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教育-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职业教育 > 商学院 MBA > 第三届“商学院与中国”商学院院长(圆桌)论坛 > 最新动态 > 嘉宾发言

李维安:中国商学院要防止四个倾向求发展

  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李维安:

  各位院长,各位媒体的朋友,很高兴给我这个机会主持我们下午院长论坛。

  上午,我们就商学院与中国经济这个主题,特别是围绕商学院的一个主要的培养项目——MBA,已经办了15周年,通过这种回顾,通过这种总结,大家对商学院的定位,师资力量,办学模式,教学改革,人才输出等问题,上午谈了一些,但是没进行展开。

所以我们下午除了要谈商学院本身的问题以外,我们是不是要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企业对商学院的需求是什么,正是因为这种强劲的需求,就拿MBA项目来说,1991年,15年前试办MBA项目的时候,全国招了86位,我们那个时候南开还算多的,13位,9所院校,现在大家看看,据说一年两万左右,当然再加EMBA,再加其他项目,已经培养了10万人左右,这就说明我们有一个强劲的需求。我们从这个角度看,除了我们讲的这个问题以外,包括国际化等等其他问题,在这个背景下怎么样提高中国商学院和MBA教育未来的竞争力和发展前景,围绕这个,我觉得大家可以发表一些真知灼见。今天下午围绕这个问题进行一些讨论。我结合上午的情况先来一个开场白,我先谈谈看法。

  大家上午提到商学院的发展,商学院是干什么的,有个定位,有的说是培养中国的商界领袖,有的说目标高了,有的说你培养商界领袖,15年你培养了多少商界领袖?怎么回答。如果说你培养了几个商界领袖,这几个商界领袖倒下去的又有多少呢?又怎么回答。在这儿呢,我想起中国的一个著名教育家,也算是南开大学的首任校长,张伯苓先生,他当时提出一个办学理念之一叫“商以富国”,这是1919年提出的。那时候的“商”和我们现在的“经商”说的还不完全一致,商学院这个概念,当初像南开办商学院的时候,20年代,有工商系、银行系、会计系。我们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就是富国,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商学院的发展对这个国家经济的富强非常重要,我们中国有时候老是说宏观好,微观不好,什么意思呢?宏观GDP挺好,增长很快,微观,企业到处有问题,前一段上市公司老是不行,现在好一些。宏观好,微观不好的毛病,GDP,中国经济不是企业做出来的吗?所以商学院对中国经济的服务在于哪儿?我觉得还离不开“商”字,我还没想好,但是起码我觉得商学院这15年来、几十年来,应该说发挥的作用是倡导、培育、推广新的商道,从商之道。怎么叫新的商道呢?一个是把管理、从事工商活动作为一个职业来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我们培养职业经理人,这个在中国历史上很多都是个“首次”。这如果结合中国的转型来看,大家也可以看出来,为什么?中国大陆在计划经济下,我原来说过需要的是什么管理人才?官员型的管理人才,都叫干部,当官就能做好企业,有计划商品经济下改革,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技术型的管理人才,当时叫专业对口,学纺织的当纺织厂的厂长、经理,学建筑的当建筑公司的厂长、经理,后来一看,不行了,有计划这是商品经济下,市场经济下我们需要什么呢?职业经理人、企业家,把管理作为一个职业来做,所以,作为一个专业,作为一个学位,进行专门的配套。

  紧接着下来,作为一个职业,职业经理人,优秀的企业家,他的经商之道是什么,规矩是什么,规则是什么?这在世界上是共同的,也是一个国际化的问题。如果我们不搞这些东西,当时最早是个体户,然后一般乡镇企业家,然后就上去了,我们觉得他们最大的问题,短期的技巧行,长期的战略思维、国际视野不行。这些年来再看看游戏规则和国际上沟通的平台。

  第三层,我们推广的教育是什么呢?管理的工具、技能、方法,这三块需要培养。无论哪个商学院搞MBA教育,包括你怎么定,怎么写你的使命,我觉得用这个也可以分出不同的层次,因为中国的商学院说实话,不光是在座的几家商学院,几百家商学院,都让他培养企业领袖,这个leader,有时候翻领袖,有时候翻领导也行,包括毛主席当时叫Great Leader,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都是弄世界级的领袖,具体管理怎么做呢?你倡导新的商道,遵从规则,大家都按这个来做,这个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从中国商学院MBA教育的发展来看,今天上午大家进行了回顾,包括国际化和本土化的关系,包括师资、科研等等的关系,进行了很多的讨论。在这里呢,我觉得今后的发展,一会儿大家要涉及到怎么样提升我们的管理教育,为企业培养出、定制出需要的人才,这个是很重要的。我觉得现在我们有这么四个倾向,需要注意防止,不是说大家都这样,但是需要注意防止。第一个,学院治理的行政化倾向,行政化问题,商学院培养职业经理人,你自己的学院的治理、管理搞的弱,有一点,我们稍微可以自慰的是,中国的高校很多改革,考试制度、用人制度、薪酬制度都从商学院先搞起,你们可以看看,包括EMBA招生,这个一说大家都知道。但是总体上来看,中国大学的管理和制度,商学院的管理和制度,不如国有企业,这一点大家可以拿出来套用。我就不说别的,我搞公司治理的,你现在看看大学的这些上市公司,上市的多红火,现在一个一个多倒下去了,我们吆喝了很多时间,教授治院,我从国外回来提出了两条,教授治院、干部管院,管理就是管理,难道你不让教授治院,让权术压倒学术,怎么能发展呢?再一个,院长的职业化问题,院长的职业化,你的治理、管理怎么样。有人说中国大学商学院院长都搞着学术,也在那儿干着管理,他不管行吗,很多院长一分钱的薪酬,一分钱的待遇没有,当然不是说全部的,一部分。所以你这一套本身的管理、治理机制不行的话,你怎么能把竞争力提上去呢?这叫学院治理的行政化。你培养企业家,不要光想着当官,要取消官本位。第二是办学目的的创收化,你翻开报纸都是什么,管理的MBA、EMBA班的广告,这应该说是好的,需求大,你再仔细看看,一个大学里边办MBA、EMBA管理的单位看看,商学院也办,找个中介,拉两个人,学建筑的、学机械的,学什么的也可以办,你说照着他这个行业办也可以,广义的什么班他都办,繁荣的背后是什么?谁都可以办管理班,为什么?不让办不行,创收。别的学院办这个办砸了还有他自己本身的,我们商学院,你办乱了怎么办,我们很多的管理者拿出来学习,这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和国外不一样在哪儿,我们的管理教育目前停留在一个不看学院品牌,看学校品牌,你看海外的华盛顿商学院,什么什么商学院,人家都认,咱们这边一听某某大学办,行,是个人就可以办,只要是这个大学办的,我读了那个大学了,现在我们的学生说我上北京上大学了,不知道上的什么大学,到地方去,人家一说孩子上北京了,上北京上大学了,他不看大学的名字,品牌。管理教育现在也是,不看你本身这个培养单位的品牌,问问你发哪个大学的结业证书,有的他没有学位,这就是问题。长期下去,败坏管理教育的品牌,这是办学目的的创收化,很多高校都有压力,我几个人就办了,你怎么不让我办,那我们的收入就没了。

