  专家:本末倒置会给儿童留下终身阴影

  2009年,贵阳市南明区教育局发出紧急通知,叫停区属各类幼儿园在园时间开办收费兴趣班及自办收费实验班,不料却遭到不少家长的议论甚至抵制。“当时有家长天天打电话,说要投诉我们教育部门,还有亲自上门来‘理论’的,我们压力非常大。”南明区教育局副局长肖润说,“现在,我们的做法已经得到家长、学校的理解和接受。”

  肖润认为,尽管如此,社会大环境和中考这根指挥棒却没有变。她说:“幼儿园容易减负,但儿童面临着小升初,管理部门对小学生的各项减负措施,相当意义上只是迫使各种兴趣、培优班从地上转向了地下。”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张继波在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时指出,“独一代”虽然经济实力强,但受制于自身、家庭、社会等因素,对“00后”的教育存在着“智力上支持,人格上无力”、“重智育轻德育”等问题。

  张继波说,当前“00后”所面临社会环境与“独一代”父母完全不同,他们处于家庭“财富漏斗”最下端,可以轻松获得最多的财富资源,这样的经济结构容易让孩子不懂得奋斗和珍惜;而儿童获取信息的渠道,也从过去的“自上而下”转变为“四面八方”,决定了对“00后”的教育难度势必增大。

  “我们的教育需要去掉功利化,即教育的根本目标不是培养各种什么‘家’,而是身心健康、学习能力强、敢于克服困难、能够与他人团结合作的全面发展的个体。即使要培养孩子的特长,也应该建立在兴趣爱好的基础之上。”从教30年的贵阳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张文说,“我们的教育实践证明,家长迫使孩子提前起跑未必意味着日后成功,扼杀儿童的天性却可能带来终身的负面影响。”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张文说,儿童阶段是形成品格的重要时期,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成功的基础,作为家长不应该将此本末倒置。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仍在做甩手掌柜的“独一代”们应该尽快挑起自己的家庭职责,为孩子做好榜样,全力配合学校教育。

  肖润说:“从长远来看,要构建社会的和谐,德育是一个重要的切入点。政府、家庭和社会必须达成共识,改变‘智力教育你追我赶,道德教育往下滑坡’的现状。” 

(责任编辑:刘海霞)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中国教育培训库 找学校 找课程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