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教育-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教育动态

山村教师豆洪波 所有的爱都在微笑中

  一口鲜血从豆洪波嘴里喷出,鼻血也随之流出来。豆洪波慢慢倒下,倒在那个站了3年的讲台上。倒下时,他闭着眼,嘴角却挂着一丝艰难的微笑。

  “那天是1月8日上午,语文课,豆老师是笑着倒下的。他正在讲课,突然停下了,脸色苍白。

他低着头,双手撑着讲桌。豆老师就这样立了约一分钟后,又抬头给我们上课。”学生方久禄说,这个场景他们并不陌生,因为近一年来,豆老师上课时常常会这样突然停下休息一会儿。因此,孩子们没有在意。 但这次不一样,豆老师重新上课不到一分钟,他又开始休息了。突然,一口鲜血溅在地上。等孩子们反应过来,豆洪波已跪倒在讲台上。据方久禄回忆,豆老师先是左手抱头,右手死死抠住讲桌边缘。慢慢地,右手下滑,最终无力地掉在地上,豆老师昏过去了。等学校领导赶来时,他们发现,豆老师脸上居然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仿佛是从极大的痛苦中挤出来的。

  师生们想不通,豆洪波为什么此时还笑得出来?到后来他们明白了,这就是豆洪波——不管自己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张扬,脸上始终会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他要用微笑向别人证明,他没事。他不想别人为他操心,哪怕是面对这群孩子。

  豆洪波被紧急送往医院。讲台上,还留着血痕;教室后面的黑板上,还留着豆洪波倒下前办的黑板报,一首《微笑面对》的小诗占据了小半块黑板——“人类最浅显最深沉的表情,你就像清风轻飘,最洁白馨香;人类最生动的表情,最完善的诠释,从容的态度,成熟的气质……”

  黑板上为老师画像

  “直到倒下前不久,他脸上始终都挂着让人宽心的微笑。我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他装的。”

  采访车每从一个山头上开下来,紧接着的还是山。

  豆洪波所在的彭水县桑柘镇鹿菁村小就在这群山环抱中。这里是武陵山脉边缘,海拔1300米左右,山上处处是裸露的石灰岩。土很薄,却生长出了当地农民主要的经济来源——烤烟。

  这里的山不同于乌江画廊两侧的山那样险峻张扬,却自有一种内敛的美。

  山村教师豆洪波,平凡得就如同家乡的山、家乡的石灰岩,和那些默默奉献的贫瘠土地一样。

  年仅26岁的他倒下前,谁也不知道他已到了尿毒症晚期。 “两年了,没想到他一次次骗过了身边最亲近的人。”同样是老师的妻子王彩自责地说。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和其他人一样,对丈夫的彻底了解,是在丈夫倒在讲台后才开始的。

  采访车从彭水县城到桑柘镇要颠簸两小时,鹿菁村小距桑柘场镇还有40分钟车程。

  2月22日,农历正月初五,不是开学的日子,学校教室门窗紧闭,只有值班老师在守校,但仍有十多名孩子和几名家长在校园内张望。因为他们唯有通过学校,才能了解到豆老师最新的病况,才能将自己卖鸡蛋卖粮食的钱捐给他们亲爱的豆老师。

  豆洪波教的5年级的教室里,没有往日孩子们的欢笑声,静得让人窒息。72张课桌将教室挤得满满的,但教室里仍有说不出的空荡感觉。

  黑板前,一张陈旧的讲桌上,有两处地方亮得能反射出屋顶的日光灯,这是豆老师手掌摩擦多年的结果。1月8日这天,豆老师就是用手撑着这张讲桌慢慢倒下的。

  教室后面的黑板上,还留着那首《微笑面对》的小诗。这是一首让5年级的山里孩子们看不太懂的小诗。他们以前一直不知道,豆老师为什么要在黑板报上写这样一首诗。

  “这首诗我曾听他念过,现在想来,这首诗才是他内心真实的写照。”妻子王彩说,豆洪波的病两年前就有了征兆,但他总说自己是体校毕业的,身体好,以至于我们都疏忽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直到倒下前不久,他脸上都始终挂着让人宽心的微笑。我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他装的。”

  孩子们至今不懂何为尿毒症,他们只知道老师的病很重,很危险。但他们坚信“再严重都治得好,因为豆老师是个好老师”!