  第三个是合作办学的低档化。国际化,国际办学需不需要?需要,国际办学、国际化是把一流的管理教育引到中国来,和我们一起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企业经营人才,然后壮大自己,然后使我们也提高。我在教育不参加了几次国际合作办学的审查工作,几次我还当组长。审查下来发现,很多合作办学项目,有的大学一次在中国办十几个、二十几个,一个老师也不用来,然后发学位就行了。这样的合作对于提升管理教育水平到底有没有好处?值得我们深思。

  第四个是管理教育的脱实践化,脱离实践。这是来自企业的,我们包括学员,这个不是完全脱离,怎么跟上企业或者用人单位想定制的这个需求,这个不是说大家不想做,但是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案例教学。所以我想拿出来和各位讨论,我们回顾总结,我们大家说要总结取得的成绩,但是你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商学院或者教育工作者,要考虑还有一些要避免的倾向和问题。当然,说起来这些倾向和问题,也不是都存在,也不是说是主流,但是我们要考虑到存在的问题。

  我因为在商学院做了十年院长,经历了这个过程,南开也算1991年首批9所院校参与了15年的整个过程,当初1982年和加拿大的三所院校,其中有约克,合作培养MBA项目,1983年招了第一批学员,正是因为有这个背景,前面MBA试点院校第一次的协作组会议在南开开的,组长当时是金融学家钱荣昆先生,所以见证了这个过程,所以大家肯定MBA成绩的同时,注意它的健康发展。我是一个MBA的导师,又是一个授课者,从我个人的体会,国际化和本土化结合好就是最重要的要把握的特点,我提出一个口号是国际化背景下的本土化,国际化是个大背景,谁也离不开,都得照着做,但是为中国企业培养人才,你的优势在于什么?本土化。我举个例子,我当时十一年前从海外回来,我就搞公司治理,当时也没有课程,国内也不认可,但是我感觉从国际上看,从中国的改革实践看,公司治理,那个时候叫法人治理结构,是一个非常需要的东西,但是你是不是拿来就行了呢?不是,我们深入到企业去,做中国改制的案例,那就发现越做越大,一看中国企业太需求了,所以我们从当时的法人治理结构,我们就探讨公司治理机制,人家探讨公司治理机制,我们就探讨公司治理原则,公司治理准则,人家搞国内的公司治理,我们就探讨跨国公司治理。大家搞公司治理原则、准则了,我们就搞公司治理评价,公司治理指数。我们最早开了公司治理课,很受欢迎。有的就是把国外的搬进来,那样就脱节,一听就不过瘾,要不就光讲国内的,怎么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讲完以后老总睡着了,我们把两者结合起来讲。现在就这一门课程建设,专门批准了设博士点、硕士点,全国的公司治理研究基地,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放在我们那儿,国资委、报监会、银监会、证监会都在搞合作,这个我就不展开了。实际上你抓一块,把国际上弄回来,和中国实际一结合,需求太大了。

  我先搞这么一个开场白,因为都是院长坐在这儿,我现在出去讲公司治理,给企业老总们讲,不怕问企业的公司治理问题,就怕问商学院的治理问题,你们商学院怎么治理的,太差了,就怕问这个问题。比国有企业差远了,这是我们最大的弱处。不是说让你去办企业,你把你自己的学院治理搞好,行不行?难啊。为什么?国有企业的问题就是被捆住了手脚,这里边不是有一个办学的多元化吗?为什么有些体制外的学院,有的地方开始没地方,找个宾馆,拉几个教授,从海外请来了,越发展越快,在世界上排名多少位,为什么我们的商学院的发展速度不如人家的速度,这就像当时外资企业进来,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一个道理,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我抛砖引玉,因为下午我们相对的院长人数少一点,都可以展开来谈,所以我谈了几点看法。下面请各位发言,谢谢。

(责任编辑:苏琳)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