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教育-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中国教育改革开放30年回顾与展望

专访王晋堂:择校牵扯多方利益 改革缺乏动力


  主持人:作为一位从事基础教育多年的老教育工作者,改革开放三十年,您对中国的基础教育发展历程,有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王晋堂:改革开放三十年,我觉得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从1977年开始到1987年,这10年应该是结束了文革的动乱,然后百废待兴,所以教育最大的标志是两条。一个是邓小平否定了对文革17年的两个估计,即认为“文革”前17年的教育战线是资产阶级黑线专政,知识分子的大多数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推翻“两个估计”非常重要。因为把17年否定了,我们的教育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知识分子戴的是资产阶级帽子,他也得不到解放。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恢复高考,知识改变命运,所以恢复高考应该是一件大事。恢复高考后,1977年570万人走上高考考场,虽然录取的比例很小只有29:1,但是给大家带来了希望,对社会来说,这段时间里面高考带来的知识热,结束了大家文革的思想意识上动乱的状态。

  中小学老师有一段时间欲干不能欲罢不忍,终于得到解放,所以迸发出非常高涨的教育改革的热情。应该说在这十年里面是中小学教育非常辉煌的十年,涌现了一大批教育的改革者。像马新兰等等,在基础教育的教育教学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还有一大批教育试验,应该说蓬蓬勃勃,百花齐放,这个形势非常的可贵。

  主持人:具体表现可以举些例子吗?

  王晋堂:首先是一个开放。过去我们17年的时候,就是苏联的凯洛夫教育学以课堂为中心,文革的时候等于中断了。改革开放从77年开始,美国的、苏联的还有许多其他国家的教育理论都纷纷涌进来。那时候中学生老师就开始知道了布鲁纳、布卢姆、巴班斯基、阿莫纳什维利等等一大批外国教育家的名,这个对我们转变教育的观念非常重要,因为过去我们就是闭关自守,以为自己最好,实际上不是,我们应该吸取世界各国的先进教育理论。

  现在你要说中小学老师耳熟能详的用得最多的语录就是苏霍姆林斯基的,还有赞可夫,苏霍姆林斯基对老师的建议,和赞可夫的跟教师的谈话,当时老师写的论文里面大量引用他当中的一些话。美国的课程改革随之以失败告终,但是它有一条非常可贵的,就是除了教给学生知识,培养学生智力,发展学生能力。比如布卢姆搞教育评价,现在我们也在搞,比如阿莫纳什维利没有分数的学校等等这些东西,对我们转变传统的教育观念,改革我们过去教育的弊端,都有非常大的启发作用。

  另外,那些老师都是在一线涌现出来了,他们用自己的实践和理论的结合。一方面自己的素养在提高,另一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教育教学效果。所以,我对那段时间,虽然过去二十多年到三十年了,但是我的记忆非常深刻。因为我那时候当老师,可以说经历了全程三十年。或者还可以说经历了建国以后的六十年教育,上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然后刚一工作就文化大革命,我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开门办学等等一系列的,一直到后来恢复高考,同时也接触了很多社会青年。当时对他们的体会就是他们学习的热情非常高涨。

  像刚才我说的教育界的这些改革人物,我都有接触,我们都是朋友。对他们当时改革的热情和成果,可以说感触很深。


  主持人:那段时期,整个改革的气象非常的活跃。

  王晋堂:所以最后一段我也觉得非常可惜,突然之间到了1987年左右,1977到87十年的时间,教育改革蓬蓬勃勃,87年以后好像教育改革,课堂教学、教学模式一下有点低落了。什么原因呢?是因为另外一种改革取而代之,就是中小学管理体制内部改革。这个中小学管理体制内部改革,教师聘用制等等,这个上来以后,大家的注意中心都在抓钱上。因为校长负责制,要自筹资金,就是当时如果不给教师提高待遇,这个学校是很难办的。所以在87到88年北京市就开始了这个改革。

