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教育-搜狐网站
教育频道 > 职业教育 > 商学院 MBA > 第三届“商学院与中国”商学院院长(圆桌)论坛 > 最新动态 > 嘉宾发言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张维迎:商学院改变了中国

  搜狐教育频道冯志军主编:我们欣喜的看到越来越多的MBA以及EMBA毕业生在企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0几年的发展,虽然每所院校的发展不同,毕业生整体水平不同,但是各个院校面临很多共同的问题,今天我们齐聚一堂,总结过往,分享经验,更多的是为了中国MBA的未来,下面我就把主持的话筒交给张维迎院长,今天的论坛正式开始。

  张维迎: 谢谢,首先我作为个人应该代表我们学院祝贺第三届商学院院长圆桌论坛的召开,其次我也非常荣幸作为这次论坛的轮值主席,其实都是他们安排的,但是挂了这个名头,也意味着有一定的责任,好在日程做的非常的详细,今天上午我主持前一段的讨论,后一段的讨论由李维安院长主持,在这里我先对大家表示歉意,因为最近我们学院也在紧锣密鼓的召开一些会议。

  我们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商学院与中国经济的发展,后来改的比较简单,叫商学院与中国,我怎么想到这个问题呢?其实在去年2006年8月的时候,深圳开了一次中国企业家论坛的深圳峰会,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什么改变了中国”,之后我也接受过一家杂志的采访,这个采访也发出来了,就是我谈的一些观点,就是我们中国将近30年,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确实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推动这个变革呢?

  我在那个谈话当中谈到了,我们可以说邓小平改变了中国,没有邓小平,不会有中国的今天,我们也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不会有中国的今天,同时我也参照了一点,没有企业家队伍的兴起,也不会有中国的今天,尤其我谈到了中国三代企业家的概念,第一代主要是以农民企业家为主的企业家,那个时候农村的能人、乡镇企业,这是在80年代的发展,第二代是官员下海为主的企业家的出现,90年代,特别是1992年之后,大量的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这些官员下海,形成了一代企业家,这代企业家对推动中国90年代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第三代就是21世纪开始网络泡沫吸引的这些海归和高科技人员创办的企业,他们在过去五六年中,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今天再加上一个观点,就是商学院改变了中国,因为这个有可能我们有点自吹自擂,但是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如果没有中国的这些商学院,中国的企业会是什么样,中国的管理会是什么样,但是我们知道媒体对商学院有好多的讨论,褒贬都有,但是我们闭上眼睛,简单的想一下,没有中国大学的这些管理学院,真的,我们很难想象我们会有中国的今天的经济状况,中国的企业,这个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方面主要是商学院引进了好多的管理理念和管理知识,这个从80年代就开始,最早从大连理工大学搞的经贸委的培训,还有我们在座很多商学院的前身,包括清华是1984年,这时候最早还谈不上现代意义的商学院,但是已经开始重视管理了,我们知道管理在过去,在我们的企业当中是不受重视的,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的,最初是大连美国教授来培训中国的管理者,提了一个课程表,两门课中国给圈掉了,不要一门是金融,一门是营销,这两门对中国是没意义的,因为金融,钱哪里来的,政府来的,不存在现在我们讲的股票、债券,企业怎么获得资金,第二个是营销,我们生产的东西马上商业部门收购走了,这是国家计划好的,我们也不需要,但是主要还是集中于培养运作管理当中的一些问题,甚至人力资源管理可能也不怎么需要,因为好多我们国家工资制度、就业分配都已经给你解决了这些问题。

  第二个,我想还是人才培养,我们看一下,在80年代进入商学院读书的这些学生,现在大部分都活跃在各个重要的领导岗位上,包括企业界,也可能是在政府部门,当然也可能有一些在媒体,当然最重要的人才培养是90年代,应该是从1991年MBA开始,这是我们现代意义上讲的商学院的开始,MBA教育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商学院,本来就是商学院的一个使命,原来我们都叫管理学院。现在我们已经培养了有几万个MBA学生了,这几万个MBA学生都活跃在一些重要的岗位上,尤其在过去几年EMBA的培养,我们北大光华已经有2000个EMBA学员,清华也有1000多点,这个对中国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包括我们现在谈到好多中国的企业走向世界,一讲起来跟国际的这些企业老总能够去对话,我们可以想一下,没有商学院教育的发展,这一点也是不可能的,我不想太多讲这个,但是这一点应该是没错的,没有中国的商学院,也就不会有中国企业的今天,中国经济的今天。我再支持一下我们李总编的观点。

