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博士生通过邯郸人才引进考试 面试半年后被弃用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05月07日07:35

    西安理工大一博士生在河北邯郸引进高层次人才考试中胜出,却因种种原因未获工作安排——

  最近几个月,王书吉一直在等待一个“确认”。2009年6月,他参加了河北省邯郸市政府引进高层次人才的考试,并顺利通过了面试、政审等环节。按规定,他应该在去年年底被安排到邯郸市水利局挂职副局长,可在等待了近半年后,他得到的“确认”却是“不再安排”。

  “因为这次考试,我把到水利部直属的某事业单位的工作给推了,原来的教师工作也没了,现在只能在家带孩子。”王书吉一脸郁闷地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他的心中有一个大大的问号:“我每一步都是按照他们通知的程序和要求走的,但为什么不为我安排工作呢?”

  “就想回来试一下”

  2009年2月,正在西安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王书吉在浏览邯郸市政府网站时,看到了一则题为《邯郸市面向重点高校和科研院所引进高层次人才》的通知。该通知显示,此次引进的高层次人才,“主要面向部分重点高校和国家级科研院所,重点是引进年龄一般在40岁以下,具有博士学位的人员及全日制博士毕业生。引进后将会安排到相应的县(市、区)或市直单位,挂职县(市、区)长助理或市直单位一把手助理。”

  虽然彼时在西安读博士,但在此之前,王书吉曾任教于位于邯郸的河北工程大学,并在当地安了家。“其实我不在乎做什么官。有这么一个机会,而且我感觉自身条件挺合适的,就想回来试一下。”王书吉说。

  上述通知显示,报名时间为2009年的3月1日至4月30日。3月初,王书吉从西安回到邯郸,按要求将本科、硕士阶段的毕业证和曾表过的论文、参与研究的科研成果送到了邯郸市委组织部人才处的报名处。

  不久后,他接到了邯郸市委组织部人才处的电话通知,被告知“资格审查已通过”。

  6月1日,正在西安的王书吉接到邯郸市委组织部人才处一曹姓办事员的电话,被告知要在6月19日晚7点之前到邯郸市京都大酒店报到参加考试,过期资格作废。

  6月19日下午,王书吉到京都大酒店报到。当晚,邯郸市委组织部几位主要领导接见了155名已通过前期资格审查的博士,邯郸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娄存江介绍了第二天考试的具体安排。

  那时,王书吉才得知,考试没有笔试环节,直接进行面试。

  20日早7点,大巴车载着155名考生到邯郸市二十五中参加面试。面试按照大致的专业类别,考生被分成6个大组,学水利出身的王书吉被分在资源环境与生态组。

  王书吉告诉记者:“直到如今,我都认为面试环节是比较严格、正规的,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公平公正的。”

  据调查,面试当天,所有155名考生都先被安排在候考室等待,然后以抽号的方式选取考场进行面试,每个人面试的时间是15到20分钟。面试完毕的考生被要求在门口的大客车上等待,而尚未参加面试的考生则一直要在候考室等待,不允许外出。面试结束后,考生被集体拉回京都大酒店用餐休息。

  面试结束的当天下午,面试成绩即被张贴在酒店大厅。按照考录规则,面试成绩分个人仪表、组织协调能力、分析解决问题能力、沟通表达能力等6项,总成绩高者被录取。王书吉所在的这个大组有25人角逐前6名,王书吉位列第5。

  当晚8点,拟录用的考生名单被张贴出来,王书吉名列其中。通过了面试,还须参加体检的考生共40人。

  第二天上午,包括王书吉在内的40名考生到邯郸市中心医院参加体检,随后还在邯郸市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的带领下,到邯郸市博物馆和开发区“了解邯郸的实际情况”。

  6月22日,参加完体检的这40名考生参加了在邯郸市委组织部召开的“为邯郸发展献计献策”的会议,学水利出身的王书吉在会上提出了“邯郸是典型的缺水型城市,要做好水资源的挖掘利用,城市开发雨水利用,灌区进行节水改造”等建议。

  赶着毕业了,却被“不再安排”

  2009年6月30日,邯郸市委组织部派出的考察组来到西安理工大学,对王书吉进行考察。“我的导师和学院的几位老师协助进行了考察,第二天还带他们去看了兵马俑。”王书吉说。

  7月初,考察组又到河北工程大学考察王书吉。该校水电学院院长、书记和校团委副书记协助进行了考察。

  在西安理工大学考察时,考察组负责人李从银向王书吉的导师询问王何时能毕业。“我导师试探性地询问,‘春节前行不行?’李从银的答复是可以。”王书吉说。

  8月,王书吉接到邯郸市委组织部人才处处长白平的电话,电话中白平询问了王书吉的毕业时间。王书吉的答复是“和考察组说好了是春节前毕业”,白平回复说“知道了”。

  国庆假期期间,王书吉回到邯郸并找到白平询问工作安排的事情。“白平说不毕业没法安排。2009年12月31日之前毕业什么都好说,过了这个日子就不好说了。”王书吉说。

  2010年4月23日,白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确定是否毕业的标准是看是否拿到了博士论文答辩决议书”。

  毕业时间从春节前一下子提前到12月31日前,这让王书吉感觉很紧张,因为他的导师那段时间正在欧洲考察。

  王书吉一边赶论文,一边设法和导师取得了联系。11月中旬,他接到就读于西安交大同样参加了邯郸招考的一位考生的电话,这位考生询问王书吉是否接到邯郸市委组织部通知11月26日、27日到邯郸培训的电话。王书吉对此并未在意。

