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教育-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代理家长:五一我该怎么陪留守儿童过?(组图)

  杭州的教育专家赴建德为代理家长面授“心经”

  昨天(28日),杭州的教育专家赴建德为代理家长面授“心经”

课后杨迪老师(左)和代理家长进行一对一咨询

  武口村妇联主任叶春云笑道:“子成很好交流。他还问奶奶,‘看我和阿姨像不像母子?’”

  4月14日,建德市航头镇首批代理家长和留守儿童结对(视点新闻版4月12日报道)。

  “我该怎么和内向的孩子交流?”“我特意去看望孩子,为什么开始喜欢我后来不理了?”半个月来,一些困惑开始在代理家长心里显露。杭州的教育专家主动和本报联系,表示愿和这些“编外爸妈”交流,给他们提供一些建议。

  4月28日上午,国家级心理咨询师、杭州团市委杭州青少年热线队长杨迪老师;国家级心理咨询师王瑾老师专程前往建德,为代理家长们面授“心经”。
一起同行的还有热心读者浙江省首届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班的学员毕彩忠。

  现场

  代理家长

  从十几里地外赶来参加座谈

  “代理家长愿意在没有任何报酬的前提下照顾这群孩子,我觉得他们很了不起。我用自己的专长为这些孩子尽微薄之力,我也很开心。”这次杨迪和王瑾老师是专门调整了自己的工作安排,挤出时间赴建德之约的。一路上,大家探讨的主题无不围绕着代理家长。而毕彩忠则提前搜集了大量关于留守儿童的材料,以便更好地给代理家长建议。

  建德的代理家长们对专家的到来也很期待。4月28日上午,在航头初中的会议室里围坐了一圈人。四五位代理家长提前半小时就赶到了,还有代理家长从十几里地外赶过来。

  来听讲座的10多位代理家长,年纪最大的是黄和根老师,今年75岁。年纪最小的代理家长镇妇联主任黄园凤30多岁。他们有的是热心的村妇联主任,有的是学校里的退休教师。都是有备而来,不少人都带了笔记本。讲座刚开始时,代理家长们还有些拘谨,静静地听讲。渐渐地气氛轻松起来,家长们的提问也越来越多。

  最关心的问题:怎么和孩子亲近

  专家建议:长假是个好机会。这时孩子最容易感到孤单,烧几个好菜、陪孩子看看电视、下下棋都不错

  “我代理的孩子是走读的,我隔个两三天就去看看孩子,看看学习怎么样,生活上有什么需要。”73岁的退休教师吴樟树说。他的热心引得其他家长啧啧称赞。还有一些孩子平时住校,代理家长表示只和孩子见过两三面。如何与孩子建立良好关系,成了代理家长最关心的问题。

  “我带的小孩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沟通。”代理家长毛静琴的发言引来不少家长附和。

  “说到这个问题,我提出一个家长自我定位的概念。”杨迪说,“我们以为代理家长应该给予孩子更多的是关爱和亲情,而不是另外一个老师或者管理者。”王瑾也很认同这一观点,“代理家长重要的是当孩子空虚时能陪伴他。”

  “如果孩子小时候得不到关心,长大后或许会对社会产生仇视情绪。所以,代理家长非常重要。给孩子关爱有很多种方法,经常去看望他,出其不意地给他(她)奖励或者礼物,多和孩子聊聊学校里的趣事。”杨迪的话引得代理家长频频点头,有的还在笔记本上认真地记录。

  “黄金周快到了,你们打算怎么和孩子过?”杨迪问。

  “我代理的孩子不去其他地方,就在家里待着。”镇妇联主席黄园凤表示。

  “其实,假期是和孩子接近的最好机会。”杨迪说,“逢年过节,孩子们最容易感到失落,这个时候你给孩子烧几个好菜、陪孩子看看电视、下下棋,就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当然不能指望短时间就和孩子很熟,这需要细水长流。”杨迪补充道。

  她话音刚落,黄园凤接过话,“那我打算放假时全家去看看钱丽。”

  “我可以帮孩子洗洗衣服。”

  “我打算带自己的孩子和她去镇上集市逛逛。”在杨迪的启发下,家长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筹划起“五一”的节目。

  最敏感的问题:热情能坚持多久

  专家建议:从心底喜欢这个孩子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有没有人想过自己对这份工作能坚持多久?”杨迪抛出这个敏感问题时,会场一下子陷入了沉静。

  安静了几秒钟后,吴樟树老师率先打破沉默。 “我代理的孩子很听话,很懂事,我想我可以坚持下去。”

  “你爱这个孩子吗?”杨老师问大家。

  “子成是我儿子的好朋友,看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玩得很开心的时候,我早就把他当成半个儿子了。”武口村妇联主任叶春云笑道:“后来建德电视台放了结对的新闻,子成在电视里看到了,还问他奶奶,‘看我和阿姨像不像母子?’”