  孩子们尽情地在豆老师常用的黑板上勾勒他们心目中老师的形象。卡通型的圆圆脑袋,方方正正的身子,左手拍着一个篮球,嘴角的笑容画得很夸张,快要咧到耳根。“豆老师最喜欢打篮球了,他篮球打得好。”孩子们边画边说。

  老师的画像旁,写满了孩子们对老师的祝福。凡是他们够得着的地方,都挤满了孩子们的殷切希望——豆老师,祝你早日康复,早点回来给我们上课……一天只吃两顿饭

  看到妻子一脸自责,豆洪波说,不让妻子知道病情是为了不让她更操心。

  豆洪波家的堂屋里,停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这是豆洪波每天骑着上班用的。车买了两年,是用按揭方式买的,首付1400元,月供500元。车还在,钱却未付清,骑车的人则已躺在了医院。

  2003年,从重庆市体育运动学校毕业两年的豆洪波,从邻近乡镇一中心校调到桑柘中心校。他不顾父母反对,主动申请到鹿菁村小去。

  “我是桑柘人,父母都是农民。因为穷,好多和我一样的小伙伴都读不成书。我很幸运,遇上了好爹妈。”豆洪波说,在鹿菁,好多家庭就是因为穷,因为思想落后,早早就放弃了对孩子的教育。“我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把那些孩子唤回课堂。学生到了学校,有老师教他们。山区的孩子不容易啊!”

  “我们这里属偏远山区,条件艰苦。近八百名学生,只有24个老师,工作量大,好多老师来了就想方设法调走,惟有豆洪波是自愿的,一呆就是3年多。”鹿菁村小校长谢钢金说,豆洪波是学校最年轻、离家最远的教师。他要负责班上的语文、思想品德、体育三门课程,每周课时量达25节。

  从桑柘到鹿菁,步行要3个小时,豆洪波只能骑摩托车。原来买的一辆摩托车不到两年就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坏了,2005年,他买了这辆摩托车为上下班代步。

  学生田伟说:“学校没有食堂,豆老师一般不吃午饭,他总是笑着说他身体好,不饿。”

  王彩告诉记者:“他说他每天中午吃的是方便面,我让他买好一点的,他总说8毛钱一包的‘福满多’就够了。前不久我才从他学生口中得知,他常常是连这8毛钱也没舍得花。”

  豆洪波的月工资只有700多元,在中心校任教的妻子每月也只有700多元。两人每月除去500元摩托车按揭款,还要赡养父母,要负担上初中的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要为不满周岁的女儿买奶粉。

  有一件事,是丈夫倒下后她才知道的。3年来,豆洪波一直承包了班上一个叫彭卫红的女生的学费和书本费,此外,还不时为其他贫困生买学习用品。

  丈夫舍不得花8角钱买方便面的行为,在这里找到了答案。说到这里,王彩眼睛红了:“他倒下后,我才发现自己以前对他的了解多么少。”

  “我们就那点工资,我不想让你知道,更不想让你操心。”豆洪波说。

  边上课边喝药

  他脸上只有微笑,如同他那首《微笑面对》的小诗。可没人想到,这微笑的背后,竟是涩涩的酸楚。

  21日下午,记者在豆洪波家中的客厅,看到了一个陈旧的矿泉水瓶。瓶子是空的,里面有一些黑色液体干涸后留下的印迹。这样的瓶子,豆洪波已不知用过多少个。

  一年来,每天早上,豆洪波都要将这个瓶子装得满满地带到学校去,不时喝一口。好多次,孩子们都问他:“老师,你喝的是可乐吗?”豆洪波总是笑着说:“是啊。”

  孩子们都相信了豆老师的话,觉得那是可乐。当然,他们现在已经知道,那不是可乐。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也要说谎。

  这药是王彩每天亲手为丈夫煎的。“他身体一直很好,可自两年前,他就常感到身子发软。他说可能是每天骑摩托车累了造成的,全家人也就没在意。这样过了一年,他觉得全身更无力了,我让他去检查。他说他是体校毕业的,没事,再说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允许,只答应抓点中药吃,都是些提神的。”