  主持人:实际上这个改革,当时想的初衷是好的。

  王晋堂:当初也是自下而上的,有些学校比较主动。比如北京八中,北京市以他为试点项目。他当时由于校办企业搞得好,老师的工资有了很大的提高。那时候校长一个月可以挣到250块钱,我们那时候都几十块钱,所以很多的都很羡慕他。我在88年的时候,在北京八中当了一年校长顾问,所以我对他的改革进程和后来的效果也是比较了解的。他从那时候也搞超常儿童的实验班,所以一方面有了经济基础调动了老师的积极性,同时他的教育试验和教育质量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所以这个应该是很典型的。

  但是这件事情有个问题,就是校长到底是姓钱还是姓教?校长要是分心去抓钱,肯定对他抓教育是不力的。所以实际上转移了学校校长的注意力。再说,不能所有的学校都能抓来钱。当时我做过一次调查,北京市校办企业最火的时候,5%的学校盈利在5万以上,那95%的学校都在5万以下,还有相当一部分学校根本挣不到钱,没有条件办。于是还有个初中校舍开旅馆什么都搞过,这应该是走过弯路,而且影响到学校集中精力抓教育的情况。于是慢慢发展起来,重点校越来越热,择校要交赞助费,择校费,这个高收费引起了群众的不满。另外有一些学校进行了“改革”,把公立学校牌子一翻,然后就叫国有民办什么的,变成了变相的收费学校,民办学校,或者是变相的民办学校。这个都是在06年义务教育法叫停的。

  教育的问题就和医疗、住房成了民生三大问题。群众的不满,对教育的诉求也越来越强烈。为什么引起教育的不均衡呢?群众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进一个好学校,可是学校不均衡肯定有高有低。而且现在没有采取措施,往往政策向重点院校倾斜,所以重点学校就得天独厚,这样的话,家长把赞助费什么的,比较集中的,从家长兜里掏出来的钱,都投入到重点学校了。所以重点学校每个老师都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了,而一些其他的学校显然就落后了,形成了两极分化。

  为了克服两极分化,在1997年北京市实行小学升初中电脑配位,一开始不平衡,谁上哪个学校都不知道,就电脑配位,用电脑抓阄。如果你手气不好,抓到差学校你也得认了。所以97、98年的时候,普通学校看到了希望,但是当时家长不干了,孩子如果加入了薄弱的学校,认为孩子前途耽误了,所以使出浑身的尽数,有钱的花钱,有权的使权,把孩子入学的单子单独提出来,再进入好学校。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到了第三阶段,应该是2006年。2006年是这三十年改革的拐点,一个里程碑,就是这一年的6月29日,全国人大出台了义务教育法的修订稿,在义务教育法的修订稿里面,强调了义务教育是国家的责任,过去说人民教育谁办的,说人民教育人民办,现在要改成人民教育政府办,这是一个免费的教育,是一个强迫的教育。谁来承担办义务教育的责任?政府。这在理论上结束了向家长收费。

  第二个明确提出来不得把中小学分成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不能在学校里面分重点班和非重点班。同时,叫停体制改革校,校舍是国家的,老师是国家的,老师的工资是国家开的,学校牌子的无形资产也是国家的。但是一翻牌,你的孩子本来是义务教育一分钱不交的,应该学杂费什么都免了,但是你又得交什么一万五或者多少钱。

  另外,提出了教师的平均工资不低于公务员的平均工资。义务教育法,2006年出台的时候,重申这句话。93年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已经有这句话了,但是没有人执行。可是那时候公务员工资也不高,所以矛盾也不突出。但是后来公务员的工资一下的窜出来很高,所以教师工资就很低了。我在上个礼拜到海口去,海口的教师工资比公务员低一倍。海口现在也学北京,也是阳光工程,公务员也上去了,上去之后,中小学老师的平均工资是1500,可是如果你和我年相若,工作年头差不多,你是公务员,你就三千,所以老师就叫苦不迭了。