  在这个过程当中,当然我还要强调一点,就是我们媒体确实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其实媒体在每个方面都发挥着很大的作用,这个我想也是媒体的一个责任,我作为主持人,也不能在这里讲太多,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还是谈一些东西,也为下边我们讨论做一个铺垫,我想顺便谈一下媒体。其实商学院有时候对媒体既爱又恨,爱呢,就是我们很多的宣传,包括一些理念的普及,需要媒体的支持,恨呢,就是媒体老在乱搅局,媒体喜欢一些热闹的词,喜欢说的危言耸听一点,有的时候就很烦,有的时候好多媒体要谈同样一个问题,这对一个学院来讲可能不一定是完全好的。尤其一个学院的发展,商学院的发展要着眼很长期的一些东西,我们的媒体经常把我们的商学院跟美国的一些商学院简单的对比,这些实际上都不一定是恰当的。

  当然了,媒体提出的好多的批评,对刺激商学院的改进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想讲一个更一般的问题,我们现在很流行一个词叫社会责任,究竟什么样的组织、什么样的人最应该讲社会责任,我概括了这样几类。第一类,政府,政府最应该讲社会责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指标衡量政府做的好做的坏,所以在政府工作的人,他的社会责任的意识就非常强,第二类,非营利性组织,包括大学,包括我们商学院,我们也应该讲社会责任,因为实际上也很难有一个指标去衡量我们的业绩,因为我们做的好多是关系到国家、社会长期发展的东西,短期内是看不出来的,我们短期内可以炒作很多东西,但是对国家和社会是有害的。这个时候,作为大学,作为商学院,以及作为其他非营利性组织、机构的人要有非常强调的社会责任意识。第三类,可能就是媒体,媒体有一个指标,是每年赚多少钱,问题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性的判断媒体做的东西是对还是错,所以我们现在讲吸引眼球,吸引那么多眼球对这个社会是好还是坏,没有办法来判断,所以做媒体的人就要有特别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所谓社会责任,就是你要看你做的事情对社会的长远发展是好是坏,有什么样的价值,我想每一个主编和我们每一个院长是一样的,必须要有很强的对未来的一个判断,很强的使命感。第四类,最应该讲社会责任的是什么组织呢?是垄断性的组织,垄断性的组织,你看到它每年都有一个业绩核算,但是他的这个利润并不代表他对社会创造的价值,所以要使他更强调社会责任。在理论上讲,社会责任就是最好的度量,我刚才讲的这几类,政府可能没有多少人跟他竞争,我们没有办法很好的度量他的业绩,非盈利机构也没有办法很好的度量他的业绩,媒体,有业绩指标,广告拉了多少,这是好和坏,有的时候可能起哄的东西很容易吸引广告,很容易增加你的收入,但是不一定好,所以需要讲社会责任。再一个,垄断企业,有利润,业绩指标,但是业绩指标与他对社会的贡献,片面度很大。

  我们讨论这样一个“商学院与中国”这样一个话题,我想这是我们媒体和商学院人士共同关心的,所以我们要本着非常理性的态度做好这件事。在座的我们这几家媒体,我想我们都是跟商学院之间有很好的合作关系,他们本人也是受过这方面的教育,我想更容易去理解。

  接下来我也想谈到一下我们下面讨论可能涉及到的一些问题,就是商学院本身怎么发展,我刚才说商学院改变了中国,没有中国的商学院,中国的经济不会这么好,中国的企业不会这么好,但是不是说我们商学院就没有问题,问题多多,所以我们下边可能要集中讨论我们怎么使得中国的商学院更好的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服务。我自己在我们光华管理学院,我就提出一个很简单的口号,我要把光华管理学院做成对企业最具价值的商学院,也就是说当企业需要学校帮助的时候,并不是说所有帮助,智力的帮助、知识的帮助的时候,他能够想到去哪儿求助,去哪儿获得这份帮助,就想到我们商学院,可以对他提供。

  所有商学院的定位,我想应该是相对比较清楚的,我们是做什么,我们的价值在什么地方,在光华管理学院,我在去年的一次会议上讲过,我说我希望我们老师,每天早晨一起来默想三遍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就是有我们光华管理学院和没有我们光华管理学院,这个社会有什么差别?实际上我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学院每个老师,每个学员都要牢记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同样我想对中国所有的商学院都是这样子的,有你没有你,你所在的地区会有什么差别。我们能够给这个社会提供一点什么,我想总结起来无非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够创造新的管理知识,使得企业界人士有更好的理论指导,更好的管理技能去改进效率。第二,我们是不是在培养真正这些企业、社会需要的这些人才,领导着这个社会往前走,我想这是所有的商学院,可能有的商学院重视第一条,有的商学院重视第二条,但是我想一个一流的商学院一定要这两个方面平衡。在研究方面,我一直强调商学院的研究必须严谨的按照科学方面的研究和它的深入性要很好的平衡,你研究的不光是书本上的东西,我对我们的教育是这样的,你写了一篇很好的文章,发在世界很好的杂志上,我找10个老总找过来,你让他听10分钟,看你说的这个话题有没有意义,如果没有意义那就没有用,强调的是什么?我们可以做非常理论的研究,但是理论研究背后一定是很强的现实意义,我想这是商学院做研究应该坚持的一个基本的原则。