  中药一吃就是一年。每天一早,王彩就会把药煎好装进瓶子里。全家人都以为,在中药的长期调理下,豆洪波会慢慢恢复以前的健壮。

  空瓶子旁边还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种最廉价、最常见的药物,有两元多一瓶的多酶片,有一元多一板的阿莫西林胶囊。这个袋子,豆洪波每天也要带到学校去。

  一年多来,豆洪波就是靠这每天一瓶中药和这几味帮助消化和消炎的药,与尿毒症抗争。他拖着每况愈下的身子坚持工作,没人知道他内心的焦虑与不安,因为他的焦虑与不安从不写在脸上。他的脸上只有微笑,如同他那首《微笑面对》的小诗。也没人想到,这微笑的背后,竟是涩涩的酸楚。

  丈夫患了尿毒症

  他试图笑一笑安慰妻子,但无论怎么努力,脸上也挤不出那种惯有的笑容,只能是一种怪异的表情。

  为了证明自己的健康,2006年“五四”青年节,他依旧报名参加了镇上的篮球比赛,这是他最喜欢的运动。可让全校师生惊讶的是,球赛未完,他竟退下场来。同事张世元说:“他坐在场边,大汗淋漓,不停地喘粗气,脸色苍白。我们把他送到镇卫生院检查,医生说没事,只叫他注意休息。”这次检查让豆洪波放宽了心,他坚信自己没病。

  2006年10月的一天,正在上课的豆洪波突然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孩子们叫来学校领导,大家七手八脚将他送到了医院,医生仍只说“注意休息”。

  豆洪波休息了一天,又站到讲台上了。去年12月底,这一幕再次发生。学生田伟说:“豆老师正上课,突然,他身子一歪,喷出一口鲜血。要不是手撑着讲台,他就倒下去了。同学们让他休息,可他摆摆手,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了,还笑着跟我们开玩笑,说前一天肉吃多了点。直到把课上完,豆老师才用手扶着墙,慢慢走出教室。”这节课后,豆洪波消失了。

  一周后,即1月7日,豆洪波又出现在讲台上。没料到第二天上午,他就彻底倒下了。这次,豆洪波被送到了重医附二院,医生诊断为双肾坏死,尿毒症晚期。

  听到这个诊断后,豆洪波一下子惊呆了。王彩哭了。他试图笑一笑安慰妻子,但无论怎么努力,脸上也挤不出他惯有的笑容,只显出一种怪异的表情。说到这里,王彩又哭了:“过了好久,他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反过来安慰我,说没事,会好起来的。可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病啊!”

  “如果他的病能及时引起重视,好好休息,不会这么严重。他是舍不得丢下学生,累出来的啊!”鹿菁村小校长谢钢金连说对不住豆老师。

  “第一次在课堂上吐血后,我自己也感到身体不行了,只是没想到是尿毒症。”豆洪波说:“我也想过到大医院检查,但考虑到家庭经济,考虑到学校本就缺老师,加之就要放假了,我怕检查后十天半月不能回来,那孩子们怎么办?”

  王彩说,都是她没把丈夫照顾好。“他吐了两次血把我吓坏了,但没检查出到底是什么病。我让他到重庆的大医院检查,可他坚持放了假再去,我拗不过他。没想到……”王彩没想到丈夫的病如此严重,因为豆洪波在家人面前,永远只有漫不经心的微笑,他不想让家人为他担心。学生卖粮救老师

  豆洪波很感动,被这么多人牵挂,他发自内心地笑了。

  豆洪波病重急需医药费的消息很快传到学校。学校领导当即决定在全校老师中发起向豆洪波捐款的号召。让老师们没想到的是,豆洪波所在5年级的孩子们已提前自发开始了捐助。

  山里孩子读书都困难,哪有钱捐啊!孩子们想啊想,纷纷想到了家里的粮食、鸡蛋等农副产品。

  村民张茂萍是田伟的妈妈,她说:“那天田伟一回到家就说豆老师生病了,需要钱治病。他说今后每天1元的零花钱就不用了,要给豆老师存着。”田伟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学生,每天1元的零花钱是妈妈给他吃早饭的,田伟至此没再吃过早饭。第二天,他又从家里提了5斤包谷到附近酒厂,卖了5元,连同他的零花钱共计15元,全都交到了学校。田伟现在仍在存钱,他知道,豆老师的病要花很多很多钱。