  假如咱们都穷,都需要提高,但是加大这种差距,就更需要提高了。所以新法规定教师工资不得低于公务员,最后总算在2008年1月份北京市政府决定教师工资不得低于公务员,但是这个解决也还有问题。因为解决的是低标准,高的没有超过公务员,或者不低于公务员的,将来国家买单以后,义务教育阶段国家买单,这个也不应该是限制的问题,就是一把尺子,所有老师,你是一级你就拿一级工资,高级就拿高级工资,但是这个标准,实际上也就取消了自筹创收的负担。学校创收固然繁荣,但是它也有很多的问题,它带来对教学管理中的松动,另外也不合理。学校创收在哪创的?都是从家长那儿拿来的。所以我在去年去深圳的时候,到罗湖区的一个普通学校去,我觉得深圳有它的特点。深圳不需要校长出钱,你需要什么,打报告,深圳的经济实力比较强,基本上能够满足各学校的一流水平的设施。

  另外,教师水平的待遇,去年我去的时候比北京的教师待遇高一倍。北京的高级教师,平均起来四千多,它是八千。另外,它是按片招生,虽然也有些学生,比如这片里面也有重点,少有点流失,但是基本上是保证了薄弱校和普通校也能把招生办好。我在那所普通学校待了一个礼拜,从参加家长的会,教师的会,学生的会,听了十四节课,然后跟老师访谈,最后得出结论,这个学校办得相当不错。家长是放心的,老师有干劲了,学生进了这个学校,有奔头了。这应该是北京市学习的榜样,我们把每一所学校都办成让老百姓满意的学校。

  昨天,我看报上登的方庄地区,孩子刚入住的时候,可能刚结婚什么的,他认为当地的学校不好,想送孩子到西城、东城这些好的学校家长要花很多的精力和钱。所以现在社会的群众对教育的需求是越来越高的。


  主持人:为什么现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好象比以前严重呢?

  王晋堂:这个有历史的原因,也有后期政策偏失的原因。北京市的经济是比较雄厚的,连续9年了GDP连续两位数增长,一点不比深圳差,深圳能做到的,北京完全有实力做到,所以根本的问题就是没有足够重视。如果北京打算办,应该说北京可以比深圳办得还漂亮。但是义务教育法,从06年9月1日实施到现在,整整两年好多事情我觉得步子太慢,步子慢,就没有办法面对择校之风的混乱。

  主持人:现在改革的动力在哪?

  王晋堂:义务教育法。现在的三鹿奶粉等等,有被辞职、罢官的,实际上都是在行政问责制下。如果教育法本身,如果依法执教,十七大有精神,要优先发展教育,第二句就是促进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第三句,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础,第四坚持教育公益性,第五句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有了十七大这个精神,再加上教育法写得很细致,那么我们就执行。当然这个执行有一定的难度,但是不管有多大的难度,如果说我们把义务教育均衡了,那么我们北京市的教育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现象,而且有很多混乱的弊端就消除了,它没有藏身之处了。

  现在这种乱收费造成很多的问题。学校本来不是经营机构,你非得让它收购,出乱子的也不是没有的,触犯法律的也不是完全没有。所以我觉得完全按法,我们首都的义务教育就会出现一个蓝天。

  主持人:现在基础教育的问题很大、也很多,包括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这个问题,不光是一个基础教育的问题,它牵涉到上面的高等教育和整个人才培养的问题。

  王晋堂:各司其职。义务教育这块,应该先把它搞均衡了,于是就公平了,这样社会就稳定了。比如构建和谐社会,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首先就是教育公平,要不然谈不上和谐。高等教育它的改革问题需要做什么,职业教育也有它的问题,但是我们说基础教育就是基础教育的问题,基础教育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均衡,义务教育的均衡关键是学校的均衡。