  当然了,对我们中国来讲,更有它的特殊性,我们现在看到中国商界大量的书、流行的书不是中国学者写的,不是中国商学院的教授写的,这某种意义上,可能我们商学院要稍微感到有一点脸面上过不去,就是说我们还没有能够在创造知识方面完成好我们的使命。我曾看过一个统计,都是调查一些很有影响的企业家在读什么书,里边中国人写的书现在寥寥无几,当然有一些像《水浒》、《三国》还是在里边,但是我很荣幸,我在80年代写的一本书还有人读,《论企业家》,但是总的来看,几乎90%的书都是洋书,这对我们商学院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无论清华、北大、南开,我想这个问题始终应该是我们关注的一个指标。

  另外在人才培养方面,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我们还是有很大的问题需要解决,在这个情况下,我想特别谈一下,现在还流行一本书,我看几乎我每参加一个论坛,企业界人士都会谈到,《世界是平的》,借用到我们这儿来讲,“世界是平的”对我们商学院意味着什么?我在去年的一次论坛上讲过,任何一个大的社会,教育是有一个等级序列的,有最好的大学、顶尖大学,然后次顶尖的,然后二流的、三流、四流、五流,甚至六流都有,世界变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全世界只有一个金字塔,以前好比美国有你的一流,中国有我中国的一流,印度有印度的一流,阿富汗有阿富汗的一流,现在世界变平了之后,意味着我们都在同一个平台上比较,你要成为中国一流,你也就应该是世界一流,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

  我在那个讲话里面我谈到,教育的全球化现在很快,而教育全球化里面发展最快的就是商学院教育的全球化,你看我们现在的老师是全世界竞争,原来不是说这个人去清华、去北大或者去南开,现在不是这样,现在说香港、美国、新加坡,你看,我们也从新加坡国立大学拉人,教师平了,教师的市场平了。学生也平了,你看我们现在商学院面临最大的挑战,本科生,香港大学已经开始内地招了,其实目前还不是最严重的,目前本科生出国读书的,平均而言,跟台湾60年代差不多,能考上国内好大学的就不出去了,考不上国内好大学,家庭还富有,有钱的人基本上就出去,基本上处于这个状态。但是看一下我们商学院,因为本科生不是我们商学院主要的学生,我们商学院更多的是MBA院,这个差别就很大,很多优秀的学生很可能选择去国外读书,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是说原来地方的垄断,好坏你都得来我这儿,现在不是了,现在世界变平了,人家跨一步就出门了,没你的份儿。

  现在我们讲经费,大学也有经费,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经费从哪儿来,过去我们说政府,政府给商学院的支持非常非常少,总体来说可能是负的,钱从哪儿来,可能就是学费,最有钱的学生都跑到国外去了,你的学费从哪儿来。还有一个,捐款,现在很多中国的企业不一定愿意给中国的大学捐款,你们去调查一下,我了解的情况,香港的大学从大陆招本科生,给一部分人提供奖学金,这些奖学金的钱从哪儿来的,是中国大陆的公司在香港上市提供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一点。再讲,学术成果也是扁平化了,原来美国出版了一本书要10年、20年之后才能翻译成中文,利用这个时间差,中国可能你懂一点儿英文编编排排,可能就出一本书,人也没有什么可看的,现在不是,现在和美国同步,甚至比美国还早,因为美国的周期比我们长,版权一交到我们这儿,书马上就出来了,你的书做得不好,人家干吗读你的书。 在座的这些商学院院长可能都会考虑一个问题,在教育全球化的背景下,世界扁平化的情况下,我们都是面临着同样一个金字塔,我们都位于什么样的位置。我提出这些问题,我希望我们下边大家能够多讨论一下,我想中国商学院当前,我们的互相合作可能比我们竞争还重要,我们有竞争,但我想更多的是怎么相互能够提供一些建设性的合作,包括我们跟清华,我想我们很多也是相互学习的很多,我们也很注意观察清华有一些什么动静,清华大学也在观察我们有一些什么动静,这是一件好事。今天我想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有更多的商学院院长,我想我们好多来自其他院系的也有好多好多经验值得我们去学习。