  彭卫红一直称豆洪波为豆爸爸,因为3年前,贫穷的家里无力承担她的学费,准备让她辍学,是豆老师两次上门家访,并承诺负担彭卫红今后所有学杂费,她才得以继续念书。得知豆爸爸病重,彭卫红当即将家里15个鸡蛋送到场镇卖了,第二天又卖了5斤谷子。所获的10来块钱悉数捐给了豆爸爸。对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这点钱是一家人一周的生活费了。

  ……

  学生们的这场捐助没有任何人组织,最后筹得的钱不足100元,但对豆洪波来说,这是最珍贵的一笔捐款。

  放寒假后,彭卫红代表全班同学到重庆探望豆老师。看到这些零碎的钞票,眼睛湿润的豆洪波笑了,笑得很欣慰。他摸着彭卫红的头说:“老师有钱,你们不要捐给我。”

  “他哪有钱啊,豆老师最喜欢骗我们了。”说起豆老师,彭卫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今年1月,豆洪波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强烈反响。中宣部要求在全国发起“关注拯救山村教师豆洪波行动”。

  现在经过连续治疗,豆洪波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笑得更灿烂了。他很感动,被这么多人牵挂,他发自内心地笑了。他说,现在只是静静等待肾源,因为医生说过,只要有合适的肾源,就可以考虑做换肾手术。

  一个多月来,不知哭了多少回的豆妈妈张复兰脸上的皱纹也终于稍稍舒展,她说:“有这么多人牵挂着,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全家都已满足。”

  送香水展示浪漫

  “尽管‘爱’字从未从他嘴里说出过,但我知道,他所有的爱,都在他的微笑中。”

  豆洪波和妻子结婚两年了,女儿也已9个月大,但他们的房间里,仍然贴着几个大红“喜”字。卧室床头墙上那个“喜”字特别大,特别红,屋顶还挂着彩带,但床上却没铺床单,床头还蒙着灰尘。

  自从豆洪波病倒后,王彩就不敢再一个人睡在这里。躺在床上,盯着屋顶的彩带,她几乎每晚都是哭着等待天亮。后来,王彩干脆搬到了客厅。和丈夫有关的任何一样东西都会让她随时落泪,只有一样东西,她带到了客厅。

  这是一个只剩下三分之一香水的香水瓶。瓶子很大,标签已陈旧,隐约能看见上面印着“茉莉香王”几个字。

  这是一瓶廉价香水,却是王彩最珍贵的东西之一,因为这是丈夫送给她的少有的礼物之一。

  “认识他3年来,他从没对我说过‘我爱你’3个字,也从来不会买点小礼物讨我欢心。”王彩说,刚结婚时,一次豆洪波进城开会,回来时,就给了她这瓶价值15元的香水,说是受了别人的点拨才买的。“接过香水那一刻,我激动得差点哭了,缠着他说‘我爱你’,结果他胀红了脸也没说出来。”但,这已是豆洪波此生的第一次浪漫。

  今年情人节,豆洪波是在医院度过的。对他来说,情人节没有任何特别意义。但当天,他却收到了妻子的礼物——9朵玫瑰。那天,王彩因回彭水照顾孩子,只能让朋友将这些花转交到丈夫手中。握着玫瑰,豆洪波先是哽咽,然后羞涩地笑了。这天,豆洪波生平第一次告诉妻子:“我爱你!”但他又说:“本来,这花应该是我送给你的,因为我是男人。”

  丈夫病倒后,王彩像突然间明白了很多。她明白了始终微笑的丈夫为何突然就病得这么重——他的病一直存在,只是他一直在用笑掩饰,不想让家人和他一起在乎;她明白了丈夫为何如此节约——他不仅要负担家人的生活,还要负担班上的贫困学生;她明白了丈夫为什么老是拖着不去医院检查——不是不想去,而是怕查出什么,不得不住院而耽误教学;她明白了丈夫为什么只送了她一瓶香水——因为他有着家乡大山不喜张扬的内敛性格,“爱”字从未从他嘴里说出过,他对爱的诠释只有行动,没有华丽,对家人如此,对学生也如此。所有的爱,都在他的笑中。(首席记者周立/文记者陆纲/图)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豆洪波 | 王彩 | 鹿菁 | 田伟 | 谢钢金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