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教育-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教育改革30年论坛二:农民工子女教育政策创新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允许长期存在下去。

访谈嘉宾(从左至右):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发展研究部主任吴霓,贵州省贵阳市教育局局长李秉中。
访谈嘉宾(从左至右):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发展研究部主任吴霓,贵州省贵阳市教育局局长李秉中。

  李秉中:我认为民办教育说消除它,全都公办教育来搞,这个不现实。

  储朝晖:这个不是讲“一为”,因为“两为主”的政策就决定了有存在的空间。

  吴霓:李局长的说法,我觉得给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观念或者给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思路,就是怎么来看待“两为主”的问题。从贵阳刚才的做法可以看到,公办学校接纳也就30%多,说如果说是两为主,实际上没有达到公办学校解决为主这一点,但是现在我们从发展的眼光或者改革的眼光看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我们看到借鉴意义,给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思路,怎么理性的看待“两为主”。

  我觉得应该这样来看,第一,政府是否到位,政府在解决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上的政策、措施、管理方法是否到位。第二,“两为主”的话,不一定说我非得全部进或者主要进公办学校,政府或者教育主管部门对这种民办学校或者还没有经过审批的以招收流动人口子女为主的这些学校进行监督、进行一些扶持,包括在管理上面采取的一些措施。像刚才李局长谈的,捆绑管理,派教学副校长、派骨干教师,给予资金的扶持、给予奖励等等,我觉得这也是“两为主”的体现。我觉得理性的体现和“两为主”,对我们将来解决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应该是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农民工子女教育项目办公室就设在我们这个地方,我们也在全国调研了很多地方,我们就发现这样一个问题,这是刚才李局长谈到的问题,就是这些农民工子女来到你这个城市,他能够有书读或者接受教育,对他来说、对社会来说是好事情。我们就看到很多农民工子女学校,一个是超龄的很多,公办学校超龄的入学很困难,但是这些学校接纳了这些孩子,我们看到很多孩子身高是不一的、年龄也不一样,但是像李局长这样的,他们的意思是什么呢?这样的孩子在这样的学校至少接受了教育,至少通过教育这个渠道联系在一起,这样的人将来走向社会就不是文盲,对社会的发展或者用社会的语言跟我们沟通,对你这个社会是有益的。大家可以意识到这样一点,如果说我们周围充斥着大量的没有读过书、没有对社会法律有所了解,跟我们没有语言沟通或者文明程度的人在沟通的人,大家的生活也会是不稳定的,或者是不安定的。

  李秉中: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这个人不论他出生在哪里,他要将来是人才,他不仅要服务当地,要服务中国,甚至要服务世界。如果说他受到一种不公平的待遇、受到不公平的教育,他要成为犯罪分子的话是流窜作案,他首先攻击的对象是最发达地区,他不可能去攻击贫困地区。所以说这个问题我们绝对不要以为他们的幸福跟我们无关,不要这样看问题,这样看问题错了。我就认为我们在国家制度安排下,应该是这样来考虑问题。什么叫为主?比如说以县为主,义务教育是以县为主,如果说义务教育投入上也以县为主,中国的教育经费永远也达不到4%,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县级财力是最薄弱的,而且现在是以县为主,就是划地为牢、分段吃饭,我的纳税人的钱凭什么有义务给他服务,所以这个问题上我建议国家制度安排非常重要。

  国家制度安排我建议要做这么两点,不光看到新公民,也还要看到留在农村的人,没跟父母来的留守儿童,那叫亲情缺失,跟着父母进城的叫制度缺失,还有一部分人群也是很不被人关注的,就是城市低收入人群、农村低保户,这三部分群体才是共和国义务教育当前面临最复杂的问题。

  我认为从制度安排上应该走两条线,第一条线,首先把义务教育投入责任要界定为国家宏观调控,而且以国家中央本级投入为主,或者说起码中央和地方各一半。目前项目支出当中也有中央的、也有省的、也有市的,还有县的,还要配比,我认为根据你的项目分清哪个项目由中央本级管,哪的项目省级财政管,哪个项目市级财政管,哪个项目是县级财政管,分出项目以后,比如说公用经费、学生支出,这部分由中央财政按人头拨款,这个学生走到哪就向哪拨款,才叫以流入地政府管理为主,这是第一个制度设计。

  第二个制度设计,就是在管理的手段上。我们处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状态,流出地流入哪去了不清楚,流入地都是哪来的有缺失,互联网时代我们应该有这套软件资源,以校级为单位,以实际居住为统计依据,有一个算一个,不光是学生,还要把他的父母情况都统计进来,一个月就更新一次,一个季度更新一次,一个学期、一个学年更新一次,这样我们及时,叫做实时的统计、实时的管理、跟踪式的,不光是这个来自流到哪去了知道,他的父母家庭状况我们也要清楚。

  贵阳市已经做成了这套管理系统,我希望我们贵阳市把这套管理系统用起来以后能够推广,但是如果其他兄弟地市、兄弟省市不用的话,光贵阳用这也不行啊,因为人随时要流动的,我觉得只有全国都来用这套软件系统,我们马上才能知道,哪个哪个城市现在流动人口子女已经什么什么样了,留守儿童现在怎么样了,张三、李四、二麻子,他有姓名、再有身分证号,在互联网上不可以是重复的,这完全可以是很简单的事情,我觉得现在管理首先应该有创新了。我建议有这么两件事,这两件事才让我们综合性的思考解决这个问题。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昭华)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储朝晖 | 李秉中 | 智慧 | 吴霓 | 张眉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