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趣写2009年高考作文:行者醉

2009年06月12日14:00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搜狐教育

  作者简介:灵素,晋江原创网签约作者,长篇小说《至爱吾爱》《碧落云殇》《焦糖玛奇朵》。

  康熙二十一子允禧,字谦斋,号紫琼岩道人、春浮居士,擅行书。

  郑燮,字克柔,号板桥,创板桥体。

  一杯菊花酒,却失了素日的雅致。

  一别十一载,他少了往昔的清朗,白霜染鬓,背脊难复挺直。心中的黯然一点点扩散,这还是思慕了十一年的克柔么?

  泪是最珍贵却最不值钱的物件,隐忍着,这许多年,由南而来的是字里行间的情谊。

  胸中无一点富贵气,故笔下无一点尘埃气。

  记得,他颔首笑得温润:“谦斋当真谪仙一般的人品。”

  岂知于我心底,他方配得上谪仙二字。

  那年,我方十四。

  紫琼崖,他握着我的手,蕴热的气息在耳边:“浓淡得适宜才是——”临的是东坡的《黄州寒食帖》,我喜欢飘逸随性的狂草,却觉得草书之于克柔,不足以全其清骨。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

  他掌心的热度熨帖着我的手背,下笔哪里还稳。且那一句话,仿佛于伶人吟唱中听过。我的皇帝四哥不喜男风,于臣下也约束甚严——狼毫投入墨洗,水妖娆的舞出如行书的流畅。那墨色,克柔的眸子。

  回首,是克柔眼帘下的脉脉含情目。嘴角有着优美的幅度,那样的唇,那样的色彩,在秋的肃杀中是唯一入我心的艳丽。

  “谦斋,行书就像扬州的瘦西湖——”他的目光那般专注,看着我的面庞,看着我的眼,一直看到我心。

  四哥的话还在耳边——圣祖仁皇帝的儿子,结交些三教九流,一介狂傲秀才,辱没了门庭。

  我不在乎,我怎么会在乎。

  我没有胆量叫嚣出来,那关乎克柔的性命。

  做什么要临黄州帖,岂不知那是东坡的谪地?

  菊花酒饮了,我想借着酒意说出的情话化作泪倾诉于云锦枕,克柔黯然随波南下。

  原以为此生难谋面——泪于风中飘散,我举杯相迎:“至今遗恨,秦淮夜夜幽咽。”克柔的诗文传入京中,每个字,都融入对他的情丝。有了那些鲜活的字句,让我能在长久的、难耐的刻骨爱恋里显得不那么空无、虚幻。

  他的手,依旧那样的灼热,握住了酒杯,更握住了我的心。

  “做什么习这怪字?不是喜行书么?说些可笑的话,非得糊涂么?”

  同乘一车,我在克柔掌心写着他独创的字,非隶非楷,非古非今。

  “你托人带来的帖子,我瞧了,进益了。”

  他声音低沉,由得我勾画他的掌纹。

  “谦斋,王府,我住不惯的。”

  我知他孤高惯了的性子,他肯回到这喧嚣的尘俗京都,我已满足了。

  身为皇子,不奉旨,我只能呆在一圈一圈的北京城。

  可克柔的足迹踏遍大江南北,我的魂也算跟去了,还有何不满足的。

  “谦斋——”

  “春浮居种下了桃树,可惜今年不曾开花,等过了冬,去小住,可好?”

  “每行一处,便种下翠竹百杆——”

  泪再止不住,十三岁的我狂傲、无知若井底蛙。“有水处,有孤一径绿竹。”

  

  春浮居粉桃香雪海。

  我爱的男人握紧我的手——

  “有谦斋的行书,克柔此生无行书。”

  又是他的六分半书,他笑问:“这字像什么?”

  不解。

  “十四少年郎,一醉逞张狂。”他轻薄一笑,“谦斋,再饮一杯,几乎忘了,那日的旖旎。唯有寄情于字——”

  我假愠微嗔:“不可——若醉了,哪里还有这醉人的字。”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注解: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出自杜甫古诗,乃允禧传世行书诗轴。

  胸中无一点富贵气,故笔下无一点尘埃气。郑板桥为允禧文集作序的题跋。

  

(责任编辑:刘勇)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