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趣写2009年高考作文:站在书生的门口

2009年06月12日14:02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搜狐教育

  文/沈绿衣

  作者简介:沈绿衣,在校学生。晋江原创网签约作者,主要作品《还来月如钩》

  我作为一枚才顺利修炼出山的小狐狸,千年来早已听腻了狐狸精勾引俊书生的老土故事。师父语重心长的摇着尾巴跟我说:“小莲啊,宁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信书生那张破嘴。

  我颠颠儿的乐:“师父,我昨儿还跟小六子出去逛一圈儿呢!”

  唔,忘了说,小六子是隔壁一缕冤狐,一千八百年前为搭救某名俊俏书生,牺牲了自己元神,华丽丽的成为第一只为爱献身的蠢狐狸——世界上最蠢的事情,不是为他牺牲,而是明明已经牺牲,人家还啥都不知道却日日咒你是只无良狐狸精。

  小六子的悲摧遭遇直接影响了我的狐生观和价值观,于是这一日我一个“不小心邂逅”某只书生的时候,我横在大路上得意的摸了摸下巴。

  淡定……我得淡定……

  这只书生是根正苗红的书生。书上怎么夸赞他俊俏他就怎么俊俏,书上怎么歌颂他窈窕他就怎么窈窕,书上怎么细描他丰神俊朗他就怎么丰神俊朗——唯一让我疑惑不解的在于,书上的书生貌似应该是双眸乌黑发亮的,可眼前的这一只却紧紧闭着眼,倒像个瞎子。

  唔,酱紫可不成。脱离了书本,我其实深刻的明白我就是个傻呆的狐狸,我得遵循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可不能胡乱发挥免得一个不小心发挥失常。

  我扶了扶额,蹑手蹑脚地凑进了书生的窗口。

  书生一手执着书卷,摇头晃脑地诵着我听不懂的句子:“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

  我迷茫,凑的更近了些。

  书生摇头依旧:“……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

  我凑的太近,没注意窗棂,“咕咚”一声栽了进去。

  动静太大,书生手一滞,脑袋微微一侧,声音低沉而好听:“平安?”

  我扑棱扑棱耳朵,毫无形象地从地上爬起来,悄悄凑到他跟前仔细打量他的脸。

  好看。比三哥好看。比三哥变的那个狐狸精书生好看。

  以上是我能想到的表扬人英俊的唯一句子和比较对象,远目,其实我作为一只没有啥社会经验的狐狸,也很纠结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神游天外的时候,书生突然睁开了眼,眼中含着促狭的笑意:“平安,你又……”

  我浅笑凑到他眼前:“公子看书可累了?不如让平安帮公子捶捶肩?”

  他只是瞧着我笑,眼神温柔似水,宠溺万分。

  脸皮如我这般厚,都被他瞧的不好意思起来,只好眼观鼻鼻观心,杵在他跟前一动不动。

  书生伸手来执了我的手,声音里带了淡淡的欢喜:“平安,等我中了状元,我就娶你。”

  我微微一笑,垂下头去,声如蚊蝇:“公子……”

  他哈哈一笑,看我的眼睛真的如同一汪潭水,漆黑而深厚:“平安,你一定要信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的心猛地一颤。

  这是他最直切的表白了吧,印象中我仿佛从没有听过他这般的轻佻,这般的……深情。

  我自认还算个颇为漂亮的小狐狸,此时遍故意使坏朝他飞媚眼儿:“公子,良宵苦短,何不共度一宿?”

  他微讶,挑眉道:“平安?”

  我心内苦闷,手中加了点劲儿,一步步把他逼到了床畔。

  就在我俩跌跌撞撞,几乎要跌进帷帐,眼瞅着那流苏就要松解的时候,门口突然又传来“铛”地一声巨响。

  我伸手捂了书生的眼,也不看地下晃荡的铜盆,只是回头朝门口惊慌失措的女子微微一笑:“这位姑娘,可否稍晚些再来?此时……不大方便。”

  书生疾呼:“你……”

  我另一只手又捂了书生的嘴,悄悄凑在他耳边:“公子这般怜香惜玉,为何不肯怜惜怜惜小莲呢?”

  门口的女子终于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

  我松了书生的手,整了整衣裙,好整以暇地掸了掸灰尘,理了理鬓角凌乱的花黄。

  书生被我定在床上,看着我的双眼含怒,脸涨地通红,胸口剧烈的起伏喘着粗气:“你为何跟平安一模一样?”

  我抬手,研究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我不过是帮你实验一下,人心究竟有多不可靠,仅此而已。”

  他瞪我一眼,不再说话,只是用力挣扎。

  “来不及了。”我轻笑,“平安出门后,心情卒郁,跌跌撞撞,误落池塘。隔了这么久,只怕早已香消玉殒,魂飞魄散。”

  他大惊,看我的目光便如同看毒蝎般深恶痛绝。

  我微笑,抬手勾了他的脸。

  我喃喃:“张生,你可还记得一千八百年前的那只小狐狸柳儿?”

  他茫然。

  我笑的满眼都是泪光:“是啊,你当然不记得。你不记得她为你遭受八百年的天打雷劈,你不记得她为你遭受八百年的三昧真火,你不记得她因为你,足足一千八百年都是一抹幽魂。”

  “你知道这一千八百年她怎么过的么?”我依旧笑着,明明知道他什么都听不懂,“前八百年魂飞魄散,好不容易聚了一抹冤魂,孤苦伶仃地又过了一千年。可你怎么能把她忘的一干二净,轮回二十次还是记得平安的脸呢?”

  他的目光呆滞,仿佛是被我如哭的笑脸吓着了。

  我的手顺着他的脸一直向下,向下,终于一把捏在了他的心房。

  书生软绵绵地倒在了床上。

  我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脸看,疏眉,朗目,就连轮廓都一模一样。

  一千八百年前,书生负了六子,让她永生永世遭受漂浮无依之苦。

  一千八百年后,我,亲手取了他的性命,替六子报仇雪恨。

  我一步步走出房门的时候,抬头只见这白白的墙,黛色的瓦,翘翘的飞檐,雕镂的廊,连燕子都早已在屋檐下安好了家。

  只是再也没有人知道,我其实根本不叫小莲,一千八百年前,我的名字叫:长安。

  

  

(责任编辑:刘勇)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