  下面,我们有几个问题,这是会议组织者安排的。一个是师资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个人一直认为,作为一个商学院来讲,师资问题是决定他水平的一个最重要的,如果你没有一个优秀的师资队伍,你要创造知识是不可能的,你要培养好人才也是不可能的。师资问题,过去我们基本上就是自产自销,其实我再问一下,我们每一个商学院都问一下,我的教员里边有多少是我自产自销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80%、90%还是你自己这里生产出来的,我不认为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商学院,当然我不是说100%都是外边的,但是这个比例太高,我想超过40%、50%可能就是很危险的了,如果你说达到80%、90%的话,问题那就很严重了,我想我们每一个商学院都可以统计一下,外来的当然包括国外毕业的,也可能是国内的,一定要我们自己打开商学院的市场,南开、清华,你们毕业的优秀生,我们招收,我们都是按照同样的标准,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我想中国的商学院都会上一个台阶,如果其他的都不改变,仅仅是教授市场打通,不要近亲繁殖,中国的商学院质量就会很大的提高,这是我自己的一个观点。

  当然现在涉及到很多院校开始吸引海外人才,但是海外人才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涉及到我们很多的管理制度,包括报酬问题,我刚才讲到教育市场是全球化的,并不意味着我们付不起美国人的工资,但是太低也不行,我说爱国主义也是有价码的,美国给20万美元,咱们不需要给20万美元,但是给一万美元、两万美元那估计就没戏了,这又引起一些新的矛盾,而且新人来了和老人之间,其实我们商学院面临的问题和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实行职业化管理的问题是一样的,所有这些冲突都会在我们商学院本身暴露出来,我现在自己讲的很多有关管理企业的误区都是同我们商学院自身发展当中感悟到的。还有办学模式,我们是独立的、合作的,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我原来说是OEM式的,现在也可能是ODM式的,都会有。但是从我们学院来讲,我们一直坚持什么?独立,而且合作必须是平等的,这个当然有时候有一个脸面问题,我们不能说中国顶尖的大学去给国外的大学搞OEM,不一定说我的说法就是对的,有的时候通过一个什么恰当的方式跟人家学,其实也很重要。但是合作办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合作办学最好能够使自己变成一个什么,我相信优秀的商学院,不管采取什么方式合作,最后一定是以我为主,建立好自己的品牌,这个很重要。

  也提到很多像教学的改革等等,我们现在要特别强调一点,我们过去讲理论教育、案例教育,有哈佛模式,也有华盛顿模式、也有芝加哥模式,都不一样,对中国来讲,我想不同的商学院也不一定走一类模式,但是目前来看,走哈佛模式的院校还是比较少的,因为哈佛模式本身也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包括前两年哈佛新的校长上去以后,进行最多的改革就是在商学院进行的,但是不管他是一百年还是多少,芝加哥是理论导向,在统计上非常重视,可能也有华盛顿这样的介于二类之间的模式。除了这些方法之外,我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在强调我们培养一个人,希望他在社会上创造价值,不希望他是社会的破坏力量,但是大家知道一个现象,如果一个人的心眼坏的话,他的知识越多越糟糕,因为他的破坏力就越大,他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可能还坏不到哪儿去,就像一个坏人武器越先进,社会越糟糕,所以我们不能让萨达姆有原子武器,那就太危险了,人也是这样的。从现在来看,当我们在培养人的时候,怎么真正的培养社会的建设者,价值的创造者,而不是一个社会的破坏者,价值的毁灭者,这涉及到很多道德方面的要求,这方面我们可能要好好讨论一下。

  还有好多其他的问题,包括像国际化等等,我希望我们也讨论包括商学院与媒体的关系,我的总体观点是商学院不应该被媒体牵着鼻子走,但是媒体太强势,他随便评论一下,说谁是最优秀的商学院,都会引起很多社会的反响。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想这个会议很好,使大家都坐起来,把这些问题都理好一点。包括我刚才讲到的道德问题,我在要求我的学生的时候有一点,假如你现在做一个决策,你现在先想一下,过20年你再回过头来看你怎么看待现在,可以想一下这个问题,20年以后,这张报纸再翻开看,你会怎么想,这样一想就会有少一些的只为短期吸引眼球,只为增加发行量的这样一些观点,当然如果发行量和社会价值成正比,我们做的好同样也会有好的发行量。 我作为主持人,其实我刚才已经不是主持人了,我在发言了,做一个抛砖引玉。下面我们就开始讨论。

(责任编辑:苏琳)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张维迎 | 万个 | 商学院 | 中国 | mba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