  主持人:您说学校的均衡怎么来推动?就像刚才会上所说的,教育部的官员本身的职责是促进教育均衡,但是它自己还要让孩子来择校。

  王晋堂:安徽铜陵,我听过铜陵的教育局长谈她的经验,她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市委市政府下了非常大的决心,连连表示,市委市政府的孩子没有进重点校,该进哪进哪,这个在北京能做到吗?第二个有教师和校长的流动。你这个学校不是弱吗?给你调一个强校长。最后家长一看,我没有必要舍弃一中,跑去二中。因为学校的配备还是不错的,而且中间是做了手术的。所以学校均衡的关键是教师,不是追那个设备。老师一流动,自然家长很清楚,门口那学校进不来,说建筑上差点,但是建筑可以改造,但是有好老师。这种择校的乱向就会结束。

  老师怎么均衡呢?你在那个地方挣六千,到我这儿挣两千,你能来吗?肯定不能来。所以首先要创造一个教师待遇的平台。所以教师均衡的关键在教师工资的均衡,所以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现在落实教师平均工资不低于公务员,有两个目标。一个是不低于公务员,这是国家很早承诺的。06年又说了一遍,到现在两年了,这两个法,难道不能保证教师的待遇吗?就看政府的决心了。

  然后政府的决心,不仅仅说提高了教师的待遇,然后创造了一个教师待遇均衡的平台,学校就有可能均衡了。其实这条路是教育部指出的,按照这个办,教师待遇就均衡了。一个区从南头到北头,从东头到西头,对老师说,到哪教都是一样的。而且我接触过学校的一些老师,他说如果待遇不变,也愿意到门亭冷落的学校去教学。所以这个前景我认为还是光明的,并不是那么可怕。我们是赢得全局的胜利,整个首都教育的新面貌,而且是首都的和谐社会的根基。

  但是现在有人有顾虑。有中央的精神,又有法的保证,如果把一个好学校的校长派到一个薄弱学校去,应该对校长本身的发展也是好事,老师的流动对老师的发展也是好事。不要光谈消极面,从好学校跑到差学校了,那个学校的学生怎么教啊?你这么一均衡,好学生也不往一块扎堆了。现在是好学校有好生源,所以就有好的升学率。如果老师一均衡,生源也就重新配置了。再说我们的孩子都是祖国的花朵,都很可爱,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主持人:您认为下一步基础教育的突破口是什么?

  王晋堂:教师工资均衡,均衡了之后,构建了这个平台教师的流动和校长的流动。将来,教师一流动,马上均衡的局面就打开了。说这是国家的学校,说这个楼好,辛辛苦苦建起来了,但是这不是你们家的,人家凭什么老在一个差的环境里面教书。再说,你这个老师要到了差一点的环境,也未尝不是一个锻炼呀!流动就是给人的一个全面发展提供了空间和时间,就是发展的条件。所以应该充分看到流动的积极性,而不是光看到我好容易和这个老师聚集起来,怎么会变成这样。

  主持人:您刚刚所介绍的北京所存在的问题和改革的建议,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推行到全国?

  王晋堂:北京只要一动,全国稀里哗啦马上就会动。而且现在全国有些地方已经做得不错了,比如刚才我说的深圳,刚才我说的铜陵,我说近一点的学铜陵,远一点的学深圳,或者把它们取其各家之长,北京应该比它们做得更漂亮。因为首都的基础教育一定要是全国最好的,不是说考上多少清华、北大,首先我的基础教育就是打造一个均衡的平台,结束这种择校成风、乱收费、高收费的局面。那么教育就有了新的发展台阶了。再退回来,八十年代,1977年—1987年那种活跃的局面还会恢复,因为校长不用抓钱了,深圳的校长就不用抓钱。老师的积极性也会发生变化。由于不择校,至少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堵车了。南水北调,都在家边上学,孩子还可以多睡会觉,放学回家也方便一点。好象这个很遥远,但是我相信不遥远,我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有充分的信心,相信这件事会变成现实。

  主持人:谢谢王老师。

  

(责任编辑:刘昭华)

我要发布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王晋堂 | 纳什 | 苏霍姆林斯基 | 维利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