  紧张的送审、答辩后,王书吉于12月2日拿到了博士论文答辩决议书,并于当天下午把答辩决议书传真给了邯郸市委组织部办公室,并和白平通了电话。

  一办完毕业手续,王书吉就立即返回邯郸,12月8日到组织部询问工作安排情况。“白平只是说答辩决议书收到了,现在正在向上报,回家等着就行了。”王书吉说。

  可一个多星期后,安排工作的事情仍没有动静。王书吉再次找白平询问情况,白的答复是“报上去了,至于什么原因一直还没有反馈,我也不清楚,你们可以找上面的领导问问情况”。

  于是,王书吉找到了邯郸市委组织部主管人才的副部长冯秀珍,冯说材料已经报到常务副部长娄存江那儿了,具体的安排不清楚。

  王书吉告诉记者,他见到娄存江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儿。“娄存江对我说,你的东西我收到了,还在我这儿放着,我还没想好怎么给你报,等想好了再说,要知道你还回来,就该在11月2日之前就告诉你,我们已经不弄了。”王书吉回忆道。

  王书吉称当时娄存江的态度很不好,并称“你要做好两手准备,一个是回原单位工作,另一个就是来我们这儿上班”。

  娄存江的一席话让王书吉感到摸不着头脑,“我按照时间回来了,他怎么突然冒出这样一席话?”

  迷茫中的王书吉找到了一个在邯郸市政府工作的朋友打听情况。这位知情人向其透露,领导们对引进博士挂职副处一事有分歧,并建议王书吉写材料向邯郸市委书记崔江水和组织部部长陈平反映情况。崔江水和陈平的秘书接收了王书吉的反映材料。

  几天后,王书吉又找到白平询问情况,“白平说两位领导已经批示了,我们会处理你的情况。现在领导正要打报告呢,回去耐心等待吧。”

  王书吉这一等便是几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他打听到原本应该由他去挂职的邯郸市水利局副局长一职已有人去挂职,而他最终等来的是“不再安排”的消息。

  “我们说话比较含蓄委婉了一点”

  这几个月间,王书吉到组织部去了很多次。白平说已经给上面打了报告,冯秀珍说已经在白平打的报告上签署了同意,再往上的事情不清楚。王书吉去找娄存江,却吃了“闭门羹”。

  “娄部长的门开了个缝儿,一看是我来了就不让进门,并说对我说‘你怎么来找我啊,责任不在你也不在组织部,在学校,回去做两手准备吧’。然后一下子把门关上了。”王书吉称。

  王书吉执意要找娄存江讨说法,娄的答复是“近期不会有安排,博士挂什么副处,我个人认为挂个副科就可以了,很多已经来的人干了多长时间也不适应,我建议你就不要来了”。

  “我是按照时间来报到的,而且考察也考察了,公示也公示了,现在原单位也不给安排工作了,组织上能否考虑我们的难处?”王书吉说。

  “不要再说了,你回去吧,我给你们单位的领导打电话。”娄存江说。

  在找娄存江询问的第二天,王书吉就接到了白平的电话,“白平在电话中说,娄部长让我转告你们三句话:不要再找了。做好两手准备。在原单位干好原来的工作。”王书吉说。

  2010年4月16日,王书吉再次到邯郸市委组织部了解情况。王书吉向记者重述了白平和他的对话——

  “领导已经安排了,你这个事儿不弄了。”白平说。

  “哪位领导?”王书吉问。

  “这个我不给你说,你也不要问了,我只是传达一下指示。”

  “为什么不弄了,我们哪一点不合格?”“你们回来得晚。”

  “12月31日不是你们定的时间么?我们没有超过期限啊。”

  “反正领导说不给你弄了,我仅仅是个传达的,决定权不在我。领导让我给你原单位的领导打电话,你们就回去吧。想开点,民不和官斗。委屈的事儿多了,你这事吧,真冤,但我也帮不上你。回家里好好休息,时间长了把这个事情忘掉。”

  “说得轻松,我是通过考试并且按照通知的时间来报到的,为什么不给我安排?并且因为这次招考,我推掉了到水利部直属的一个事业单位工作的机会,也丧失了在河北工程大学评副高职称的机会。”王书吉说。

  但白平认为,“工作的事儿应该由他(王书吉)自己负责。”

  白平介绍称,之所以没有安排王书吉工作,是因为他交答辩决议书时市委常委已经开会研究具体安排过博士挂职一事了。“11月2日开常委会,不能因为一两个人会就不开啊。”白平说。

  白平认为,所谓2009年应届博士生,时间应以常委会开会的时间为准。常委会不开还可以尽量安排,一开就不行了。

  当记者询问为何不将常委会开会的日期详细告知相关考生时,白平的答复是:“常委会具体什么时候开,是否会研究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

  王书吉质疑称,“既然已经不准备安排了为何不在所谓的11月2日之前通知,而12月8日我交过答辩决议书回来时也没有说这个事儿不行了?不但接收了决议书,还说往上报让等待,一直拖了四五个月才突然说不给安排。”

  对此,白平的说法是,“组织部和商业公司不一样,我们说话比较含蓄委婉了一点,我没有直接说不行了,我想的是对方能理解我的话就行,我觉得我应该说得比较清楚了。”

  白平承认,在11月2日的常委会召开前,他曾对还没有拿到答辩决议书的博士说过12月31日前拿到决议书就行,“但开完常委会我就没有再说过了,我只说尽快拿”。

  王书吉说,“政府办事应该讲诚信。说啥就是啥,不能说了不算。”

  而白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称,“这个事情我原来挺同情他的,现在他这样折腾,我不同情他了”。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邓跃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中国教育培训库 找学校 找课程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