  毛静琴的儿子22岁了,在南昌读大学,说起结对的陈羡霞,一脸笑容:“当然喜欢啦,都是一个村子的,平时都很熟,就当给儿子找了个妹妹。”

  “大家能爱自己代理的孩子,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只有爱这个孩子,你才肯无私地把精力、时间奉献给这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杨迪语重心长道:“这样是和孩子建立良好关系的基石。”

  最困惑的问题:为啥去看孩子孩子不高兴

  专家建议:不要让留守孩子觉得和别人不一样。建议再看望孩子时,应该换个地点,最好是单独会面或在家里(不让其他同学看到)

  叶宝芳是航头初中的退休老师,家住航头镇珏塘村,他代理的孩子郑子军家住十几里路外的小塘源。叶老师很热心,好多次带着食品跑到学校里看孩子,可让他意外的是,“前几次去,孩子见到我很开心,和我说这说那的,很亲热。可是我第三次去学校时,孩子见到我时情绪很低落,不怎么愿意和我说话了。”

  发现孩子的变化后,叶宝芳很不解。问了半天,孩子支支吾吾地道出了原因:“有同学对我做鬼脸,还嘲笑我说‘留守儿童真好啊,还有人跑到学校来看你’,我觉得很丢脸,没办法和其他同学交流。”

  郑子军的一席话让叶宝芳愣了半晌,该怎么处理好呢?他把遇到的困惑告诉了杨迪。

  “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听完叶宝芳的讲述后,杨迪再次强调了“千万不能给这群孩子贴‘标签’”。

  “读初中的孩子正处于青春期,比较敏感,容易受到伤害。其实他们也是普通孩子,唯一的区别就是父母不在身边,他们在渴望亲情的同时也渴望获得尊重。”在分析完原因后,杨迪建议叶老师再看望孩子时,应该换个地点,最好是单独会面,或在家里,“这样既顾全了孩子的面子,也更利于进一步的交流。”

  听完杨迪的话,叶宝芳恍然大悟,其他家长也若有所思,“以后来学校和老师交流,不当着其他同学的面了。”

  毕彩忠跟着说,“初一、初二的孩子正处青春期,可能出现三方面的倾向,第一,性格逆反;第二,可能受到周围环境影响,爱打游戏,无心学习;第三,早恋。”毕彩忠的话引得周围的家长连连点头。“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我可以给个大致的思路,在孩子表现出逆反时,不要过多地强调或者对他整日唠叨。命令式的要求效果适得其反。更多去对孩子表示欣赏和赞成,寻找孩子的优点,这样可以缩短孩子与家长的距离,沟通更容易。

  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打电话来问87065454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不少家长意犹未尽,围坐到专家身边问这问那。座谈会渐渐变成一对一的咨询了。

  “你们回杭州后,有新问题该怎么办?”一家长问道。

  杨迪和王瑾给在座的家长都发了名片:“这是我们青少年热线的电话87065454,关于孩子的任何问题,都可以在每天晚上6点30分—9点30分之间给我们打电话。”

  代理家长

  们把名片收好,开心地说:“以后有教育问题不怕了,能找人请教了。”

  专家提醒:亲生父母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交给代理家长

  来祥康是浙江家庭教育杂志社的副社长,也是浙江教育界较早关注留守儿童的人之一。他曾经对浙江各地留守儿童做过相关调查,也曾在诸暨、湖州等地就留守儿童问题给家长和代理家长做过讲座。

  他说,“家长不能把所有问题都交给代理家长。其实,代理家长也是权宜之计,很难从根本上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代理家长更像是孩子和家长之间的润滑剂。”

  “家长就算在外面,也要多关心孩子,不能光顾赚钱。有时间给孩子写信、多打几个电话、多回家几次,不要在乎省这点钱,不要嫌这样做太麻烦。因为,这小小的付出,以后的收获会更多,孩子的心理成长更加健康。”(以上留守儿童姓名均为化名文/摄 记者 边晓丹 通讯员 傅卫权 )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杨迪 | 叶宝芳 | 黄园凤 | 毕彩忠 | 王瑾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